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獸】張晉搏殺拍戲也要陪家中三個女狂人 余文樂水底硬食重拳


  • 張晉從影以來拍過不少動作戲,但今次是最辛苦一次,要冒住風雨船上對打,花很大體力。

  • 余文樂的潛水衣太貼身穿不到厚墊,與張晉對打時,要硬食他的重拳,相當辛苦。

  • 雖然拍動作戲有危險,但張晉也不想減少動作場面,笑言自己仍很年輕。

  • 張晉在漁船奔跑不慎弄傷左腳,傷口有四個窿,因為長時間浸在污水,過了三個多月仍含膿,要吃抗生素。

  • 角色情緒起伏很大,但他不敢將情緒帶回家。

  • 蘇麗珊飾演張晉的養女,二人有不少父女感情戲,現實中張晉有兩位女兒,他笑言如果將來女兒拍拖一定很擔心。

  • 林家棟飾演張晉上司,因為只會指揮不會行動,被稱呼為廢sir,他與張晉及余文樂也有水底搏鬥戲。

  • 文詠珊戲中協助余文樂走私,為了他連命也不要,但樂仔始終睇錢最重要。

  • 曾國祥戲中與余文樂原本合作走私,但因態度囂張,樂仔命人將他生劏。

三年前,張晉在金像獎奪得最佳男配角獎,付出獲得回報,而他亦繼續挑戰極限,在新片《狂獸》中冒死潛水激鬥,他稱角色火爆,令情緒一度繃緊,但絕不敢將情緒帶回家,「因為屋企三個女人比我更狂!」

張晉的女兒楚兒、信兒雖然只得六歲和四歲,但他自言是個緊張爸爸,不敢想像將來有男生約會女兒。至於有潛水牌的余文樂,這次與張晉水戰,他坦言怕怕,不敢再拍第二集。

張晉憑《一代宗師》的「馬三」獲男配角獎後,三年來不斷接拍電影,動作戲愈見高難度,背着男配角名銜演戲,他說不是很大壓力,只是對自己要求更高,特別在文戲上,會花更多時間和心思去研究,令角色更豐富,「我不敢說自己最終演得好與差,至少是用了心和盡力。」張晉與太太蔡少芬婚後一直恩愛,一對女兒是其命根,但他笑言不會為了家庭減少拍動作戲,「我很年輕呢,剛剛才出來演戲,不好減少了,其實我每部戲都危險,很難選擇哪一部戲去錫身,唯有選擇喜歡的角色和故事。」

新片《狂獸》中,張晉飾演火爆重案督察西狗,有位懷孕中的養女蘇麗珊,二人有不少父女感情,「第一次跟蘇麗珊合作,大家合作得非常好,她本身很有氣質和自然,不似一些演員會用很多技巧,她就是做回自己的年紀。」問他有否幻想過將來女兒拍拖會很擔憂嗎?他笑說:「如果我女兒跟我說懷孕了,我都不知怎算?她們說有男朋友,我想已經好緊張,會立即瞪大雙眼,所以我很難想像和如何去接受,現在會不停灌輸保護自己的信息給女兒,這個世界太複雜了,小朋友又早熟,特別是女孩子,作為爸爸會比較擔心,女兒現在仍是很純真年紀,長大一點就不知道了,分分鐘讀中學時,我要去學校門口接放學,但她們就叫我『老竇,你行開啦!』,或者 facebook 封鎖我,屆時我一定會好失落,所以現在很享受她們時刻黐實我。我也是男人,知道男人想什麼,暫時我先做女兒男朋友,沒有人可以搶得走。」

導演愈拍愈瘋

《狂》片是張晉從影以來最辛苦一次,從頭到尾都花很大體力,尤其是不擅長潛水的他,要在水底中對打,「真的很高難度,之前我跟太太旅行也不敢潛水,但今次要面對了,上完潛水堂後就覺得更難,拍攝前兩、三日也睡得不好,開始擔心自己應付不到。電影在無錫拍了五十日,水底打鬥戲拍足兩個月,每天在水裏十多小時,水底很混濁看不清,有時還要沒氧氣樽情況下去打,心理壓力很大,覺得拍一個鏡頭都很漫長,後來才慢慢習慣,很多事也是逼出來。我不是怕死,是怕連累到其他人,所以我跟余文樂說,水上打,我照顧你,水底打,你懂潛水,你照顧我,不過有幾場戲,他的潛水衣太貼身放不到厚墊,樂仔也要硬食被我打,唯有叫他忍耐一下。」張晉是一家之主,問他拍水底戲,會擔心有生命危險嗎?他說:「應該不會死吧!很多人望住,最多昏迷啫!老婆知道我拍這場戲,但不知具體是什麼。今次是我第一次演這麼瘋狂、火爆角色,拍完後要花時間抽離,精神上十分辛苦,但我絕對不敢將情緒帶回家,家中三個女人不會放過我,因為她們比我更狂!我要在片場發洩完才回家,哈哈。」他又說今次不慎撞傷腳,左腳含膿有幾個窿,因為每天都浸在污水,拍了三個半月,傷口仍是含膿,要不停吃抗生素。

余文樂由初出道的偶像派,至今已變成演技派,今次更演漁民走私集團頭子江貴成,他笑言導演李子俊像變態,怎會設計在船上及水底打鬥?「我和張晉都覺得愈拍愈瘋,導演像跟我們有仇,我想不會拍第二集了,每天特技化妝四小時,落妝一小時,在水深十呎對打,真的累死了。在水底打鬥有很多不穩定因素,日日不見天日,落到海要自己照顧自己,心情好像跌入黑洞,海水不停衝入鼻,我心想:『拍完未?我就死了!』」樂仔剛拍完一齣長劇,現時放假當中,有時間也會到台灣陪伴女友王棠云,因二人很久沒見面,比普通情侶見得還要少,不過女友知道他是因為工作也沒介懷,至於會否帶女友旅行二人世界?他笑言不好了,說近日坐飛機坐到怕,寧願留在港陪伴家人。

 

■ 撰文:溫敏芝

狂獸張晉一代宗師余文樂水底打鬥蘇麗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