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耆英」再聚讚謝賢和藹 劉兆銘老來失伴感孤獨


劉兆銘、謝賢事隔三十多年因「賭」再聚,當年《千王群英會》中仇大千與屠一笑,連場惡鬥令電視機前的觀眾如癡如醉,近日播映中的《賭城群英會》,八十六歲的銘sir,在八十歲謝賢口中成為「銘仔」,皆因謝賢出道早資歷深,「銘仔」甘拜下風視對方為前輩。

人稱銘sir的劉兆銘,在片場成為「銘仔」,他對這個稱呼甘之若飴,認為可以顯得自己更年輕,更何況謝賢自小入行已經是「戲精」,自己半途出家,只有三十多年戲齡,當年合作對方已經叫他「銘仔」,事隔多年再聽到這個稱呼感覺很親切,「謝賢經常嫌我手腳慢,做賭神連啤牌都不懂摸,每次摸牌還要沾口水,令他好激氣認為我不像賭神,我安慰他不用勞氣,可以視為不同的演繹方法,我的笨拙可以襯托出他的靈巧,互相襯托出來的效果更好看,如果兩個都叻反而不夠特別。」

mpw2539_a046-047_000_crop

銘sir認為擁有一顆童真的心,就有機會返老還童。

很多人覺得謝賢火氣太大,與他合作都受不了他的「火氣」,不過銘sir就指謝賢對他很好,可以用「和藹可親」形容,「他對我很好,拍攝時有一些動作戲,你知道八十多歲的老人家,骨頭都已經硬了,我每次拍完動作場面,他都在旁邊為我拍手歡呼,讚我打得好,我想這也是他對我的一份『敬老』心意吧!」

mpw2539_a046-047_003_crop

銘sir對一齊合作的年輕演員讚不絕口。

銘sir認為八十六歲,是踏入「危險」邊緣的年紀,很多人都不敢找他拍戲,「找我拍劇有一定風險,年紀太大萬一拍到一半有事,又不能突然在熒幕前消失,導演要安排角色『外遊』,所以王晶這次找我拍劇要有冒險精神,當然我都有自己的選擇,如果不是吸引的角色,我也沒有興趣接拍,畢竟不再年輕,拍戲對我來說是吃力的工作,如果角色令我有滿足感,就算辛苦也樂在其中。」

mpw2539_a046-047_002_crop

八十六歲的銘sir與八十歲的謝賢一齊合作有很多火花。

可惜這套劇開播以來,網民反應不是太理想,更戲稱是《賭王耆英會》,銘sir笑說:「我沒有出場,還稱不上『耆英會』,我是劇中年紀最大的演員,我的戲分到十七集才出現,到時觀眾可以有機會看看我們怎樣用心演戲。開播以來我自己也有追看,前部分都是年輕演員,他們的表現很好,其實任何一套劇都有老中青三代演員,年輕演員當然有吸引力,但同樣有喜歡看耆英的觀眾,所以毋須太緊張外間的評論。」

失去生命最重要部分

mpw2539_a046-047_001_crop

銘sir用了一段長時間才走出老年喪妻的陰霾。

 

銘sir一直是無綫的合約藝員,有消息指老人家久未拍劇,五年來一直坐冷板凳,這次如果不是王晶拍《賭城群英會》,他也繼續被投閒置散,銘sir談到久未拍劇的原因難掩一臉黯然,「我不開心,太太去世後(劉太五年前因癌症去世),有一段很長的日子我都不開心,以前她是我最忠實的影迷,每一套劇、每一部電影,她看完都會站在觀眾的角度為我評分,有時候她的忠言令我深深不忿,可是當她永遠離開後,我感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也跟着她一齊離開。」

他透露太太離開前,最不放心是留下他一個人,因為太太一直希望「死在夫後」,好好照顧他一生,可是天意弄人未能如願,臨走前念念不忘他的衣食住行,還叮囑他再找一個伴,可以繼續照顧他,「本來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聽太太說完,我決定到死也不會再找一個伴,她走後我最大的改變是比以前孤獨,以前我對食很講究、很挑剔,是可以寫食經的食評家;太太走後我開始食素,沒有太太在身邊和我一齊共享,再美味的食物也變得沒有意義,不如一切從簡。」

銘sir的改變除了飲食,還有人生觀和生活習慣,以前他最愛打麻將,每次輸錢,太太都幫他在後面「埋單」,現在一坐到麻將枱邊,想到太太已經不在了,馬上有一種索然無味的感覺,所以連麻將也不打了。走到海邊,因為太太是游泳高手,以前兩人去沙灘游水,他經常被太太整蠱「撳住來浸」,現在看到海,心裏已經一陣難過,他曾經內疚工作佔據了人生大部分時間,但太太卻認為他的才華如果只有家人欣賞才是憾事,「太太一直鼓勵我,不論成功或失敗,她都是我最強後盾,所以對我來說要面對『老來失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太太希望我努力生活,她那種永不放棄的精神,也同時感染了我,現今社會縱然有很多被扭曲之處,但生命還是有美好一面,所以我仍然要繼續活下去。」

■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場地:灣仔演藝學院

劉兆銘亡妻謝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