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專家Dickson最傷的一次 卓韻芝與女友閃電分手


  • 專家Dickson在《晚吹 - 啪啪 Channel》分別與陶傑及卓韻芝過招,阿芝早已相信他的「清純」,陶傑的質疑亦逐漸動搖。「他就像張活游與周驄,世上仍有這種極品,不但要受保育,十年後更應該向聯合國申請,被列入香港文化遺產。」

  • 堅持有愛才有性,專家Dickson自言思想非常傳統,「讀書時有個朋友,平時愛講女朋友壞話,有次我問他:『你真的喜歡她嗎?』誰知他交出令我『驚為天人』的答案:『拍住先啦,當吸收吓經驗囉!』我睇愛情係咁大,佢只係當打鋪game boy,自此之後,我發誓不要成為這樣的人!」

  • 因黃慘盈狠摑的一巴爆紅,專家Dickson認為喜歡自己的粉絲,全部只是出於同情心。

  • 節目內討論SM,專家Dickson笠着頭套,揚言要SM陶傑,但當然(也幸好)只屬「是旦噏」。

  • 跟專家Dickson切磋,阿芝得出以下結論──「Dickson求愛,有時人家不喜歡他,有時行到埋去又唔想,無獨有偶,這個都是中女心態,想戀愛,但又懶得重新認識一個人,原來宅男與中女都是殊途同歸。」

  • 去年《風大雨大One Night Stand》,阿芝公開出櫃,自我形容是「追求不到女性的雙性戀者」,如今雖與女友分手,她不排除日後仍會與其他女生拍拖。

陶傑、卓韻芝與專家Dickson(阮文泰)拍檔主持ViuTV清談節目《晚吹-啪啪Channel》,談情說性主題踩界,阿芝形容:「這個節目應該叫《困lift》,我與Dickson無厘啦謂被迫傾偈,我承認有種獵奇心態,Dickson零經驗,又住在道德喜馬拉雅山,跟他談這個話題很有趣。」Dickson直言,「處男」並非形象或角色,是他的真實寫照,「我比較渴望拍拖,沒這麼快想跳step!」

那邊廂,情場戰績異常彪炳的阿芝,近日則樂得清閒,「去年完騷(《風大雨大One Night Stand》)後,我已跟女朋友分手了!」

專家Dickson是《晚吹-啪啪 Channel》的鐵腳,分別與陶傑、卓韻芝探討性話題,「我會keep住無知,但同時又看很多資料,再用對性正確或錯誤的理解跟他們討論,就像愛因斯坦探索宇宙,其實他也沒有看過宇宙,只是拋出很多理論。」對於Dickson是否真的「無知」,兩大高手的觀點大有不同,阿芝笑言:「他是一個真文青,愛看武俠小說,仰慕楊過與小龍女,留意陶傑並不相信,但我不好意思相信了,他不是沒追過女生,只可惜沒一次成功,我自信閱讀男人的能力不弱。」反觀陶傑存在一定質疑:「我初初絕對不信,現在雖愈來愈信,但仍不是百分百,他對『色』求知慾這麼強,有何理由還是處男?這個世界沒有賣不去的樓,亦沒有追不到的女生、娶不到老婆的男人,你話想追Angelababy當然不可能,問題是讓你追到她又如何呢?」

綜觀廿二次失敗經驗,能令Dickson動心的不是Angelababy,而是金庸筆下的黃蓉!「較為活躍、機靈的女生如黃蓉型,容易令我有愛情感覺,雖然不至如黃蓉漂亮,但通常這類女生都不會喜歡像我這般薯頭薯腦,起初我也以為一凹一凸,原來卻不是!」他讀男校出身,對女生並不了解,大學時曾試圖扮靚,又度橋替自己製造結識異性機會,只惜一概徒勞無功。「大學時有tutorial,我永遠不會和同學一起上,因為做功課順理成章會同一組,幾個都是男人!但我又不是大膽仔,怕瘀不敢主動問女生可否跟我同一組,最後導師問誰未有組,我一定有份舉手!」

自比可憐的貓貓

他也曾主動出擊,最長兼最傷的一次,足足煲了整年冇米粥!「簡直是鄧寇克大行動,我是賣力型,做兵,每日接人家放工,有時極度自卑,感覺她未必喜歡我,正退了一半,因為她真心當我是好朋友,給少少甜頭,我又會想,是不是該有些自信?是不是好朋友這麼簡單?」陷入個人編織的情網而不能自拔,終於在一次「長征」之中回復理智,「有一晚凌晨心情很差,由荃灣徒步入屯門,行完後覺得整件事好像歷時甚久,但其實不知在幹什麼,廿四小時掛念一個人,可惜永遠無法再前進,最慘愈來愈着緊,反而煩到人,關係漸趨疏離,唯有無聲無息地結束。」

今日的Dickson已薄有名氣,專頁更有超過十萬名粉絲,求愛理應容易得多吧?他搖搖頭:「從沒有人示愛過,我認為十萬個粉絲並非愛慕,全是出於同情心,就等如你去愛護動物協會,看到一頭可憐的貓貓,愛上了一樣。」他不認同名利可以帶動桃花緣,反而今次參與節目更有啟悟,或許第廿三次可馬到功成。「可能我真的不夠細心,從前以為等人放工就是細心,原來這只是我幻想出來的細心,然後夾硬『質』俾人,應該是人家想要什麼,你才做什麼!」

相對於Dickson仍未「入學」,才不過年長幾歲的阿芝,已儼然是愛情系的教授級了,曾坦言很容易愛上別人的她,對象可以不分性別,甚或形態。「一直以來,我沒有分過男或女,真的會握緊一種鍾意的感覺,我甚至試過鍾意一把聲音,從未見過模樣,自己卻很喜歡這個人,後來發現這個人已經死去,那是舊錄音,而我已暗戀他一年!」去年八月,她在《風大雨大One Night Stand》的舞台上公開出櫃,自爆正跟一位女生拍拖,對方是相識已久的朋友,突然有一刻驚覺愛上了,便順着緣份而去。

「完騷後,我們已分了手,早知不公開,我也有點後悔!」女友責怪她公開戀情?「她沒有責怪,事前也不知道我會說出來,當時她是開心的,不過我們溝通不順,可能個胎未定、小器,就咁走咗,好短咋!」目前,她未有心儀對象,無論感情與工作,均處於慵懶的狀態。「剛剛帶完婆婆去日本黑川浸溫泉,接着又一個人去亞美尼亞、格魯吉亞行山,十月再想去澳洲自駕遊,心裏充斥太多想法,未必想去做些什麼,或者要拍個怎麼樣的拖,人生確實不止戀愛與工作。」

 

■ 撰文:翟浩然/訪問攝影:鍾漢平

卓韻芝陶傑dickson啪啪channelViuTV出櫃專訪愛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