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港姐冠軍雷莊兒:打工供自己讀書


  • 雷莊兒當選後忙於出席領獎活動,訪問前一晚才有機會享受八小時的睡眠,不過她的身形比參選時更fit,辛苦也算值得。

  • 隨着雷莊兒留港發展,她與男友便要展開異地戀。

  • 雷莊兒自小已熱愛表演,未參選時已報讀演戲課程,難怪拍照時也表情多多。

  • 雷莊兒是家中長女,與父親感情甚好,故家境的變化對她影響較深。

出爐香港小姐冠軍雷莊兒(Juliette),當選不足半個月,批評及負面新聞連綿不絕,先後被指是靠父親及前男友奪冠軍,甚至連她的衣著也被外界狠批,不過EQ高的Juliette未加理會,皆因〇八年,家庭在金融風暴影響出現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她要停學工作一年賺大學學費,面對現時的處境,對她來說只是小問題。

雷莊兒成為雙料港姐(冠軍及「最上鏡小姐」)後,外界指她的樣貌不美,叫她箍牙,更指她靠父親雷葆文的關係奪冠之餘,更爆出父親受金融風暴影響,經濟曾出現問題,近日又有新聞說幫她奪冠的是有錢前男友Brandon Lim,除了家人及前男友被「起底」外,連她的衣著也受批評,對於剛當選的香港小姐來講,面對連番負面新聞本來是難以接受,不過跟她的經歷比較,這些只是小兒科。Juliette接受本刊訪問,承認家境曾受金融風暴影響,「二〇〇八年的金融風暴,人人都受影響,不只是我的家庭,那時沒有人想做生意,父親的工作也有影響,我們失去部分物業,其實我不太了解詳情,因為父母沒有對我講太多,我只知道父親當時非常辛苦,最終我還要停學一年,打工賺學費後才上大學,為了慳錢,我用了三年時間完成本來四年的大學課程,畢業後立即找工作。其實那年對我的影響頗大,以前有傭人照顧,生活算是豐足,不用擔心金錢,卻突然失去,一〇年回加拿大生活時,我們沒有傭人,要學煮飯洗衫做家務,人變得獨立,雖然那時不能用『窮』來形容,但什麼都要靠自己,這是兩種的人生經驗。」

回想因家境出現變化,當時最令Juliette不開心的,反而不是金錢,她說:「父親要留在香港工作,我有勸他留在加拿大,不過不成功,我與父親的關係好close,那時我們只可以在新年才見面,一年見一次,所以我的目標非常清楚,希望可以成功,賺錢養父母。」

與男友談異地戀

 

Juliette的經歷,令她處事成熟,就算近日被傳媒指她靠有錢前男友幫助奪得冠軍,又把前男友「起底」,她只一笑置之:「好好笑,好creative(創意),我與他仍是朋友,我得獎後也收到他的祝福,我們之間沒有愛是不會一起三年,我與他永遠都會關心大家,其實我明白這是business,傳媒努力造故事出來,好creative,bad news是最好的news ,因為bad news才會多人看,我已習慣這模式,所以我不會傷心,(這些新聞令外界快速認識你?)都有幫助,不過我常常都positive(正面),要對自己有信心,相信自己便可以。」

談到金錢在Juliette心目中的地位,她說:「外界assume我看重金錢,我希望外界不要這樣誤會我,希望他們可以想一想,其實每個女仔都想有人送禮物或送花,這是正常的,總之我選男友不是看錢,難道首次約會便問人有冇錢?」

至於較Juliette年長兩年的現任牙醫男友,他們是在讀大學時打排球認識的,現在她要留港一年履行港姐責任及發展,與男友不得不變成「異地戀」,她說:「進入複選階段時,我與男友已將有機會發生的可能性傾談了一次,我們知道往後怎樣相處,因為分隔兩地有時差,所以已約了何時視像,我是一個很有計劃的人,多年前已定了目標,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當選香港小姐後,Juliette明白生活要作出轉變,「母親教我不要隨便花錢,要儲錢在加拿大置業,基本上我只會花費在食物及生活必需品,買衫做facial只會當禮物送給自己,自己辛苦時便獎勵自己。」她說現在的生活費都是自己負責,不過參選那兩個月,父母也有資助,「因為我都想扮靚,做facial及買衫,以前我不會做facial及修甲, I get terrible fashion,我每次買衫都要朋友陪及俾意見,我買衫以便宜及靚為原則,所以好難找到合適的,(你之前素顏出街時,被指衣著差?)我不介意那次被人影到,其實terrible fashion不是等於沒有fashion sense,父親是設計師,我都有fashion sense的,不過我一向愛穿casual wear,不用配襯。」

■ 撰文:陳樂茵/攝影:鍾漢平

服裝:Sinequanone/場地:香港九龍東皇冠假日酒店

雷莊兒加拿大金融風暴香港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