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約滿無綫 蘇玉華答應結婚冇下文


  • 蘇玉華對於劇集重見天日,她表示只看劇情及演技,至於是否十年前作品,她不理會,當作看經典台。

  • 她自覺幸運,因早已經找到另一半,令她多年來可以專注工作,不需要為感情事而被折磨。

  • 拍拖超過廿年,跟男友潘燦良仍然十分恩愛,有空就會四出旅行,令生活增添情趣。

  • 雖然劇集是十年前的作品,但蘇玉華、田蕊妮及唐寧等的凍齡顏值成了主要話題。

  • 蘇玉華劇中因殺了養母,被判死刑。

  • 早前完成舞台劇《塵上不囂》,下半年已再接了兩套舞台劇演出。

十年前一齣《蘭花劫》重出天日,雖然收視麻麻,但令蘇玉華、唐寧和田蕊妮的凍齡顏值成為熱話,十一月將約滿無綫的蘇玉華,續約與否仍是未知之數,現在只追求工作上的刺激及滿足感。

與潘燦良拍拖超過廿年,蘇玉華坦言曾有結婚衝動,男友有求過婚,她亦有應承過,但沒有下文,原來她清醒過後,才覺得目前已等同夫妻生活,她人生終極目標不是結婚。

無綫劇集《蘭花劫》拍完十年後才播出,演員都慨嘆「至少都叫有人睇」,總比不播變零觀眾好,而且十年人事,觀眾對女演員的顏值比劇情更有興趣,對當事人來說,觀眾的稱讚更有鼓舞性,蘇玉華固然不例外,「證明大家也很健康生活,有正面思考,活得相當快樂,才可以保持到狀態,自己沒有特別去保養(皮膚),最重要是內在精神上及心靈上保持一種富足、健康的心態及積極的人生觀,可以做到自己喜歡的事,這就是令你人生快樂的事,既然你快樂,就自然有好的狀態,皮膚都會好,雙眼亦會說話;外在方面,健康飲食不可缺少。」

蘇玉華入行多年,原來今次是她首次飾演壞女人,而且是衰到貼地,「十年前,當每個演員收到劇本都很開心,因為每個角色都相當有發揮,做壞人,只要我發揮一下想像力就可以,因為我不覺得壞人有一套模式,所以當我去演劇中角色表面是一位純良、乖巧的女子,但內心才是角色的精髓,她到底內心想什麼?價值觀自幼已被扭曲,所以演起來我不覺得有難度,只感到有新鮮感,因每一個角色對我來說都是活生生的人物,都會有自己的生命及邏輯,只要你理解角色的想法及行為模式,基本上會發現每個角色有其成立的地方。作為一個演員,演時只要相信角色是為了生存而爭取利益,有理由去害人及殺人,就會演得好過癮,因為現實中,自己不會做出這種行為。」蘇玉華說,現在看回當日的演出,發覺這十年變化很大,每一個人都在進步,很有意思,十一月即將與無綫約滿的她,自言仍未去想續約問題,因她要專注舞台劇的排練,「我一直與TVB都是部頭約,其實早前拍攝劇集《平安谷》亦是合約期內的最後一齣,目前會集中舞台劇的工作,電視劇要再看看,世界很大,而且我對自己有很高的要求,想一直接受不同的挑戰,如果繼續是太容易的工作就沒趣味,所以要看看有什麼合作,令我覺得很渴望去做才去想,自己會以這個標準來做準則,相比起與哪間公司簽約更為重要。」

給對方無限大空間

 

能夠全心全意在事業上自由發展,享受工作帶來的樂趣,她說全因一直有段穩定的感情,令她毫無後顧之憂,「我很幸運,很早已經找到另外一半,認定對方,可以很快定下來專注工作,不需要被感情的事而有所折磨;因為演戲屬於一個很波動的世界,需要用很多時間及能量來演出,是一件辛苦事,如果我仍有情感包袱的話,真的沒有辦法做好我的工作,所以我很慶幸認識到潘燦良,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拍檔,我們處於很穩定的狀態,很信任對方,很愛對方,相處之道是給予對方無限大的空間、支持及包容。」

與潘燦良拍拖廿多年,她亦坦承曾經有過結婚的衝動,但衝動過後反而變得更清醒,「這關係中,當然有追求婚姻的衝動,但不是很強烈;他亦試過求婚,我亦有應承,但後來沒有下文,因為我發覺原來不需要這些,因我們相處一點都不平淡,一直都很有火花,很多溝通,反正結婚這個問題就真的太老土,對我來說結婚與否都無所謂,我不覺得人生的終極目標就是結婚,結婚只是生活的形式,選擇一個人與你生活在同一屋簷下,只是一種名分,但我倆目前的生活等同夫妻生活,我為何要去簽字結婚?我又不是要分他的身家,又不是要生小朋友,更加沒需要大家叫我潘太,我們很滿足及享受現在的關係,就已經很快樂,兩個人這種相處方式就已足夠,當然我們隨時都可以結婚,但不結亦無所謂。」

■ 撰文:王崇頴/訪問攝影:張海德

服裝:agnès b./場地:覓炙M.J.

蘇玉華蘭花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