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鄧達智誠意感動醫生男友 「這是我人生最快樂時刻」


  • 在約二十多位密友見證下,鄧達智與Clement說過感受後交換戒指。

  • 簡單的engagement儀式完畢,二人多次咀嘴,甜到滿瀉。

  • 陳醫生喜愛卡地亞,於是二人選擇了這個款式的戒指作為engagement。

  • 禮成,朋友皆很替他們高興,攬成一團。

  • 鄧達智每年都去檳城吃榴槤,今次帶同另一半Clement吃足幾天。

  • 四月時,鄧達智獨自踏上西班牙聖雅各之路,去思考自己的人生,他坦言最初的日子也時刻念掛對方。

這一年來,見到鄧達智William的轉變,不單重拾戀愛感覺,還不諱言像初戀般甜蜜。

William與醫生男友Clement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考驗,William獨自走過西班牙聖雅各之路同時思考自己人生,五月下旬與男友會合後肯定了對方,遂借Clement生日送上戒指訂情,再在朋友推波助瀾下變成engagement dinner,亦同時公開自己是同志的事實。

William活在人生最快樂時刻,Clement亦說:「一個人肯這樣愛你,自己又不是沒有意思,被他的誠意感動,就決定走在一起了。」

上周三晚(六月廿八日),鄧達智本來約了一班姊妹密友往屯門吃一頓海鮮餐,作為「大佬」的他,是時候見見兄弟姊妹。

吃完飯,蛋糕送上,朋友哼出結婚進行曲,William與Clement說過感受後交換戒指,然後溫馨咀嘴,簡單的儀式完成。不過,William坦言,最初真的是想買戒指送Clement作為生日禮物亦作為一個紀念,只是朋友鼓勵兼起哄,就在大家見證下一併搞engagement,不過他重申:「我很抗拒訂婚這個詞語,亦並非結婚。對我來說,engagment是partnership,是人生伴侶的意思,兩個人一起不需要這些terms來界定。」

總有人說「睇你點死」

 

鄧達智一直沒有公開談論及承認過是同性戀者,皆因一直顧及母親的想法,母親過身後,他已沒有什麼顧慮。關係曝光後,各有要面對的人和事,William笑言還未計好數,「Clement主要面對工作上的人,而我就要面對整條村,總有人想講『睇你點死!』不過恭唔恭喜都好,我不理會,我的人生又不是他們幫我過,其他人怎說沒有所謂。」未交換戒指前的一刻,William不停拍心口說有點緊張,還說:「我一直以為我已DO、DID、DONE,以前未想過會有這一天。」William表示,一早已決定好所有事,連平安紙都安排好。不過,engaged過後一切依舊,二人仍然分開居住,有自己的空間。「平安紙不會有改變,都是留給家人,有些東西不用打擾大家,大家有自己空間處理。我覺得人與人的關係不是婚姻,是伴侶,我相信沒有婚約都可以互相尊重地在一齊。」

William由欣賞Clement穿上白恤衫的背部線條開始,到欣賞他當上無國界醫生兼膽大無畏的內在美,認為一年時間已足夠認識他,亦因為Clement,William亦重新認識自己。「他發覺我愛情的經歷好幼稚,從沒有真正愛過,是因為互相認識的時間不夠。他要長時間觀察一個人,他曾經擔心我是情聖,被寵壞,做人太老練,觀察了一年,都足夠了。」真正推動William多走一步,是今年四月他獨自到西班牙徒步行聖雅各之路,藉此思考自己人生;當他五月下旬會合Clement後,就肯定二人關係。「從來沒有試過有深厚感情,由母親走了到自己患腸癌也是自己面對,我早已慣了自己面對生死,所以戒指買了還在忐忑,最後同自己講『想來想去都是他,人生苦短,只得一世,還想什麼?』走到人生這刻還找到伴侶,只要他願意、我願意,有事想做就做,日後未必再有機會做。」William現在見到他或是聽到他的聲音也覺得快樂,亦形容現在是人生裏最快樂的時刻,是踏實的快樂。

醫生男友開腔評分

 

關係公開後,William正與Clement到了檳城吃榴槤,返港後,Clement要投入工作。問到Clement,訂婚對他有何影響?他說:「訂婚是一個形式,都OK的。基本上我得到的評語都很正面,病人、同事甚至舊同學都祝福我,是開心的,可能不正面的沒有同我講吧。」

作為公立醫院醫生,Clement坦言本想保持低調,無奈被公開亦沒有辦法,會積極面對。對於找到另一半,他笑言William身邊多朋友,沒想到他會留意自己,感到很意外。「他待人接物好真誠,很為朋友着想,所以擁有許多好朋友及知己,大家亦稱呼他為『大佬』。 他主動的性格遇上較被動的我,感覺上是一凹一凸,是可以合拍的,於是接受了他的約會。他對這段關係極度積極,初時差點被嚇怕。」

Clement坦言曾擔心William是一時衝動,甚至意亂情迷,不過當相處過後,才發覺William是沒有戀愛生活經驗的人。「所以我想,大家慢慢地多點相處,認清對方是否自己想找的人吧!我是一個生活低調的人,剛和他相反。」二人在今年一月外遊返港被某雜誌報道後,William認為這件事令二人關係更穩固,Clement說:「我已清楚跟他拍拖不是兩個人的事,也會是大眾的花邊新聞。我大可以選擇制止他在社交媒體發貼,但見他樂此不疲,難得他快樂就好了。我自己生活格言就是人活着,也只不過是想追求快樂。他在西班牙時,重申火花不等人,又說會尊重彼此的空間,問我還有什麼顧慮不在一起。其實有一個人肯這樣去愛你,自己又不是沒有意思,被他的誠意感動,就決定走在一起了。他在我今年生日安排了旅行及戒指,作為一個記認。」

William給他98分,Clement則給他75分,那麼低分?「沒有人是完美的,所以沒有人有100分,在醫學院拿到75分可以考第一了!兩個人相處要互相遷就和溝通,每個人都有盲點,所以有75分是很高分了,我俾自己也只有65分,所以他肯定是better man。」談到會否註冊結婚,他表示訂婚已很足夠,「還是等鄧先生決定,他有較多想法,而我已好滿足了。」

 

■ 撰文、攝影:Adeline Lai

鄧達智同性婚姻結婚醫生男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