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余文樂:找適合的人不易 難忍女友遭無理攻擊


  • 樂仔願意為《悟空傳》投下十一個月時間操練身形,再花三個月拍攝,難得經理人公司亦沒異議,「這是我與公司一個很重要的默契,認同拍一部好作品,勝過拍十部。」

  • 王棠云是全球最大皮帶企業總裁王東生的掌上明珠,為追夢放棄家族生意,決心建立模特兒事業。

  • 十一個月的操練,刻苦又刻板。「每朝六點起牀,七點練習,十點完成第一課,回家小睡,四點再來另一課,七點完成再回家,十一點上牀。」

  • 《悟空傳》甫出場,裸露上身的樂仔,果令人眼前一亮,「練到這個身形,感覺好怪,好像不太適合自己,不過也對,這代表有所轉變。」現在他仍有保持狀態,「不可能長時間維持皮下脂肪只得四巴仙,我繼續keep只想有個底,萬一下齣又要我再build up,或只需四、五個月便可。」

  • 樂仔絕不介意為彭于晏當副車,「之前拍了這麼多次孫悟空,反而我想了好久,都沒有想到一齣是詳細楊戩背景的戲,這個角色更吸引我。」

  • 當年《愛情白皮書》拉隊來港宣傳,樂仔盡地主之誼招呼范瑋琪、楊丞琳等台星,已見他與彭于晏特別友好。

  • 妹妹添丁,榮陞二舅父的樂仔,有沒有被激發父愛?他爽快回應:「父愛一直都存在,不用激發,朋友都知我喜歡小朋友。」

  • 樂仔上載彭于晏的可愛童年照,祝賀「小handsome」生日快樂。

新片《悟空傳》在國內強勢邁向七億(人民幣)票房,以近年《西遊記》系列的叫座力,不怎麼叫人意外,最讓人詫異的是,余文樂不但甘於當男二,更為此「豪擲」十四個月,期間沒接任何電影,「角色、劇本、友情,幾樣因素都有,我信任導演(郭子健),也坦白講,因為悟空是彭于晏,我有衝動再跟他合作。」

十五年前,兩大型男因台劇《愛情白皮書》結成好友,期間一度因誤會斷交,樂仔輕描淡寫:「沒有什麼好解釋,這是緣份!」他與台灣人格外有緣,去年底確認模特兒王棠云(Sarah)的女友地位,「大家可能有個錯覺,以為我找女朋友好容易,但要找個適合自己的人,真不容易!」

近年,余文樂明顯減產,這是處心積慮所作的部署。「不同階段有不同需要,二十到三十歲累積經驗,不斷嘗試演,量多;踏入三十到四十歲,是時候作出新改變,有沒有衝動去演這個角色?有沒有新角度去講故事,令觀眾覺得好看?沒有的話,我寧願選擇不接。」當導演郭子健攜來《悟空傳》劇本,要求樂仔先花十一個月操練身形,以演出二郎神楊戩一角,按常理必推無疑,樂仔笑道:「坦白講係博㗎,花那麼多時間去演男二,值得嗎?但我從來頗靠第六感,就算給我在這齣戲選擇去演任何角色,我都會選楊戩,大家只知他有三隻眼、有隻哮天犬,而且好打得,卻沒有一齣戲說過他的細節、背景,經過導演講解後,我覺得這個人好立體、好吸引,戲分不是一切,啱數最緊要,退後一步看,孫悟空就算有幾犀利,都需要有好的對手輔助,電影是整體工作。」

樂仔所謂的「第六感」,實則也跟「感情」掛鈎──郭子健執導過八齣作品,其中三齣皆與樂仔拍住上,關係亦師亦友;飾演悟空的彭于晏,更是他相識十五年的死黨,自台劇《愛情白皮書》後,《悟空傳》才是第二次交手。「彼此個性好類近,都是沒有所謂的人,那時我是男一他是男二,現在我是男二他是男一,男咩一二吖,我和他都沒啥計較;友情講求緣份,我們不但經常聯絡,連雙方家人都好friend。」想當年,樂仔隻身赴台拍劇,人地生疏又言語不通,經常拉着彭于晏練習國語熟落起來,劇集拍完,卻一度斷絕聯絡,「我們都丟了手機,以為你不找我、我不找你,過兩、三年恢復聯絡,相交至今。」

朝結婚生子目標邁進

 

彭于晏說過,樂仔交女友必須先經他過目,同樣來自台灣的「皮帶大王千金」王棠云,想必已得「彭法官」豁准了吧?去年末,樂仔與Sarah接連在台灣、紐約被偷拍密會,唯有大方公告戀情。「我一向對私人生活,無論家庭與感情,都不太選擇公開,想留一點點私隱給自己,只不過被人偷影了,我和女友的共識是沒有辦法,被人問到,可以不認嗎?咁咪認囉!」早在傳出緋聞時,部分鐵粉已心碎了,加上坊間都認定他與周冬雨匹配,有網民竟羣起攻擊Sarah,令樂仔不得不上演「護花傾情」。「當初我公開,也因為很多人攻擊我女朋友,令我有點嬲,我的選擇又不關你事,我鍾意、家人鍾意就得,何需其他人認同呢?」

有碗話碗是樂仔的作風,在台灣宣傳《一念無明》被逼供何時結婚,再度直腸直肚:「我都三十五歲了,也沒什麼不能說,但也不是認定,我們就三個月,你們不要想太多。」一句「不是認定」,又被人大造文章,他百般無奈:「三個月,我怎麼可以答你認不認定她呢?如果答認定,又是不是太假呢?事後我有向她解釋,她也明白,不會因為我的言行被別人錯誤解讀而誤會。」他承認喜歡小朋友,有家庭觀念,正朝着結婚生子目標邁進。「若不是做這行,可能我未到三十歲已經結婚,由年初到現在(七月),我沒試過連續一個月留在香港,要維持一段關係,確實不易。」

既是如此,也不用多問如何維繫異地戀了,樂仔大笑:「其實她在冰島或台灣都沒有分別!一切都是講timing,你想找女朋友,有沒有這個人出現?想結婚時,另一半又有沒有這種想法?要找適合自己的人不容易,我正逐步改變生活方式,結婚生小朋友都是我想做的事,除此以外還有其他,人生不應只得工作。」當以為減產能令樂仔與Sarah帶來更多相處空間,他卻忍不住連珠炮發:「接少些戲,不代表每齣時間很短,我現在拍的那齣已花一百二十日,期間又要替四齣戲宣傳,每部二十日即共八十日,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減二百日,只剩一百六十五日,我還要拍廣告、出席活動、返公司,十日八日讓我病吓、偷懶,別說一年很長,有數得計呀!」直率的他似乎學精了,末尾不忘補充:「電影是我的終身職業,做到想做的事已好幸福,有哪一行不辛苦呢?!」

 

■ 撰文:翟浩然/訪問攝影:張保祿/

髮型:Ben Yeung/化妝:Jenny Tziong/場地:如心艾朗酒店

余文樂專訪女友王棠云悟空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