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陳浩德為高球會籍再婚 難忘鄧麗君鼓勵


  • 陳浩德十多歲已留長髮打鼓,其父在六十年代初已購入一套價值一千五百元的鼓給他練習,其時一層樓的價格才二萬多元,他回想起來亦覺誇張。

  • 陳浩德的金唱片至今仍掛在環星娛樂的會議室,據唱片公司人員表示他的唱片一直都賣得不錯,他就笑言可能自己的粉絲已上年紀,不懂翻版,亦不會下載,才可保持銷路。

  • 年輕時的陳浩德留着一頭長髮夾band,一直唱歐西英文歌的他原本獲唱片公司安排出國語唱片,由於其國語帶着強烈的廣東腔,唱片公司建議他改唱廣東歌,結果一炮而紅。

  • 陳浩德幼女陳芷羚已經廿六歲,月底會從加拿大回港,兩父女在演唱會中合唱。

  • 陳浩德與現任妻子在廿年前相識,雙方都喜歡打高爾夫球。

  • 陳浩德每月平均仍有兩場演唱,在香港有三個陳浩德歌迷會,他表示因為歌迷之間不和而衍生,已視歌迷為朋友的他都會盡量滿足大家,分身出席飯敘。

陳浩德為紀念入行四十五周年,先後於十一及十二月舉行三場個唱,他在七三年推出第一隻唱片《悲秋風》一炮而紅,其後推出《勁草嬌花》及《分飛燕》亦唱至街知巷聞,雖然唱着別人的歌,但往往將歌曲唱得比原唱更紅。他十多歲時由唱片公司練習生做起,負責幫樂壇巨星鄧麗君買宵夜,在對方離世前,一直都保持着一段識於微時的友誼。身為香港第一代粵語流行曲歌手,陳浩德坦言當年大家都瞧不起粵語流行曲市場,不過他轉眼間已唱了近半世紀,現時每月仍會在各社區會堂及國內演唱,受樂迷追捧,是樂壇的長青樹。

現年六十四歲的「金童子」陳浩德在求學時期已留有一頭長髮,與兩名菲籍好友夾 band 唱歐西流行曲,畢業後在報紙招聘廣告看到唱片公司請練習生,對錄音室充滿好奇的他遂前去應徵職位,「我好鍾意唱歌,唱片公司及錄音室對當時的我來說是非常神秘,在報紙見到麗風唱片請練習生,就算只是執頭執尾洗廁所,都好渴望入去做,一上班見到在公司出入的盡是巨星,鄧麗君、尤雅、青山及姚蘇蓉,當時都是麗風的歌手,亦因這緣故,我跟鄧麗君很熟,我當時住在公司,她跟媽媽來香港,晚上在公司錄音,都是我負責買宵夜,她人品非常好,沒有架子,七〇年我跟麗風幾個同事在尖沙咀開了一間唱片店,她每次來香港都到我唱片店,找我幫她錄一些英文歌卡式帶,我還替她抄好歌詞,她用來練習,後來我出了第一張唱片《悲秋風》,其實唱片封套拍得不怎樣,不過她就好開心鼓勵我,之後我有翻唱她的《海韻》,她亦將我的《春花秋月》改成國語版,這是我們之間在音樂上的交流,不經不覺她已走了多年。」

陳浩德坦言七十年代初的音樂人都瞧不起廣東歌,向來唱英文歌的他簽約百代唱片,原意亦只是推出國語流行曲,「當時都未有溫拿,唱片公司構思以我這隊三個人的長髮樂隊來唱國語歌,其餘兩位負責音樂的都是菲律賓籍帥哥,對市場來說是很新鮮,不過我唱了幾個月都唱不好,姚莉做監製,她說一聽就知道是廣東人唱國語歌,當時麗莎唱了首《相思淚》非常受歡迎,公司提議我不如改唱廣東歌,不過其餘兩位樂隊成員就認為伴奏國語歌都勉勉強強,廣東歌就一點興趣都沒有,結果剩我一個人簽約出這張廣東歌唱片,整張唱片都是唱別人的歌,最後仍欠一首歌,就翻唱了鄭少秋的《悲秋風》, 我第一次上歡樂今宵唱《悲秋風》,出乎意料得到大家喜愛,唱片亦大賣,唱了幾十年,唱到大家都以為我是原唱,其實秋官才是原唱。」

父女合唱

陳浩德是大埔林村村長的兒子,由於他是家中長子,父親對他亦特別疼惜,但凡他喜歡的,父親都無限量支持,「十幾歲覺得有型,同爸爸講想學打鼓,兩父子搭火車由大埔出旺角報名,每次他都陪我上堂,後來我說沒有鼓練習,朋友有套二手鼓出讓,套鼓一千五百元,六十年代初是一個天文數字,買層樓都是兩萬多元,我隨口問問,爸爸真的買給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誇張,可見爸爸有多縱容我,我當年留着一頭長髮打鼓,整個大埔都沒多少男生留長髮,老媽子不停罵,爸爸就從沒說半句,只有盲目支持,他十多年前已過身,仍然好懷念他。」

陳浩德共有三段感情,首任女友及首任妻子為他誕下一子一女,他亦早已榮陞爺爺,「第一任女友為我誕下兒子,大家都太年輕,最終和平分手,我們至今仍然是好朋友。之後認識了女兒的媽媽,結婚又離婚,一個男人帶着兩個小孩,以前很多人都知我要趕回家跟女兒做功課,女兒只有幾歲,已經會打電話下令我回家,至女兒五、 六歲時,我再認識現在的太太,她一直有幫忙照顧我女兒,原本結不結婚都沒所謂,不過我們都喜歡打高爾夫球,合法夫婦在觀瀾湖才可用同一個會籍,就是這個原因,十多年前才去註冊結婚,我女兒現在已廿六歲,在加拿大生活,不過我今次演唱會,其中兩場她都會現身和我合唱《陪着你走》。」

 

■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陳浩德悲秋風勁草嬌花分飛燕鄧麗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