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雪梨拜徐家傑為師 打泰拳減30磅懶惰脂肪


  • 雪梨在徐家傑指導下打得有板有眼。

  • 徐家傑和女弟子為雪梨送上佛珠做見面禮。

  • 徐家傑做了近三十年泰拳師傅,門下高手如雲。

  • 雪梨早前生日,囝囝、囡囡特地到香港為她慶祝。

  • 徐偉棟像爸爸徐少強,徐穎堃像媽媽雪梨,兩兄妹步父母後塵入娛樂圈發展。

  • 雪梨雖然和徐少強分開,但兒女和爸爸非常老友。

雪梨最近非常積極,先後拍了《極鬪4之暴殺令》及《極鬪5之雙殺》兩部電影,又接演舞台劇《我是過來人》,稍後會去大陸拍一套電視劇,她特地拜徐家傑為師學泰拳,希望保持身手靈活,有機會可以拍動作片做打女,她表示現在事業心很強,所有角色幾乎來者不拒,連仔女都讚媽媽比他們還努力。

雪梨有段時間肥了很多,每天躲在家不是吃就是睡,最後肥到連平時的裙和褲都穿不了,她笑言懶和肥掛鈎,衣服從中碼變大碼,幾乎邁向加大碼時決定振作,「再懶下去我怕想減也減不了,告訴自己不能再逃避,要開始做運動,起初因為太肥不好意思去外面做運動,就在家裏原地跑,訂下一個容易的目標,每晚六點看着新聞報道跑半小時,適應後由半小時加到一小時,每次跑完出一身汗,有很爽的感覺。」

每天一小時的原地跑,跑得辛苦自然不敢吃得放肆,瘦下來信心增強就去健身室,請教練為她設計適合的運動,現在每星期最少去三次健身室,在家仍堅持原地跑,再加上健康的飲食方式,晚餐戒食澱粉類食物,現在已經瘦了三十磅,「我對目前的狀態很滿意,運動不單可以減肥,還令我變得精神和積極,最明顯是拍戲時反應快了很多,我希望學泰拳令身手更敏捷,應該對拍戲也有幫助。」

拍《極鬪》時徐家傑擔任顧問,有一次經對方半小時指導,雪梨輕易做到踢腿動作,於是拜他為師,「其實囝囝之前都教過我,不過我覺得很難,可能徐師傅教學經驗豐富,很容易做到指定動作,師傅答應為我設計一套適合的泰拳,所以我一定要抽時間好好學習。」雪梨坦言當年入行年紀太小,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演戲,現在反而會有戲癮,每接到一個新的角色,就會花很多時間研究,「我在大陸拍了幾套網絡電影,每個角色都很特別,有些找我做婆婆,雖然這個年紀還不至於做婆婆,不過我演得很開心,現在接戲的首要條件是角色有發揮,戲分、片酬反而不會太在意。」

她十五歲入行拍戲,十八歲已經做媽媽,現在兒子徐偉棟在北京發展兼做幕後製作,女兒徐穎堃幫 ViuTV 拍完《殺手正傳》,又去廣西拍了一部電影,這個「戲劇世家」各有各忙,平時難得共聚,「他們兩兄妹先後入行,我覺得是環境影響,因為從小愛看香港電視劇,我只希望他們工作愉快,這行大紅大紫有時要靠運氣,所以會告訴他們不要以紅做目標,應該珍惜每一個演出機會。」

子女比她更成熟

雖然戲齡豐富,她卻表示沒有資格教子女演戲,只會提醒他們在娛樂圈的處世之道,「我比較擔心囡囡,會教她先學會保護自己,在外面不要隨便和人飲酒,出外應酬不要吃切好的水果,離開座位再返埋位時,也不要飲剩下的飲品或水,以免被人落迷藥,這些都是基本常識。」至於兒子,她就教怎樣紓緩壓力,因為明白男人不會輕易向人傾訴,有不開心也放在心裏,「我叫他千萬不要借酒澆愁,因為我自己就深受其害,有段時間不開心就飲酒,以為酒可以令我放鬆容易入睡,結果愈飲愈多,不單沒有紓緩情緒,反而對身體造成影響,其實他兩兄妹都很懂事,有時比我還成熟,不用我太操心。」

徐師傅知道雪梨信佛,特地送了一條經高僧加持的佛珠給她做禮物,並根據她的體能和演戲需要,設計了一套剛柔並重的泰拳,他說:「這幾年很多女孩學泰拳,拜名師學藝好似好打得,將一雙手打到又爛又損,其實女孩打泰拳應該打得優美漂亮,如果打到像男人一樣殺氣騰騰,毫無美感可言就大打折扣,雪梨平時有做運動,她的身手很靈活,但拳腳方面需要學習一些技巧,例如轉身扭腰這些基本功,做得瀟灑對拍戲也有幫助。」

徐家傑過去二十七年來,一直在九龍公園室內運動場開班教年輕人打泰拳,雪梨學拳當天,他額上綁了一條由金絲帶扭成的繩環,這個金環是由「泰國武術師範總會」頒授,全球只有八名泰國以外的外國人獲此殊榮,以表彰對泰拳的推廣和貢獻。年屆七十的徐師傅,最為人熟悉是曾任廉政公署第一位華人副處長,又曾憑《寒戰》在電影金像獎得最佳新演員獎,不過他最珍視的卻是額上的金環,「我十六歲已經打泰拳,為了追溯泰拳起源從泰國去到雲南尋根,還寫了幾本介紹泰拳的書,我教了很多學生,也教出很多拳王冠軍,這幾年多了一批南亞裔青年,看到他們因為打拳找到人生目標,我就覺得好滿足。」

 

■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鳴謝:坤青武泰拳術社

雪梨徐家傑泰拳極鬪4之暴殺令極鬪5之雙殺我是過來人減肥徐穎堃殺手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