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吳肇軒獲古天樂錦囊隨身 難忘被曾志偉嚇怕


  • 在IG寫上「人生目標是成為一個好人以及好演員」,軒仔笑言:「以前只喜歡自己,現在愈來愈喜歡人類,想成為一個好人,自然可成為一個好演員,相輔相成。」

  • 軒仔認為,當一個人有自我肯定,更有助親近其他人,「這跟古仔教我的『做自己』不謀而合。」

  • 剛替《家.寶》排練三、四次,軒仔偕馮幸詩演繹初戀小情人初結識時的心如鹿撞,已如魚得水。

  • 從片場跳回劇場,他很享受與台前幕後討論與對戲,「畢竟出自演藝,唯一能讓我建立自信心,就是演戲。」

自《哪一天我們會飛》一片成名,吳肇軒頓成藝壇新希望,電視、電影邀約不斷,近日又正排練舞台劇《家.寶》,入行兩年逐漸建立自信,「拍《心冤》時小紅姐(惠英紅)話:『呢個’靚’仔唔驚我!』其他人都問:『點解你唔驚?我就好驚!』」

面對一眾帝后而能處變不驚,軒仔要感謝古天樂親授的錦囊,還有第一個令他好驚的──曾志偉!

對演藝出身的吳肇軒來說,劇場永遠有種誘力,將影視兩忙的他牢牢牽引,不演不快。「《心冤》的角色很好玩,但也很沉重,我跟公司說,很久已沒有排戲了,渴望再來,一個星期後,公司便替我接了《家.寶》。」劇中他演女主角的初戀情人,是個文青,「電影拍攝太趕,劇場卻可不停挖掘新東西,記得有一次跟一個女演員合作,她哭了,開心並非因為終於喊得出,而是她發現這個角色會哭,這就是進程。」

軒仔本人也是愛看書的文青,第一次因文字而哭,來自那個畢生難忘的晚上。「我正在看 facebook,忽然收到黃修平的信息:『你就是蘇博文了!』隨之傳來《哪一天我們會飛》的劇本,我開來看,第一次看字看到哭,自此打開對文字的感覺,現在經常會哭。」從前的他自我中心,不理會別人感受,轉捩點在就讀演藝二年級時─「成級人爭同一個角色,我得到了,情不自禁地不斷跟人說,但原來跟我爭同一個角色的人,聽進耳裏會很不開心,弄至幾乎眾叛親離;畢業時,我嘗試去關心別人,初嘗甜頭後,很想和別人有真正交往,領悟懂得愛自己,方能懂得愛別人。」

心態調整得宜

入行兩年,軒仔偕劉嘉玲、曾志偉、劉青雲、惠英紅等帝后交手,被問得最多的是「有沒有壓力」,「一次慶功宴和古仔(古天樂)傾偈,他叫我要做自己,不要因為面對誰便改變自己,怕了或討好別人,這個心態我抓得好緊,一切回歸真實路線,做人會舒服得多。」當真從未驚過?他笑得稚氣:「拍《一念無明》時,背着志偉哥滔滔不絕,沒問題,但當面向他,我真的驚了,連吃六、 七次 NG!在演藝有一套訓練,教我們將焦點投射在某一處,便會忘記其他,那天卻緊張到投射不了,唯有努力叫自己冷靜。」今日他再無所懼,演出前後的心態調整得宜,「套戲拍完有自己生命,反應好唔好,唔關我事!」

 

■ 撰文:翟浩然/攝影:鍾漢平

吳肇軒哪一天我們會飛家.寶古天樂曾志偉惠英紅黃修平劉嘉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