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贍養費仍在訴訟 陳復生有媽媽做最強後盾


  • 陳復生與前夫何東舜銘的官司打了八年,仍在訴訟中。

  • 陳復生邀浸大中醫藥學院副院長趙中振教授擔任《世說本草》的顧問及主持。

  • 陳復生與浸大榮休校長謝志偉和夫人(前排左起)以及「尚志會」校友,到廣西全球最大、佔地二百零二公頃的藥用植物園取景及遊覽。

  • 湖北省蘄春縣的「李時珍紀念館」,首次公開屬二級保護文物的李時珍畫像給攝製隊拍攝。

  • 陳復生手持的蛇標本,是李時珍故鄉蘄春縣獨有的「蘄蛇」,屬重要的中藥材之一,用來浸酒可以驅風活絡。

陳復生最近再度活躍於演藝圈,投資一百萬拍了一百二十集的資訊節目《世說本草》,她既做監製又擔任主持,與浸會中醫藥學院副院長趙中振教授,介紹不同的中藥材給大眾認識。兩年前她與前夫何東舜銘為贍養費興訟,獲判一億二千萬贍養費,兩名子女每月也有生活費和教育費,這次自資拍片,財來有方,令人聯想她所獲的上億贍養費。

對於一億二千萬的贍養費,陳復生坦言還沒有收到,因為官司仍在進行中,所以並不是外間所想的億億聲,「對方(何東舜銘)正在上訴,現在所有問題都交給律師團隊處理,他們是專業人士,知道怎樣應付,有任何需要再通知我,因為主動權並不在我這一邊,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如果為官司煩什麼事也做不了,所以我根本不想理,順其自然吧!」

她與何東舜銘結婚二十年,離婚和贍養費官司從〇九年開始,到現在足足打了八年還沒有了結,她自己也覺得很無謂,無奈並沒有主動權,只好繼續糾纏下去,「打這種官司勞民又傷財,其實好無謂,女兒今年都大學畢業,她讀法律正準備考律師牌,兒子也已經是大學生,官司是很困擾的事,我可以做的只是眼不見心不煩,由專業人士跟程序去搞。」她強調雖然贍養費官司沒有了結,但離婚官司已經完結,目前是自由身,加上兩個兒女都長大成人,可以有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

她最有興趣的工作就是影藝製作,《世說本草》的百萬投資來自媽媽,因為媽媽家做中草藥生意,戰前外公黎肇基在廣州經營中草藥行,陳媽媽從小已經對中藥有認識,這次是浸會大學榮休校長謝志偉提議,由舊生會「尚志會」推廣中醫藥,陳媽媽知道後,二話不說就拿錢出來讓她籌拍這套短片,「媽媽是真正的女強人,早年已經精於投資理財,老實說如果不是媽媽做我的最強後盾,離婚後的生活還真不容易,多年來我一直和媽媽生活,現在如果我去旅行也一定帶着她,雖然她年紀大了,但頭腦仍然精靈,每年固定捐一筆錢做善事,她認為做善事不單出錢還應該出力,否則善款未必能落到真正需要幫助的人身上。」

被投訴不夠瘦

今年陳媽媽的百萬善款,就成為她投資《世說本草》的成本,既能讓更多人認識中醫藥,又能推廣中國歷史文化,她擔任監製邀請《尋找他鄉的故事》幕後班底,將中藥分為植物、動物和礦物三大類逐一介紹,節目本月二十九日開始在無綫播出,「雖然只是兩分鐘的節目,但難度好高,因為要將內容濃縮,又要令觀眾覺得簡單易明,所以我們的幕後團隊花了不少精神。」

她除了擔任監製還負責做主持,結婚後雖然退出幕前,不過經常參與公益活動,面對鏡頭並不生疏,很快已經進入狀態,「唯一被投訴是上鏡不夠瘦,導演說跟上次拍《世說論語》相比肥了很多,我只好請導演下點功夫,盡量找個角度將我拍瘦一點,其實我自己覺得肥瘦不是太大問題,反而健康比較重要,所以節目的宗旨也是教大家做一個身心健康的人。」

兩年前她曾經製作《世說論語》,同樣是兩分鐘的資訊節目,當時是配合浸會大學六十周年校慶,也是陳媽媽出資,因為經驗不足差點累媽媽蝕本,「那次本來想在無綫播出,但無綫是大公司好多規條,後來改在亞視播映,想不到剛安排好就有亞視倒閉的傳聞,很多贊助商收到消息都想打退堂鼓,連葉家寶也不敢保證,六十集的節目能不能順利播完。」當時同樣由陳媽媽力挺,向贊助商保證,萬一節目不能順利播完,就自掏腰包把錢退還給贊助商,結果節目順利播出後,亞視又再拖了半年才倒閉。

由於上次製作的《世說論語》反應理想,連在無綫任職的幕後朋友也讚她拍得好,所以這次一聽說有《世說本草》,很快就談好播映權,贊助商比上次更多、更大,足迹還遍及廣西最大的中藥培植園,以及湖北李時珍的故鄉,「之前去過湖南、河北拍外景,稍後還會去雲南,介紹當地一些著名的中草藥,很多藥廠都希望我們去拍攝,而且講明不用介紹產品,只是想讓更多人了解中醫藥已經發展得很完善,因為贊助商反應熱烈,現在已經封了蝕本門。」

億萬贍養費仍在訴訟 陳復生有媽媽做最強後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