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福山雅治的唯一要求 吳宇森走過低谷繼續尋夢


  • 幾番兜轉,《追捕》終以張涵予配福山雅治,吳宇森形容這是意料之外的新配搭:「張涵予在開工前一日才趕到現場,跟福山沒有太多時間溝通,可幸劇本將兩個角色性格寫得好清楚,彼此清楚知道自己與對手做什麼。」

  • 戰勝病魔,吳宇森想將更多時間奉獻給年輕電影人,「以前有才華的年輕人很易有機會拍戲,如今卻像斷層,年輕人需要鼓勵,如果我就這樣走了,有點不好意思,哈哈哈……」

  • 由高倉健與原田芳雄合演的《追捕》,先於七六年日本首映,三年後登陸內地,成為自文革後首部被引進的外語片,高倉健的檢察官形象深入民心。

  • 吳宇森認為,《驛》是高倉健從影以來的最佳演出,「這齣戲讓人覺得,他是一個真正的好演員,這個故事也讓我深深感動,可是要轉成中國人或韓國人的感情不易,重寫有點困難。」

  • 張涵予落難中幸得倉田保昭仗義幫忙,感覺就如曾江在《英雄本色》收留剛出獄的狄龍。

  • 吳飛霞自處女作《劍雨》後,再於《追捕》演女殺手,導演父親讚賞愛女演技有進步。

  • 吳宇森封河智苑為「女版周潤發」,在連場動作中見深情,這個女殺手對張涵予有微妙的感覺。

  • 戲中戚薇養有多匹馬,惟在動作戲中未見大派用場,吳宇森解釋:「以前在日本找馬好易,現在卻要從不同省份運來,來到又沒有時間訓練,被迫放棄。」

想當年,一度失意落魄的吳宇森,藉 Mark 哥周潤發之口吐出烏氣:「我衰咗三年,我等一個機會,爭返口氣,唔係要證明話俾人聽我威,只係想話俾人聽,我唔見咗嘅嘢,我想自己攞返!」

在新戲《追捕》,吳宇森故技重施,再顯男人的浪漫──倉田保昭這樣安慰落難的張涵予:「輸掉什麼都可以,別輸掉自己的心氣!」

導演坦認,他再次勉人自勉:「雖然好多人安慰我,上一齣《太平輪》口碑不錯,但票房確實好失敗,令我陷入極度痛苦之中,不過我仍堅持自我,輸了一次,不影響我繼續拍戲!」

真的吳宇森,回來了!

二〇一一年末,籌拍《太平輪》期間,吳宇森驚覺罹患第三期淋巴癌,經過四次開刀復加化療休養,好不容易康復了。「我現在身體好好,依然行得好快,我沒覺得自己老過,無論心態及創作情緒,都跟以前一樣;雖然拍了這麼多戲,但仍未有一齣令我滿意,如果就這樣離開了,會很遺憾,像一生中欠了一個交代,一個人只要尚有一口氣,也應繼續做自己夢想的事情。」《太平輪》反應不似預期,曾令他沮喪不已,「失敗有很多原因,但我仍想追尋一個更高境界,登台時有觀眾吶喊:『導演,你不要走,留下來吧!』很多謝大家給我莫大鼓勵,唯一的報答就是拍好戲!」

當傳來重拍《追捕》的邀約,吳宇森沒半點猶豫,除了預感這將是齣好戲,也基於對原版男主角高倉健的情意結──「當年(《英雄本色》上畫後),有位日本記者穿針引線,與高倉健通了電話,我很緊張,自己最崇拜的偶像,提出有好劇本便一起合作,我最想重拍《驛》,那是高倉健最精細的演出,我曾與鄭宇盛談過,想改拍成韓國片,但一來重寫劇本好難,而且找人投資也不易,好少人相信我能拍文藝片,氣死我!」及後吳宇森轉到荷李活發展,高倉健仍不時來電問候,導演赴日宣傳,他又盡地主之誼送禮物,「有任何需要,他都想盡量幫忙,我一直敬仰他,感慨到他走了,仍未能正式合作,所以一接到《追捕》,好開心。」

對愛女絕不徇私

《追捕》改編自小說《涉過憤怒的河》,講述檢察官杜丘(高倉健)被誣陷犯罪,矢村警部(原田芳雄)窮追不捨,新版杜丘身份變成律師,最初意屬由金城武飾演,矢村的理想人選則是劉德華,卻因檔期雙雙辭演,之後傳出木村拓哉有興趣,最終是張涵予配福山雅治,導演細說來龍去脈:「金城武接了王家衛監製的《擺渡人》,剛巧我們又要開工,趕不及,有考慮過木村拓哉,他與我拍了一個廣告,很想演我的電影,但沒有實在決定;後來公司提議張涵予,我覺得幾新鮮,但對手要改一改,不能用木村,我想將兩個截然不同性格的人放在一起,福山雅治也和我合作過啤酒廣告。」

素知日本巨星規矩多多,在國際級大導演面前,福山卻只得一個要求,吳宇森說:「首先劇本沒有對福山的形象有任何損壞,而且他很想演我的戲,力求有好表現,拍攝沒有什麼顧慮、規矩,唯一是這個警察因老婆死了有點自暴自棄,對白有時會過火,他要求減輕些,不要太粗暴,都是罵,但別罵得那麼重,他演起來會較為放鬆,反而拍動作戲時,頭髮掉了下來,他絕不會要求重來。」

上天下海,目不暇給的動作場面,背後有不為人知的難題,吳宇森都一一克服了。「在日本拍動作戲有很多限制,第一不能有道具槍入口,我們慣用英國、美國出品,他們一定要用日本製,那些槍火力不足,全部要用電腦後加效果,這樣條件能否拍出動作感?需要作出調整、改變;又如日本警察那枝左輪槍只得五發子彈,打完是不能換子彈的,我說拍戲五發子彈怎能打死這麼多人?他們說,一定要按照真實情況,我唯有想到,張涵予拿福山與其他警察的槍繼續打,本來中國律師應該不懂開槍,無奈他都要開!」

繼《劍雨》後,愛女吳飛霞再次挑戰殺手角色,跟河智苑出生入死,他笑道:「飛霞學過跆拳道,又愛拍動作戲,不如讓她演殺手,今次她在演戲方面有進步,眼神相當凌厲。」落場無父女,吳宇森絕不偏私:「在現場,我將她視如其他演員一樣,否則會不公平,何況她好了解怎樣能做好自己,拍每場動作戲之前,指導都會訓練每位演員開槍,以及跳、撞、打,福山與張涵予都有,個個都能平平安安,這齣戲沒有人受傷。」

 

■ 撰文:翟浩然/訪問攝影:鍾漢平

追捕福山雅治吳宇森倉田保昭張涵予淋巴癌高倉健涉過憤怒的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