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諾懿賺奶粉錢拒做打仔 姚子羚跟男友半同居


  • 一身黑衣人打扮,手執雙刀的姚子羚在鏡頭下相當型格,可惜拍攝十小時的對打後,弄到周身痠痛。

  • 姚子羚表示動作場面最怕吊威也,因繩索拉扯令盆骨及大腿受壓,很不好受。

  • 與男友鄭子邦拍拖三年多,感情十分穩定,雙方已視對方為結婚對象。

  • 為了減少受傷,影響工作,事前要做足拉筋動作。

  • 為了拍主觀鏡頭,幕後用威也吊住刀,然後飛去黎諾懿眼前。

  • 兩人對打時少不免會有皮外傷,子羚更被對方的公事包擦損手。

  • 黎諾懿做了爸爸,姚子羚就努力拍拖,所以一收工,二人就急急腳回家。

  • 由於天氣十分酷熱,拍攝完畢後,急急脫下外套。

繼無綫新劇《同盟》後,姚子羚再次挑戰打女角色,於新劇《燦爛的外母》中與黎諾懿拍攝一場幻想武打戲,以一身黑衣造型打扮的她入型入格,拍攝當晚兩人又吊威也又對打,子羚更打到周身瘀傷,諾懿笑言年紀大拒做打仔。

子羚與男友鄭子邦拍拖三年,雖然未獲求婚,但已視對方為結婚對象,亦達半同居狀態,她更受男友影響改吃素,做個體貼的女人。

姚子羚在新劇《燦爛的外母》是一個控制狂的女人,現實中,她表示與男友會溝通及互相遷就,與男友鄭子邦拍拖三年多,感情十分穩定,面對近日盛傳結婚的消息,她笑指對方連求婚都未有,但直認已視對方為結婚對象,「我知大家很關心我,結婚對於我來說,是我人生希望完成的一件事,當然每個人都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好的歸宿,可以一起走下去,我都希望可以達到。他當然是一個很好結婚對象,要不然也不會拍拖那麼多年,雖然將來的事很難說。其實我跟他的理念很接近,有時候會互相影響,像他吃素,我也會受他影響,加上當時家中有隻狗過世,自己都希望茹素替牠唸經,令牠可以去一個快樂的地方,久而久之覺得習慣了,在吃方面,又不用遷就,可以一起吃素。其實若我堅持吃肉,他也不會阻止,但生活上我們會互相受對方感染。」

她直言不時被友人催婚,自己心態是順其自然,「大家比我更心急,反而我們就沒有去想,身邊不少人每次見到就會問,我們不想因為需要結婚而結婚,隨緣吧,在適當的時候就自然會發生,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都已半同居狀態,大家一起生活,都是向結婚方面進發,不需要刻意去鋪排說出來,而且自己有劇拍,工作忙,完全沒有時間,連去旅行的時間還未能安排,何況結婚的事!」

請教黃智雯胡定欣

的確,姚子羚劇接劇,拍完《同盟》,又入組拍《燦爛的外母》;日前,她跟黎諾懿於屯門海水化淡廠拍攝一場對打戲,冒着酷熱的天氣下打足十小時,難怪收工時,二人即迅速脫下外套抖一抖氣,子羚笑言幸好有準備,「原來我都可以嘗試不同的戲路,今次是搞笑劇,完全沒有想過要拍打,對我來說很有趣,劇集《同盟》比較多赤手空拳,今次就用刀,雖然辛苦但開心,當你完成一些大動作的場面,就有很大滿足感,幸好之前拍《同》劇時,有跟郭師傅上堂,學了一些對打動作,做打女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最怕錯誤打傷對手。不過我始終筋骨硬,拍劇時常常要拉筋,所以有請教好友黃智雯,她拉筋很厲害,拍對打的甫士就會問胡定欣。」

由於對打少不免有皮外傷,子羚坦言拍了十小時後已周身痛,「因為刀很重,而且要雙手拿,揮刀時會比較難,打完瘀晒,因為要吊威也飛落地面,再對打,很多時大家都怕錯手打傷對手,所以時間上要捉得很準,武指又想我們動作快,所以不能想得太多,一埋身就打了。有一場戲,我為了擋黎諾懿的公事包,也被打瘀和不小心擦傷手,幸好最後順利完成,不過拍畢回家後就真的很累,拍了十小時,第二朝周身骨痛。」

劇中黎諾懿打後空翻有板有眼,他表示多得兒時經常紮紮跳的功勞,不過做打仔就不要預他了,「最好不要,因為要講求體力及準確性,講求功架,無論幾叻都會有受傷的可能性,一受傷就要休息,所以可以有選擇的話,當然想拍文藝片,加上自己年紀大,身體亦很難復元,我又要賺奶粉錢喎,可免則免了。」黎諾㦤自言一向都很惜身,事前會做足拉筋及準備功夫,因為吊威也跳下來的時候,柔韌性要很高,一不小心就很容易斷韌帶,「自己每次拍動作戲都會用運動繃帶紮腳,將雙腳重要的韌帶紮好,始終開劇受傷不是好事,怕影響進度。」

 

■ 撰文:王崇頴/攝影:張海德

黎諾懿賺奶粉錢拒做打仔 姚子羚跟男友半同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