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陳錦鴻計劃明年復工 張國榮教誨終身受用


  • 導演司徒慧焯既是錦鴻當年的同學仔,又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的副教授,這次分享會由他一力促成。

  • 貴為天王巨星的哥哥張國榮,當年拍《白髮魔女傳2》,在片場不忘提攜仍是新人的陳錦鴻。

  • 陳錦鴻希望有機會演正面角色。

  • 陳錦鴻和太太在兒子的成長路上互相扶持。

  • 杜雯惠有時會賣甩老公,和囝囝去約會。

陳錦鴻是演藝學院第三屆畢業生,離開校園二十七年,早前首度以校友身份,回母校舉行「演藝職場智慧」分享會,分享在娛樂圈的經歷,更以自己待人處事及工作上的錯事為例,希望師弟、師妹們不要重蹈覆轍,提到張國榮對他的影響更一度哽咽,同學反應熱烈,希望大師兄能重返電視圈拍多些好劇。

陳錦鴻透露九三年有機會拍《白髮魔女傳2》,戲分不多,等多過拍,等到悶在片場看書,「張國榮突然走到我身邊和我傾偈,他問我為什麼在片場看書?我說不想浪費時間,哥哥說:『其實片場有很多東西可以學,燈光、道具、服裝、化妝,樣樣都是學問,你要趁這個機會和工作人員傾偈,好好了解他們的工作情況,對你日後拍戲有很大幫助。』當時哥哥已經好紅,想不到他卻關注我這個新人,他的提點令我終身受用。」錦鴻提到哥哥對他的教導一度哽咽,同學們也被他的說話感動。

五年前他與無綫約滿後轉投港視,簽下四年合約,因為港視的牌照問題,這幾年他沒有任何作品,目前他是港視最後一個合約藝員,之前為無綫劇集《蘭花劫》宣傳時,曾透露不排除回無綫拍劇,對於大家期待的新劇,錦鴻坦言已經考慮了幾個月,「明年二月我和港視(香港電視網絡)的合約屆滿,現在兒子已經十歲,有機會我想再拍劇,如果和電視台簽合約,公司安排任何角色都要拍,我擔心做反派會對兒子有影響,他現在情緒穩定,但自閉症兒童與人溝通和社交方面,跟普通小朋友不同,萬一同學講你爸爸是壞人,他一定想不通鑽牛角尖,情緒會開始波動。」

他不想再和電視台簽長約,但有適合的角色會繼續演出,「我比較幸運,解決了經濟方面的問題,現在不用為生活擔心,可以做自己覺得有興趣的事,但大前提是不能影響兒子的情緒。」他和杜雯惠的兒子 Edgar(陳駕樺)今年十歲,兒子小時候被診斷患了自閉症,五年前他開始做全職爸爸照顧兒子。

兒子被教訓會駁嘴

兒子小時候曾被醫生指智力有問題,需要入讀特殊學校,在他和太太的悉心教導下,Edgar 不單入讀主流學校,還曾經考取第一名的成績,他教導兒子的成果,鼓勵了很多家有自閉兒的父母,更以親身經歷寫下《我和兒子的每一步》以及《兒子教曉我的事》兩本書;他表示自閉症兒童,就像把自己困在密室中一樣,父母要做的是怎樣努力進入孩子的「密室」,建立信任後陪他們一齊成長。

錦鴻說來輕描淡寫,但過程中他卻為兒子付出了所有,自閉症兒童對很多事都有一股執拗,「小時候他喜歡爬樹,每次爬到一半就跌下來,我一直陪在他身邊,在跌下來的一剎那扶着他,重複又重複不下一千次,信任就是這樣慢慢建立,我有機會進入他的『密室』,陪他一齊成長,對我的人生觀有很大影響,兒子教我忍耐和愛,不論是愛人或被愛,所以再拍劇的話,我最大的心願是希望透過角色,可以向社會傳遞一些正面的信息。」

現在 Edgar 已經十歲讀五年級,問他和太太會不會再生小孩?他笑着說:「我當然求之不得啦!但太太已經過了生育年齡,當年以為要賺一大筆錢再生兒育女,現在才明白做父母最重要是時間和精神,如果不是計得太盡,可能我和太太已經生了十個,因為我們都很喜歡小朋友。」他透露兒子愈大愈有自己的思想,被父母教訓時會駁嘴,拍照愛漂亮不肯戴眼鏡,「雖然我是全職爸爸,不過有時他會飛起我,和媽媽一齊去看電影、食西餐,又或者兩母子去澳門玩,我不會呷醋,反而希望他可以透過這些機會,學識照顧媽咪做個男子漢。」

他表示兒子的問題永遠存在,父母可以做他的避風港,當在外面遇到不開心的事,回到家有父母做後盾,有機會釋放壓力,他每天晚上負責幫兒子按摩紓緩,陪他一齊沖涼、講故事,兒子愛聽他說故事,近期更愛上玩角色扮演,「他像其他小朋友一樣,會遇到很多與人相處或溝通上的問題,只不過反應會比其他小朋友更敏感,承受的壓力相對較大,每天我們都會聽他傾訴,用不同的方法解釋令他明白,有時候阿仔也鼓勵我去工作,所以明年初約滿後,我會好好考慮之後的工作安排。」

 

■ 撰文:徐雲/攝影:伍敏慧

陳錦鴻張國榮港視蘭花劫無綫杜雯惠自閉症我和兒子的每一步兒子教曉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