春風化雨半世紀 鍾景輝八十大壽龍袍加身


  • 銘sir劉兆銘為鍾景輝舉行「龍袍」加身儀式。

  • 劇迷熱切期盼,《春天》四千金在舞台重遇之期,「我都好想,有機會的!」馮蔚衡笑道。

  • 萬梓良與圈中好友相見甚歡。

  • 朱茵與謝君豪都是King sir演藝學院的學生。

  • 毛俊輝是第一代入室弟子,與太太胡美儀結伴到賀。

  • 陳寶珠和兒子楊天經、媳婦吳文珊一齊到賀。

  • King sir 切蛋糕時,邀同是三月份生日的學生一齊上台。

  • 回禮郵票別具心思,印有King sir十二款不同造型,他更親筆答謝大家。

「He is a King」!戲劇大師鍾景輝八十大壽,周四晚超過八百名學生,筵開六十席為老師祝壽,幾乎每一個學生都祝願老師好好保重身體,不要再為戲劇工作操勞,希望他健康長壽讓學生們年年為他慶生。大家還特製一件「龍袍」,上面有到賀的每一個學生簽名,筵席開始時為King sir舉行「龍袍」加身儀式。

去年底鍾景輝患上大腸癌,幸好及時察覺進行切除手術,身體已經逐漸恢復,但已令一班學生們擔心不已,希望趁老師八十大壽這個大日子表達關懷。來自不同界別的學生,包括浸會大學、演藝學院、麗的訓練班及無綫訓練班的學生們,用了幾個月時間籌備慶祝活動,希望King sir有一個難忘又開心的生日;但King sir念念不忘也是學生,看到大家準備的生日蛋糕,就表示要邀請同是三月份生日的學生一齊上台陪他切蛋糕,其中謝君豪更巧合地與老師同月同日生。

當晚來賓的所有賀禮會捐給演藝學院的「鍾溥獎學金」,鍾溥是King sir父親,「我能夠在戲劇這條路上走得自由自在,全靠父親的支持和鼓勵。我那個年代,很多父母都希望子女學有所成,照長輩安排的路去走,可是爸爸一開始,就告訴我只要喜歡就努力去做,從第一次在幼稚園表演,到中學正式上舞台,爸爸每一次都很高興地在台下做觀眾,他從來沒有阻止我的興趣,所以我在戲劇路上走得很開心,直到現在八十歲,更覺得慶幸有戲劇人生。你想一下,有哪一份職業,可以從年輕做到老,八十歲仍然不斷有工作機會呢?」

King sir三大弟子

 

演藝學院第一屆畢業的黃秋生,被封為大師兄,麗的電視第二屆訓練班的萬梓良也是大師兄,不過兩個大師兄加埋,也不及入室弟子毛sir毛俊輝,King sir一九六二年從美國讀完戲劇回香港,為浸會學院開辦戲劇課程,毛sir就是他第一代戲劇學生,「如果沒有King sir就沒有今天的我,當年父親支持我去外國讀戲劇,是因為他看到King sir也走這條路,那個年代還招來很多閒言,認為讀戲劇沒有出息,我跟着King sir的腳步一步一步終於走到今天。」當晚王祖藍、梁嘉琪做司儀,毛舜筠、黎耀祥、杜琪峯夫婦、陳寶珠、朱茵、劉錫賢等都在出席盛會。

壽宴節目豐富,培正、浸會、麗的、無綫、演藝等不同界別的代表上台,抒發對King sir的感覺,並有學生表演唱歌及戲劇,分批合照也耗了近句鐘,導致原定安排的遊戲環節被臨時取消,籌委林司聰透露:「那是類似《百萬富翁》的問答遊戲,考考萬梓良、黃秋生、葉家寶對King sir的認識,其中一條是問他第一次表演的第一句對白,答案是三歲演童話劇時所說的『咩……』(扮羊叫)。」

十二款郵票回贈

 

每位嘉賓均獲回贈一個禮物包,內附一張印有King sir十二款不同造型的郵票,司聰解畫:「有位籌委提出要將利市放在禮物包,但放現金怕有閃失,便想到用紅色信封內藏郵票,其中八款是King sir在劇界得獎的作品造型;設計由我和King sir負責。那晚我跑上King sir家,請他親筆寫上『多謝』兩個字,簡單卻窩心。」籌委無酬參與,個個異常落力視如大騷,「有位阿Bob做到雙眼滿佈血絲,他說多謝我,我答:『多謝什麼?King sir對我怎樣好,你不知道而已!』為了King sir,人人將小宇宙發揮得淋漓盡致!」

King sir大壽一呼百應,造就經典舞台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原創四千金──「小蝶」劉雅麗、「鳳萍」蘇玉華、「蓮茜」馮蔚衡、「露露」羅冠蘭難得聚首,「平時大家各忙各的,甚少相約吃飯,能夠在這個場合遇上,好開心。」低調的馮蔚衡以淺金色外衣亮相,劉雅麗與蘇玉華卻穿了蓮茜專屬的紅色,「我估計這晚很多人會穿紅色,所以特別選了淺金色,搶了露露的顏色!」

演藝之友雞啄唔斷,馮蔚衡也遇上呂頌賢、陳國邦、莫家堯等校友,「一月到上海,臨時有飛去看了《我和春天有個約會》,開場前入後台探了呂頌賢,楊天經看到我頻呼:『好驚,有壓力喎!』很久沒看了,這晚好感動,各種回憶一擁而上襲擊我,如果突然遞個咪來,我可以即場唱首《Memory》!」當年未有離開香港話劇團,日後《春天》一再重演,已不見她的影蹤,自以為感覺已遠,誰料情感早烙下印。「有一場說小蝶與露露追憶從前,已死的鳳萍與蓮茜被升上台前,當年科技不太先進,我和蘇玉華要蹲在台底,再自己升高,我們覺得很滑稽經常笑場,後來這場被刪掉了;還有取笑潘燦良的國語、那場打麻將是怎樣排練出來……廿幾年過去,突然重新被喚起,方發覺感情那麼深,盡是美好的回憶。」

鍾景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