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座身邊全無壓力 周柏豪:她事事以我為先


  • 婚後的柏豪愈見成熟、有味道,具備衝出香港、伺機爆紅的象徵。「我當然希望事業版圖不斷擴大,利用電影增加知名度,將我的音樂帶到更遠。」

  • 他天生畏高,主動提議往澳洲跳傘、跳崖,公司只問了一句:「你真的決定要做?」然後表示支持。「有時我都會聽公司意見;和她的關係能走到這一步,也是因為我喜歡溝通。」

  • 最後柏豪向阿Sa下跪求饒,現實生活中,他也曾對前度投降,「未去到雙膝下跪,但都要扮死狗,全無尊嚴去認錯。」

  • 戲中與阿Sa結伴遊日,途中大吵一場,「嗌交戲講求默契,我們傾了很多偈,相熟程度急劇增加,變了好朋友。」

  • 感情真空期搭上衛詩雅,但柏豪並沒投入,詩雅憤而向他爆樽,「爆了兩次,第一次沒事,第二次她扑頭後拉一拉,鎅開了我的耳仔,流了很多血,她猛說不好意思,但拍戲難免受傷,最緊要有效果,兩星期後已康復了。」

  • 鄭丹瑞與惠英紅分飾阿Sa的父母,柏豪當面頂撞叻唔切的阿旦,對未來岳父不敬,是角色最失分之處。

  • 上次演唱會,他做過簡單的後空翻,這次決心完成未做的部分,花幾個月時間排舞、練後空翻,突破自己。

  • 柏豪十分保護Stephanie,分享婚後心聲沒問題,但曝光盡量避免,這張台下相攝於三年前,今年四月柏豪演唱會,沒有媒體能捕捉到她。

在新片《原諒他77次》,面對一個近乎完美的女友蔡卓妍(阿Sa),周柏豪犯下男友多宗罪,遲到、唔plan旅行、頂撞長輩等萬箭穿心,他不覺接拍是「犧牲小我」:「雖然阿Sa的角色看似沒錯,但她太硬淨、固執,不願意遷就對方,對一段關係亦非好事;我本人經歷一段長達十一、二年的愛,也需要互相溝通、無限包容,才可以繼續走下去!」

婚後的柏豪依然低調,早前周太Stephanie連續三晚現身丈夫演唱會,沒被任何媒體拍到一張照片,稍有不同的是,他願意分享更多與Stephanie的相處,「她事事以我為先!」

周柏豪接拍《原諒他77次》,一開始已注定惹是非──阿Sa本意屬余文樂當男主角!「說周柏豪執余文樂二攤,可能不止這齣電影,以前我拍這麼多廣告,客戶必會鎖定幾個藝人,分先後次序,第一個不行便到第二個,我選MV女主角也是一樣,最重要是機會落在手上,我要好好把握,發揮出色。」泱泱大方,顯示今日的柏豪自信滿滿,願意接受各種挑戰。「以前拍戲(《四非》),我要全裸睡在垃圾堆填區,公司叫我想清楚,但我還是想試;我有畏高,往澳洲拍MV與唱片封套,跳完崖再跳傘,又是我提議,公司支持便跳了。」

他不要活在安全網,早前花幾個月排舞、練後空翻,正是為了突破自我,在事業領域烙下印記。「今次不做,不知道等到何時,而且適逢出道十周年,我一定要做一件事,令到八十歲時重溫演唱會,可以說當年跳過舞、打過功夫,再來後空翻!每個階段,我都想尋找突破,正如畢業後,過了年半隱居日子,我終於決定要走出去!」那時候,柏豪是個沒啥名氣的模特兒,剛邂逅一見鍾情的Stephanie,「或者因為過分擔心自己的前途,引致荷爾蒙失調,整塊面長滿暗瘡,令我很不開心,形成惡性循環,日日躲在家不想見人,留滿鬍鬚、長頭髮;一無所有,她仍然願意照顧我,陪我去看醫生,沒什麼錢,便去行公園、上大嶼山,令我重拾出外的意欲。」

她為愛的宣言爆喊

 

要愛上今日的柏豪,很容易,但留守在一個前途未卜的雙失青年身邊,不離不棄?早前演唱會上,他藉親自創作的《我的宣言》與《終於我們》,向太座表達心迹。「『你好偉大』不會面對面講,一段超過十年的關係,忽然說這些,對方可能嚇一嚇:『你下一句是不是想和我分手?』但舞台對歌手來說很特別,能夠唱一、兩首屬於我和她的歌,吐露一些內心說話,對彼此的人生來說,都是好好的回憶。」頭場演出後,剔透的Stephanie沒表示任何反應,只因她熟知柏豪脾性,「我要集中精神,不能再接收額外信息,如果她說很開心、哭了,我的情緒或會被搖動,所以她只會問要不要沖奶粉、吃雞肉?盡量協助我完成任務,不過事後我都有問朋友,她有什麼反應,朋友說:『咪喊到豬頭咁囉!』她這麼大膽地哭,不怕被發現嗎?朋友說沒問題,因為場邊都有好多女生落淚,她可以盡情去哭!」

要維繫一段馬拉松式愛情,斷不能僅靠感恩支撐,也得靠雙方落力經營。「初相識時,對方送一張貼紙、傳一張相來,可能已經好開心,但當拍拖五年、八年後,感覺已不復當初,你想起我所以我開心,會覺得你想起我是應該的,所以為對方所花的心思要無限放大,才可重拾以前的開心。」戀愛專家乎?柏豪笑言也是從錯誤中不斷學習、成長:「讀書時,跟前度去海洋公園,為了帶不帶一本行程簿,已拗了一個早上,她嫌重,堅持不讓我帶,我偷偷帶了被發現,她堅持要我丟掉!當時會認定她是野蠻女友,但回想她又不是全錯,去海洋公園為什麼要帶行程簿呢?」

《原諒他77次》的張智思,人如其名相當「自私」,對女友Eva(阿Sa)的父親(鄭丹瑞)沒好感,難得吃一次飯也忍不住出言頂撞;買禮物沒有心思,又愛招呼豬朋狗友回家睇波,將女友視如服侍周到的阿四,去旅行更沒有計劃,只愛看自己想看的地方……在柏豪與Stephanie的愛情路上,有沒有犯過同宗罪?「剛認識她,見她的爹哋媽咪,大家已很融洽,當然我都識做,不會說高大靚仔,人家就要奉旨喜歡我,都要做回基本禮貌與尊重,別人才會打開道門歡迎我;說到睇波、去旅行,幸好另一半給我很大自由度,忽然凌晨一點有男性朋友打來,叫我出去遊車河、喝一杯,我從來不用申請形式,只說要出外一會兒,她已很放心,只會叫我帶件褸、小心駕車,去旅行同樣以我為先,在日本搭JR或book車,她會提出很多方案,或者先book車,不想駕車的話,便取消改搭JR!」

難怪他說,能遇到一個完全體諒自己的好老婆,「在她身邊不會有任何壓力,好舒服!」

■ 撰文:翟浩然/訪問攝影:鍾漢平

髮型:Cliff Chan@Hair Corner(Assisted by Alson Tam)/

化妝:Vinci Tsang/場地:Shama Central

原諒他77次周柏豪我的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