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林建明立遺囑笑談「身後事」 只想死得有尊嚴


  • 大姐明剛做完白內障手術不能化妝,素顏依然漂亮。

  • 大姐明為「心晴行動慈善基金」投放了不少心血,現在不用做行政工作,但仍擔任信託人及參與會務。

  • 大姐明說老公曾展章有足夠金錢生活,所以她不打算分身家給他。

  • 大姐明和一班年輕主持合作,感覺更有活力。

  • 大姐明跟汪明荃是「至八會」成員,阿姐剛舉行過的演唱會,眾成員也一齊撐場,今次無綫替阿姐舉行的《汪明荃50周年世紀盛宴》,大姐明表明一定幫手。

  • 周六晚的《我愛EYT》,觀眾會看到「大白鯊」重現熒幕。

十六歲滿腦子想的是「我要成名」,六十一歲想的又是什麼?大姐明林建明想的竟然是規劃「身後事」!最近頻頻亮相,為 ViuTV 做實況節目,無綫慶祝五十周年台慶搞《我愛EYT》她再做「大白鯊」,又出席阿姐《汪明荃50周年世紀盛宴》;久休的大姐明似為全面復出做「熱身」,想不到她卻說:「我沒有想過復出,反而有種隨時會離開的感覺,所以現在要做的是安排身後事。」

今年大姐明身邊有很多朋友突然離世,面對一個又一個的壞消息,她開始為自己打算,「我這個年紀,面對生離死別是很正常的事,你問我為什麼會有隨時離開的感覺?我想除了身邊朋友離世外,還因為我這一生,從年輕時好想入行做明星,到後來名成利就,又成立『心晴行動慈善基金』,每一個階段都在做不同的事,到現在想做的事已經全部做完,可以說沒有任何遺憾,是不是代表人生會差不多到盡頭了?」

看到身邊朋友離開,家人度過最難過的階段,接着就要面對最煩瑣的遺產處理,有時可能需要長達幾年時間,為免走後麻煩家人,她開始着手自己的財產安排,「我不是有錢人,但總有一些資產,最麻煩是投資分得太散,所以最先要做的是整合財產,我會將一半身家捐出來做慈善用途,剩下的一半用來幫身邊有需要的親戚或朋友,最好笑一班朋友聽到我的計劃,都說不如分一份給他們,大家只是講笑,不過怎樣分?分給誰?分多少?都是很傷腦筋的事。」

覺得老公比她早走

老公曾展章有沒有得分呢?大姐明說:「他自己資產,足夠自己所用,我不用分給他,我們無兒無女,可以說無牽無掛,我總覺得他會比我早走,因為他工作很忙,應酬多又煙又酒,我怕交給他處理,到時他比我先走豈不是所託非人?自己的事自己搞,沒必要再麻煩人,尤其老公更不想他為我的事心煩。」她透露唯一要老公做的事,就是萬一自己有病需要搶救時,千萬不要為她插喉,讓她有尊嚴地離開。

大姐明透露胞兄之前去世,因為經年住在療養院,一直由她做監護人,後期身體出現很多問題不時進出醫院,「我記得他去世前,有一天醫院突然打電話給我,說哥哥情況很差要插喉搶救,當時我正在家上英文課,第一個反應是好,救了再講,但老師提醒我冷靜,這是關乎生命的問題,要考慮清楚再答覆,因為哥哥已經沒有意識,身體機能失去功效,插喉只是維持生命,最後我告訴醫生不要插喉,這個決定曾經令我很矛盾,不知道有沒有做錯,後來看到其他靠插喉維生的病人,我覺得讓哥哥自然離開是對他的尊重,他的離開也令我對生命有更多啟發。」

選工作不難為自己

最大的啟發應該是及時行樂,現在她幾乎每個月都去旅行,有一班朋友大家輪流做搞手,每次都是吃喝玩樂盡情享受,她表示對人生是看通、看透,但並非看化,所以仍然享受生命,曾經飽受抑鬱症折磨的大姐明,現在回想患病時的煎熬,反而覺得是上天安排,讓她有機會成立「心晴行動慈善基金」,「其實到現在我也不明白,當時為什麼有那種魄力和衝勁,可能抗抑鬱藥令我充滿幹勁,到處找人幫忙贊助,求人時被冷落已經是常事,有時還要受不禮貌對待的屈辱,這些經歷令我明白,求人真的很艱難,所以現在朋友找我幫忙,只要能力所及我一定義不容辭。」

義字當頭的大姐明,圈中朋友無數,有求必應之下頻頻在幕前亮相,「也不算有求必應啦!我現在還不可以記太長的對白,做嘉賓或主持只是客串,好像 ViuTV 的《熟女在野》,我們去鹽田梓拍了三日兩夜,和一班年輕人就像去旅行一樣,是一種生活體驗,大家傾吓講吓完全沒有壓力,之前試過客串拍電影,只是拍六個小時,這些都是很輕鬆的工作,我覺得工作輕鬆才會好玩,如果付一筆錢要我主持節目,錢愈多壓力愈大,有違我無欲無求的心態, 我當然不會難為自己去做。」

 

■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

林建明大姐明我愛EYT汪明荃50周年世紀盛宴遺囑曾展章熟女在野ViuTV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