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喪屍片過戲癮 吳家麗愛一個人生活


  • 吳家麗是喪屍的粉絲,拍攝《今晚打喪屍》時過足戲癮,她更指電影的劇本寫得出色,而且有本土感,故她有一定期望。

  • 吳家麗指顏卓靈會在電影圈中發芽,是「潛力股」。

  • 吳家麗與萬梓良合作無數次,彼此認識數十年,兩人在戲中有感情線。

  • 吳家麗喜歡繪畫,近年更愛上油畫,這兩幅便是她的作品。

近年本地製作的電影題材愈見新穎,本月底上映的電影《今晚打喪屍》也不例外,本身是喪屍片fans的吳家麗,被劇本深深吸引,與白只及顏卓靈等年輕演員合作有火花,跟萬梓良的感情戲,複雜兼有爆發位,令她過足戲癮。戲外的吳家麗歸於平淡,近年愛上繪畫,非常享受現階段的單身生活。

近年吳家麗的工作貴精不貴多,因她對劇本有要求,她開心地說:「我本身很喜歡『黑色』嘢,恐怖、刺激及懸疑片都喜歡,所以一直恨拍喪屍片,《今》用喪屍題材包裝,其實內裏講的是感情及人性,要珍惜身邊的人;之前看的喪屍片都是外國的,感受不及本土電影,(去年韓片《屍殺列車》非常出色,擔心有比較嗎?)一定會,不過我們開拍時《屍》還未上映,所以都是各有各做,而且彼此的製作不同。」

戲中吳家麗與萬梓良有感情戲,兩人早在三十多年前已開始合作,默契一定有,她說:「我與萬子早在電視劇《薛仁貴征東》時已合作,之後又一起合作過好多部電影,《今》的角色好適合他,所以他看了劇本後便一口答應接拍,萬子是我們的『秘密武器』;雖然我與萬子的資歷深,但對於年輕一輩的觀眾來講,我們都是陌生的。」她說不敢輕視戲中的年輕演員,「外界覺得張繼聰、白只、顏卓靈及王敏奕是新人,其實他們一點也不新,特別是白只及張繼聰,因為白只的舞台劇經驗深厚,阿聰是童星出身,更加不用說,我視他們為電影界中的實力股及藍籌股,至於顏卓靈,她演出《狂舞派》時我已非常喜歡她,覺得她會在電影界中發芽,她與王敏奕都是『潛力股』,所以我同萬子講,不要輕視他們年輕一輩,他們年輕但資歷深,都有一定實力,我與萬子都要用好大力(指演出),擔心會比下去。」

角色精采生活平淡

吳家麗從影多年,演過不少角色,笑指自己的人生猶如過了幾世,所以連生活要求亦變得愈來愈簡單,她說:「我享受單身,也享受現在的年齡(五十三歲),正因為工作演過不同角色,所以希望生活變得簡單些,現在連應酬都不去,早睡早起,我每晚九時多便睡覺,睡六小時左右,凌晨三時便起牀,之後便上網或者開電視看新聞,我又喜歡下廚,所以生活過得好自在,現在要找另一半都不容易,彼此要有一樣的價值觀及生活態度,思想要夾才可相處,其實一個人又點?一個人也可以活得精采,只要自己感到舒服便可。」

吳家麗愛獨身生活並非空口講,因她愛上的興趣也是獨自行動的,她說:「我自小的志願是希望成為畫家,所以熱愛繪畫,之前學過山水畫,近年學油畫,繪畫時要非常專注,有減壓的作用,而且繪畫不受年齡、天氣及體力限制,年紀再大一點都可以,又不用找伴陪。」

多年來吳家麗予人「凍齡」的感覺,至今仍風韻猶存,對此美譽她則說:「麻麻了,現在肥了少少,都會盡量keep,不過我少做運動,又不會去美容院做療程,其實只是我的戲以女人味為主,基本上我的戲路是沒有少女感的,多是飾演典型女人味重的角色,所以觀眾覺得我的外表沒有改變,變化不大而已,(髮型都沒有變過?)真的沒有導演要求我剪短髮,我連頭髮都是自己修剪,真的太獨立了,多年來都習慣了,不過隨着年紀漸大,我是變得開心,沒有以前愛鑽牛角尖,以前會將工作帶回家,工作壓力令自己不能入睡,現在就不會,而且我不是靠外表來維持觀眾的關注度,我是靠戲的魅力來維持的。」

生活及工作都隨心,只要有好劇本,吳家麗連電視劇也不抗拒,她說:「去年都有拍網劇,有線都有傾過,只是時間不能配合,其實有好劇本及對手便可以,我沒有減產,只是香港近年電影的總產量都不多,而且我兩年前做過導演,將來會幕前幕後都做,做多點創作的工作。」

 

■ 撰文:陳樂茵/攝影:洪志富/場地:東華三院I Bakery愛烘焙餐廳

拍喪屍片過戲癮 吳家麗愛一個人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