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王菀之心慌慌扮14歲 許鞍華談志願語出驚人


  • 周迅與霍建華有緣,接連合作劇集《如懿傳》及電影《明月幾時有》,合指一算,周迅說足足與霍建華拍了十一個月對手戲。

  • 從舞台劇開始愛上演戲,Ivana不放過任何學習機會,「我自知這一刻認識的不多,唯有不斷去學,我工作好認真,無論任何演出都好投入。」她的努力獲Ann高度評價,「Ivana是有個腦之人,很專業、有系統。」

  • 電影並沒交代阿四的出身,Ivana只得靠自己想像:「她不至完全沒讀過書,有思想、行動力,比較單向性,很信任身邊的人。」

  • 彭于晏演游擊隊短槍隊隊長劉黑仔,身負將滯港文人如茅盾(郭濤)等送返國內的重任。「這齣戲太忠奸分明,沒有矛盾衝突,簡單感情最難拍。」Ann說。

  • 鮑起靜送女兒唐寧出嫁,戰亂中擺酒一切從簡。

  • 戲中的小傳訊員彬仔,老年版由梁家輝飾演,既取自史實,何不找真人現身說法?Ann解釋:「找不到彬仔本人,何況戲中這個角色,亦是由當年幾位小朋友傳訊員混合而成,並不能說是彬仔一人。」

  • Deanie姐演周迅母親,無意中成為游擊隊傳訊員,因而賠了性命,這一段亦真有其事。

  • 跟Deanie姐一起被槍決者尚有春夏,Ann補白:「她是書院女,懂英文,在船廠工作,可惜沒空間描述太多。」

經常聽到導演狂呻找大卡士埋位甚艱難,排長龍之慘,每每等同到公立醫院輪街症,許鞍華(Ann)新作《明月幾時有》卻「反潮流」擺出超豪華明星陣,一片網羅周迅、葉德嫻、鮑起靜、春夏四大影后,梁家輝、王菀之(Ivana)亦位列金像獎仙班,再加彭于晏、霍建華、永瀨正敏、張兆輝、吳岱融等熱血撐場,難怪有人為電影起了「副題」──「羣星拱照許鞍華」!

Ivana挺身作證:「聽到『許鞍華』這三個字,下一句不會問拍什麼,因為已經夢想成真!」大導演卻猛力搖頭:「這個只是神話……不過可能我已七十歲,都會有好處,你再唔拍就冇得拍!」

拍照時,攝影師請許鞍華與王菀之擺出不同姿勢,期間想請Ann站着,Ivana即時彈起身:「導演站着,我不敢坐!」Ann笑瞇瞇:「不要緊,你坐吧!」兩人就這樣淘氣地禮禮讓讓、拉拉扯扯……

Ivana坦言,接拍《明月幾時有》,完全是衝着「許鞍華」而來:「許導演叫到,即刻lur飯應,看完劇本,怎麼演?不知道呀!」貴為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及最佳新演員,Ivana在Ann心目中留下極佳印象,「看過她幾齣戲,好欣賞,今次阿四這個角色好cute,我又覺得她好cute,找她來,告訴她阿四只得十四歲,她眼都大埋話:『導演,我三十幾歲啦!』我以為她只得廿幾歲!但不要緊,她可以做到十八歲,不一定真演十四歲!」要狠狠將真實年齡(三十八歲)劈去超過一半,心寒嗎?Ivana聲顫顫:「寒呀,個心好寒!」

《明月幾時有》聚焦香港淪陷三年零八個月,東江游擊隊奮勇作戰的真人真事,跟一般抗戰片所不同的是,Ann沒有刻意歌頌英雄主義,老師、村姑、婆婆等小人物在大時代亦有不同貢獻。「四年前,有個學生的家人曾是東江游擊隊成員,婆婆住在新界,當時在吐露港抗戰四年,我覺得這個口述歷史好正,可惜只得三百萬資金,拍不到;一、兩年後銀都找我拍,我lur飯應,只要任何關於香港的故事,我都盡量去拍,因為機會難得,再遲些更加沒人拍。」

葉德嫻為角色線眉

 

Ivana所演的小村姑阿四,跟方蘭(周迅)為游擊隊拍檔,一次運送情報累極睡倒,方蘭母親(葉德嫻Deanie姐)自動請纓代為運送,不幸為日軍發現斷送性命,倖存的阿四向方蘭交代死訊,考起慣演喜劇的Ivana──「自己擺明不懂演,唯有信任導演與演員,相信大家不會丟下我不理,之前我已認識Deanie姐,好像有個安全網,剛開始拍些比較生活化的場面,情緒立即與她連結在一起,這麼親密的人突然遇到重大危險,好自然會替她着緊;周迅的氣場與眼神,更會令人好安心,無論再拍幾多次,她都會交足戲給我。」Ann踢爆:「交代死訊那一場,Ivana喊到出晒力,嚇親我!」

為藝術豁出去,Ivana還要化一個看來沒化妝的妝,「我其實幾鍾意,化妝師替我化了些雀斑,膚色也比真人較深,畢竟阿四飽經日曬雨淋。」事事認真的Deanie姐,當然不讓Ivana專美,Ann說:「一條眼眉都講咗好耐,當年的人會用線弄幼雙眉,她真的走去一間特別舖頭,用線將眼眉弄到好幼,效果跟自己去掹是兩回事。」《桃姐》大獲全勝後,Deanie姐只曾客串《一個複雜故事》,接下來的寶貴配額,又是落在Ann手上,幸運兒這樣解說:「好的演員,會衝着故事與角色而來,不會為第二個人而拍。」三言兩語,就能合理剖析「羣星拱照許鞍華」這個罕有現象嗎?「無疑,在我的作品裏,有很多優秀的演員,別人說我是影后製造機,其實不是我做出來的,主要是演員信任我不會糟蹋、錯用他們,所以給我很多真感情,出來的效果自然好;在這行做得久,慢慢會建立信譽,那天在現場鬧了人,消息很快就會廣泛流傳,可能大家覺得我比較公平,好少無端端罵人,但我不想再做爛好人,我想罵人!」Ivana傻乎乎:「我沒有見導演罵過任何人!」

關錦鵬說,Ann曾有轉行念頭,她猛力搖頭:「都水尾喇,仲有得轉行咩?退休都冇時間!」大半生執導演筒,若能重新選擇,想幹什麼?她語出驚人:「一係做舞女,一係做警察!」我和Ivana同時〇嘴,Ann繼續暢所欲言:「警察多行動,而且可以執行正義,做舞女就可以搶仔打架,我一世人都未試過!」這個「志願」看來有點渺茫,也許其他導演好友開戲,可請她客串媽媽生過過癮吧……「唔係講演戲呀,我講真人呀!」慣性魂遊的Ivana不敢插嘴:「其實我還搞不清楚,導演所講的是『跳舞』的『舞女』,抑或一對那種『母女』……」

 

■ 撰文:翟浩然/訪問攝影:鍾漢平

髮型:Kate Shek@Hair Culture(王菀之)/化妝:Ling Chan@ZING the makeup school(王菀之)/

場地:Hooray Bar & Restaurant

王菀之許鞍華電影明月幾時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