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瑋由豪宅住到公屋 「現在得到的喜樂更多」


  • 王瑋十一月舉行個唱,好友周啟生免費擔任音樂顧問,更作了一首演唱會主題歌曲《等愛的女人》相贈。

  • 王瑋母兼父職獨力照顧兒子,她表示兒子及宗教是其最大動力,完全不介意讓人知道自己住公屋。

  • 王瑋兒子王浚亦現年十歲,喜歡功夫的他,現時在少林寺學武。

  • 周啟生長子周樂曾為劉德華及林子祥演唱會擔任樂手,今次更擔任王瑋演唱會音樂總監,周樂年初誕下一子,周啟生亦已榮陞爺爺。

  • 王瑋與羅霖及程瑤為同屆亞姐,得知好姊妹開演唱會,雙雙現身記招支持。

  • 張文慈早前陪王瑋試演唱會衫,她表示一個女人帶着兒子走到這一步,已經非常不簡單,一定百分百支持好友。

王瑋是九一年亞姐第五名,同屆冠軍為羅霖,她曾經參演過十多部電影,當中包括由周星馳主演的電影《賭俠》,戲中飾演風騷性感的夜總會小姐,九十年代憑着電影所帶來的知名度,在國內亦不愁工作,月入數十萬,高峰期在港坐擁三、四個單位,身家幾千萬,沙士後身家一落千丈,赴加拿大認識了男友並誕下兒子王浚亦,男友卻離她而去,她要獨力撫養兒子,去年才與老父申請到入住公屋。經歷人生高山低谷,身為基督徒的她,坦言學會交託給神,現在比起昔日住豪宅,感到更平安及喜樂。

王瑋在國內出世,十六歲才來香港與母親團聚,「我來港前是南京歌舞團的歌手,來到香港有跟戴思聰老師學唱歌,因為沒錢交學費,他便介紹我去酒廊唱歌,我選亞姐前已經簽了BMG唱片公司,選亞姐是希望有更高知名度,有利日後出唱片,當年三級片盛行,大家都只是注意我身材,說我是性感女星,其實我從沒拍過三級片,唱片公司覺得我的形象已被定型,亦沒有打算再為我出唱片,不過拍電影亦為我帶來知名度,九十年代在國內出騷,已經叫價三、四萬,一個月都有十個八個騷,月賺幾十萬,高峰期都有幾層樓。」

雖然賺到錢,但並沒有為王瑋帶來幸福快樂的人生,「自小媽媽不在身邊,好缺乏愛,來到香港只是希望努力賺錢給她,希望得到她的愛,很可惜金錢並沒有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之後遇上沙士,我賣剩一層樓,帶着逃避的心態去了加拿大,本身已經渴望愛,有個男人追便走在一起,之後生了兒子,但我跟男友(兒子的爸爸)之間根本就生活得不開心,但我又很想為兒子維繫一個完整的家,便提出一家人回南京生活,我將所有積蓄在當地開了一間日本餐廳,可能太辛苦,一年後男朋友就一走了之,我帶着兒子苦撐了一段時間,三年前決定回來香港。」

大家都知香港住屋問題最難解決,王瑋帶着兒子回港亦困難重重,「回來香港一切要重新開始,其實都前路茫茫,一班老友知我生活困難,叫我出來唱歌,麥德羅就是其中一個介紹我去唱歌的人,人家叫我去,我不問價錢都去,不理是人家公司的annual dinner,又或宣傳活動,求其給我一封利市,我都會去,一見到人就叫人關照一下,外面的人就形容我是抓撈,更難聽的說話都有,我都不理個人面子問題,因為我有兒子及信仰去支撐我。香港的住屋我是承擔不起,曾經帶着兒子在深圳住,原來爸爸在我回港初期已經申請了公屋,去年我們終於排到公屋,相比以往我住豪宅,我現在得到的喜悅更多,十歲的兒子現在少林寺學功夫及上學,預計明年接他回來。」

好友支持開個唱

王瑋在十一月七日假麥花臣場館舉行一場《王瑋 Grace 等愛的女人見證音樂會》,她感謝一班好友的支持,「我去年入了『藝人之家』的退修營,我信了教十多年,原來我一直都不懂交託給神,回想起我的人生,不自覺淚流滿面,我的心願是重返舞台,於是我四出找贊助,同屆亞姐羅霖、程瑤,以及亞視好友張文慈及寶珮如等人都好支持我,甚至周啟生亦不收分文為我作曲,我真的很感動。」

周啟生在今次個唱免費擔任顧問,其子周樂則擔任音樂總監,周啟生更作了一首《等愛的女人》予王瑋,周啟生說:「我們廿多年前在 Canton Disco 已認識,後生時要裝有型,最多打個招呼,不過都知道她能唱,她其實很斯文及溫柔,前陣子我跟她出來飲茶,聽了她的故事,可以幫到她,我很樂意,我作給她的新歌是臨出席記招前靈感到,用了十五分鐘寫下來的,她是基督徒稱為神蹟,我就覺得靈感到,好似鬼上身一樣,我老婆經常都叫我寫多些歌,不過寫歌不是你想寫就有。」

 

■ 撰文:Kelly/攝影:伍敏慧

王瑋亞洲小姐賭俠戴思聰公屋王瑋 Grace 等愛的女人見證音樂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