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葉麗儀引退唯一理由 羅馬朝聖動機感人


  • 下月與香港中樂團在伊館舉行四場《Happy 70th, Frances!》演唱會,Frances將唱盡歷年經典,並流露感性一面。「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年,之前在溫哥華演出,台下很多都是香港人,我說相信大家跟我一樣,很嚮往過去香港的穩定與繁榮,其實如今仍有很多人在繼續打拚,寄望日後香港可以重拾昔日光輝!」語畢,掌聲雷動。

  • 教宗親切地向George送上祝福,令Frances留下大好印象,「他不穿豪華衣服,又不住教宗住所,但到底八十歲,受到很嚴密保護。」

  • George甫出生不幸發現有腦瘤,難免成為家中焦點,「以前姊姊Zoe會嬲,跟媽咪有拗撬,後來兒童心理醫生教新抱,每日預留二十至三十分鐘和她溝通,很快便沒事,現在她很疼弟弟。」

  • 尋回初出道首張唱片封套照,「我數算過,有廿多張唱片都是用一輯相,只是衣服不同而已。」

  • 初到英國捱世界,既唱細場,還要當別人幫唱,「好像學師,汲取經驗最緊要。」

  • 七二年以超短熱褲替《Star Show》獻唱,難得一見。

  • 當年第一張《上海灘》唱片出版,EMI相贈原裝封套大相,原來一直保留在根德郡舊居,現已運抵香港文化博物館,預備在一九年展出。

  • 捐出多件珍貴登台服予文化博物館,其中一襲來自跨越九九與千禧年的煇黃演唱會。

本月廿二日,葉麗儀(Frances)將迎來七十大壽,「星期五晚(六號)會跟孫郁標、倫永亮、陳潔靈等一班老友預先慶祝,正日則在悉尼高爾夫球會開六十人派對。」「壽星葉」已做定接受驚喜的心理準備乎?「我已說明別送禮,要送便請捐錢到善寧會!」

歌后誕辰、與眾同樂,下月香港中樂團替她在伊館舉辦四場《Happy 70th, Frances!》演唱會,又應邀參與香港文化博物館有關香港流行樂壇的大型展覽,聲若洪鐘的她依然活躍,唯有一個情況出現,「我會立即退休!」

近年,葉麗儀不常在港露面,長駐澳洲的原因很簡單──為了那一雙心肝寶貝。「自從有了一對孫兒,回港時間的確少了,每次離家總是掛念到不得了,今日出來跟你見面前,也跟他們談了好一陣子。」轉眼間,長孫女 Zoe 已是九歲可人兒,兩嫲孫會結伴看戲、逛街,不亦樂乎,「祖父母難免會寵孫,但新抱早已跟我說不能縱壞,例如她有兩聲咳,我便不會買雪糕給她吃。」次孫 George 出生一個月被發現有腦瘤,經歷過多次手術,可幸難關一一跨過去,愈活愈健康。「雖然不懂說話、走路,但情況已穩定下來,在特殊學校接受教育,又有音樂、語言等不同治療,他想什麼我們都明白,想吃東西會說『奶奶』,也會叫爸爸、姐姐,只是不會叫媽媽、嫲嫲。」

剛過去的九月,Frances 偕兒子一家四口往羅馬朝聖,勞師動眾背後有個感人理由:「George 小時候病得很嚴重,我和新抱交班,她來醫院過夜,我回家路上經過小教堂,偶爾會進去祈禱,那裏有本冊子讓人留言,有次無意中翻開,我認出了新抱字迹,寫着如果能讓兒子活到三歲,會帶他往見教宗,現在他已七歲了,新抱問:『嫲嫲,我們一起去羅馬,好不好?』當然好,但要計劃整整一年,又需航空公司合作,畢竟小朋友坐着輪椅。」George 最遠只搭過兩小時飛機,不免讓人擔心能否適應長途航程,「他的腦有過事,之前問過醫生,說沒有問題,結果兩姊弟都好乖,大細都搞得掂!」

每逢星期三,教宗在羅馬現身大型祭壇,跟信眾作近距離接觸,Frances 透過香港天主教教區之助,聯絡當地樞機預訂門票。「小朋友坐着輪椅不用輪候,身邊可伴着一個成年人,在教宗上落位附近,我們則在遠一些,沒機會接觸到教宗;看到新抱與孫兒,教宗先說聲早晨,問小朋友叫什麼名字,新抱答:『他是我的兒子,叫 George!』教宗親切回應:『這個也是我的名字!』再給他祝福。」丈夫盧默思沒有宗教熱情,出入也不太方便,賢妻預先替他相約朋友打高爾夫球,又安排在朋友家留宿,再提早離開羅馬,飛返倫敦相伴。

想丟掉白金唱片

為一解盧默思的思鄉情懷,每年兩夫婦總會在英國小住,今年卻特別大工程─她要主理一場名副其實的世紀大掃除!「我們甚少住在老公家鄉(根德郡)的屋子,但既怕有人強行入屋不願走,加上英國冷得要命,長期沒有開着熱力,一段時間後水管好易會爆,所以打算租出去,之前先要執拾存放六十多年,包括老爺、奶奶、老公與我的東西!」七四年,Frances 轉往英國發展,回流時將雜物移到老爺奶奶的住處,這回重看不少珍藏、舊照,淘盡了萬般情。「記得初初在英國捱的日子,大大細細 club 都要唱,每星期去一個城市,有晚星期六唱完,老公的車子在路上拋錨,我穿着晚禮服、高跟鞋推車,幾激氣,之後賺到錢,第一時間換新車。」

事有湊巧,香港中樂團要求她提供舊照,以供《Happy 70th, Frances!》演唱會之用,那邊廂香港文化博物館亦正籌備一個有關香港流行樂壇的大型展覽,這次執屋可謂一石「三」鳥。「在舊屋找到第一張《上海灘》唱片封套的原裝相片,還有三集《上海灘》所得的金唱片與白金唱片,通統送到博物館;我不是一個對自己事業有系統處理的人,這次找出不少舊照片,隨手用iPad翻拍後已丟掉了,本來我連那幾張金唱片與白金唱片都不想留下,兒子知道後嚷着說:『你不要,給我收藏!』才保留下來。」

去年母親節,Frances 與香港中樂團在文化中心連辦四場演唱會,一票難求,台上她跟指揮閻惠昌開玩笑:「上次與你們合作已是七年前,若下次再等七年,我老得滯啦!」閻惠昌不假思索:「你七十歲生日,我們替你再做!」一諾千金,她自然樂意埋位,「叫我退休不太願意,現在每星期打三場波,每次四個多小時,回家感覺好舒服,但若日日打波就沒興趣了。」雖云減輕工作量,但欲罷不能,前年紀念入行四十五年的《香港情演唱會》,她足足巡迴了兩年,今次七十歲紀念個唱廣告一出,新加坡、馬來西亞、澳洲等主辦單位,已舉手要求安哥。「養聲主要養身體,身體好自然中氣足,但我已向老公說明,請他留心聽着,如果我在歌與歌中間喘氣,我會立即退休!」

 

■ 撰文:翟浩然/訪問攝影:鍾漢平/部分圖片:葉麗儀

葉麗儀Happy 70thFrances!引退移民香港中樂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