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張彥博自信心跌至谷底 新劇遭監製狠批演技


  • 阿博從來沒放棄音樂,到目前為止仍將大部分收入,用作投資自己的樂器和錄音器材上,他經常將作品放到網上平台與人分享。 

  • 阿博提出jam歌,波姐一口答應。

  • 波姐和阿博自拍時,二人很有默契地扮鬼臉。

  • 琛仔和琛媽在《踩過界》中的演出,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劇集《一屋老友記》上映時,劇中飾演細寶的張彥博人氣急升,之後有一段時間在熒幕上未見其蹤影,最近終於在《踩過界》中有亮眼演出,阿博飾演智障少年獲得好評,但原來有無綫監製狠批他演技差,浪費了一個好角色,阿博擔心監製的評價,影響未來的工作機會,他說:「勁hurt,自信心跌至谷底。」

《踩過界》是無綫和愛奇藝合作的網劇,拍攝手法有別於過往的無綫劇集,外間評價不俗,第二集的單元故事,圍繞張彥博和馮素波,阿博不介意外表被醜化,戴上厚眼鏡和假髮,飾演智障少年琛仔,他的用心演繹,感動了不少觀眾,不過卻被一位無綫監製指演技差,浪費了一個好角色。

阿博說:「因為準備的時間有限,自己場口不多,為了更快達到這個感覺,造型是幫到我很多,戴上假髮和厚厚的眼鏡,還有那件阿媽牌冷衫,將細寶的形象完全摧毀。我也有問監製為什麼找我演這個角色?他笑說我唔使點做,個樣都似似地,我覺得成件事是討好的。劇集出街後,外間的反應不俗,讚賞當然是很大的鼓勵,但我無想過公司裏有其他監製會有不同的見解,所以我很愕然,很驚,因為我擔心有監製覺得我做得差,影響日後的工作機會,我一直追問那個監製,我邊個位做得差?我想知道失敗位再去改。其實他對我的期望很大,覺得我的能力可以做得更好,而且可以用另一種表達方式去演,始終我亦有難處,自己的經驗淺,被罵完一方面雖然好唔開心,勁hurt,自信心跌至谷底;但另一方面是開心,監製開口罵,是想我有進步,擺錢落我袋,我應該請他吃飯。當天我跟一羣資深演員見面,我明白,離開藝訓班不會再有人教,監製是錫我才罵我。」

阿博在網上平台做直播,從前觀眾都稱他為細寶,現在改叫琛仔。「我是感動的,《踩過界》的戲分其實很少,但可以取代了細寶的地位,不過我最希望終有一日大家記得我的中文名叫張彥博。」

自《一屋老友記》播畢後,熒幕上久未見阿博,他有份演出的《超時空男臣》、《翻生武林》和《誇世代》都是客串性質,他說:「藝人順風的時候,會有很多機會,有很多劇出街,但無論是順風還是逆風,我都會做好自己,逆風的時候更要多作裝備,不可以有負能量,下一個劇會與何廣沛和郭子豪合作,故事圍繞做救護員,角色是有發揮的。」

計劃開個人演唱會

阿博最近接了一個品牌代言,親自作了廣告歌。「我現在正整合自己的歌曲,暫時沒打算出碟,反而有計劃開一個個人的演唱會或作品展,雖然我已好幾年再沒有參加內地歌唱比賽,但一直有幾個歌唱比賽邀請我,現階段我先做好準備,我希望再出賽時會有鮮明的風格,能帶給觀眾正面和快樂的信息。」

阿博和馮素波在《踩過界》飾演母子,現實中阿博亦當正波姐是阿媽,不時問她意見,波姐說:「今次是我們第二次合作,第一次是《翻生武林》,當時沒有對手戲,所以並不熟稔。阿博早前要搵屋,他也有問我意見,我又幫他搵屋,現在大家都住得很近。其實我們開工不久,就因為阿博十二月份無期,所以一直不能埋尾;到阿博有期,又到王浩信無期,所以隔了幾個月才復工,開工時都忘記演的是什麼角色。」阿博和波姐的溝通橋樑原來是音樂。阿博說:「我和媽媽(波姐)的共同嗜好就是唱歌,不用埋位時大家會談音樂,很喜歡了解她年輕時期做騷的情況。」波姐說:「阿博還教我唱歌,有一個基金搞了一個比賽栽培新一代音樂人,這個基金贊助了我的音樂會,條件是要在得獎的三首歌中,揀選一首在音樂會上演唱。跟年輕的音樂人思維不同,歌詞記了幾天也記不到,於是求教阿博,他幫我將歌詞分為五組來記,又教我唱時要追着那些鼓聲,真的很易就入腦。」

阿博一時興起請波姐jam歌,波姐只識唱懷舊金曲,即場揀了一首《Yesterday》和《只有情永在》,二人一拍即合,阿博更不需要樂譜就能以結他伴奏,非常專業。「我最近學吹色士風,目的是希望增加我的男性魅力,將來如果遇到重要的人(未來的妻子),我會為她演奏一曲。」

 

延伸閱讀︰
【關注視障人士】香港盲人輔導會︰播一套《踩過界》 好過我哋做100次展覽
【專訪】監製編審拆解《踩過界》 激讚王浩信有心又有力

■ 撰文:嘉栢/攝影:鍾漢平

髮型:Deep Yu@Beijing Hair Culture/場地:牧羊少年咖啡.茶.酒館

張彥博TVB踩過界一屋老友記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