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梁球63歲高齡再闖樂壇開黑暗騷 第二度失明曾陷谷底


  • 梁球曾經對歌壇失望,現在又燃起新希望。

  • 梁球出入有徒弟郭家健(Ken)相伴,十二月將舉行迷你演唱會。

  • 梁球當年與曾航生一齊出道,兩人經常在公開活動同台演出。

  • 梁球自學結他,當年的唱片作曲、填詞一手包辦。

  • 梁球二〇一四年與大AL、Joe Junior及鍾氏兄弟獲CASH金帆音樂獎頒「最佳合唱演繹獎」。

梁球,在歌壇消失了二十七年的失明歌手,正計劃以六十三歲高齡再闖樂壇,九〇年華納唱片公司為他推出一張唱片,因為絕版關係,兩年前在鴨寮街炒到二千元一張,退休後的梁球,目前正與唱片公司接洽出新碟,已經準備了六首新歌,有機會擺脫「一碟歌手」之名。

梁球十二月三十日,在九龍灣展貿會舉行一場迷你演唱會,觀眾入場前戴上眼罩,由二十名傳理系大學生做「聲音導航」,「我希望唱第一首歌時,大家有機會在黑暗中聽我的音樂,因為我是失明人士,當大家少了視覺,只剩下聽覺的話,相信對音樂會有更多不同的感受。」當年他的歌,全部是自己作曲填詞,推出廣東碟後還錄了國語碟和日文碟,可惜因為唱片公司和經理人的問題,被迫離開樂壇沒有機會再出唱片。

「當年我消失的原因,可以說是因為我是失明人士,那個年代社會對殘疾人士仍然有偏見,但已經過去的事,現在舊事重提已經沒有意義,當事人都離開這行,我情願展望將來,雖然眼睛看不見,但心裏很明白,想給自己多一個機會,就是再次站上台唱歌,透過音樂感染其他人,讓大家看到連我這樣的人,都可以開開心心活下去,人生就算遇到難關,也不要輕易放棄自己。」

梁球的人生又是怎樣呢?三歲時出麻疹,那個年代還沒有疫苗,麻疹是一種普遍的兒童傳染病,由於家人照料不當,他的眼睛被病毒感染失明,「那時候年紀還小,看不見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只是比起其他小朋友,會有更多跌跌撞撞的受傷機會,反而第二次失明更痛苦。」兒時雖然失明,但其中一邊眼睛可以看到微弱的光,九二年他失意於樂壇,感覺人生一片灰暗,想不到真正的黑暗還沒有開始。

有一天,他的眼睛疼痛不已,還有一些液體流出來,「當時用手按眼球是軟綿綿的,非常恐怖,我馬上到急診室求醫,醫生檢查後發現我的眼球被細菌感染,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也不知道是什麼細菌,醫生說我們身處的環境有很多細菌,當抵抗力下降就會乘虛而入,可能我的眼睛本身已經有問題所以被感染。」

第二次失明,他再也看不到任何光,從工作到日常生活都要重新適應,以前微光令他遇到障礙物會閃避,真正失明後他經常受傷,「身體的損傷很快復元,內心的創傷卻用了五年時間才能克服,那段時間正是在樂壇被消失的時候,當初被捧做歌星出唱片,唱片銷量二萬張,以為前途一片光明,怎知一張唱片後被掟入谷底,當時對唱片界從懼怕到厭惡,甚至不想再唱歌。」

買書自學結他

他在政府部門負責接聽熱線電話,不做歌星繼續做接線生,九六年隨着平等機會委員成立,梁球投身社福界,加入殘疾團體爭取平等機會和權益;三年前他正式退休,停下來可能多了時間,開始拿起結他唱歌,「我記得重新創作歌曲的歌名是《愛的分享》,經過二十多年,很多事情都想通了,現在香港太多怨氣和負能量,我希望大家向好方面看,人生只要有愛和希望,就會覺得做人有意義,不會被負面情緒影響。」

梁球像普通人一樣有妻有兒,還有一個三歲的孫女,家人並沒有反對他再闖歌壇,「太太知道我的性格,她說你不怕受傷就去試吧!」梁球對音樂的興趣,始於小時候住九龍城寨,唯一的娛樂是聽鄰屋的收音機,後來入讀心光盲人學校,每晚祈禱會唱聖詩成為最快樂的時光,「畢業出來工作,我把賺到的錢買了一枝紅棉牌結他,打算去社區中心報讀結他班,但我是失明人士,他們說不會教,我也不可能學得會。」

他只好買書自學,求朋友幫他把整本書讀一次並錄下來,他聽聲學會自彈自唱,在朋友圈唱出了名,後來朋友介紹他去社區中心教人彈結他,「最記得第一次上課,學生看到一個盲人做老師都發出怨聲,上課前我說先唱兩首歌給他們聽,當他們聽完我唱歌已經嘩嘩聲拍手,雖然我看不見,但他們每彈錯一個音或按錯手指位,我都聽得清清楚楚,我做了十年結他老師。」他做老師期間熱衷參加歌唱比賽,而且獲得不少獎項,也因此被華納唱片公司發掘出唱片做歌手,事隔多年,現在以退休人士身份再上征途。

 

■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場地:K ONE STUDIO

梁球失明演唱會愛的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