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譚炳文努力工作防腦退化 一年簽三百個配音騷


  • 炳哥喜歡和年輕人合作,希望不斷吸收新事物防止腦退化。

  • 瑩瑩遺傳了父親的表演天分,兩父女經常結伴登台。

  • 炳哥不重視自己的生日,早前李龍基生日,他卻親自到賀與一班老友共聚。

  • 鄭錦昌視炳哥為師父,早前到港開演唱會特地相約見面。

本月十四日是譚炳文生日,八十四歲的老人家,認為活在當下,每一天都健康愉快,已經是最大的幸運,炳哥活得快樂又努力,現在每星期上班五至六天,早上六點起牀從跑馬地寓所到將軍澳電視城,除了配音組的工作,還參加慈善演出,又抽時間為醫院做「愛心大使」,因為炳哥做過心臟搭橋心術,又換了三次除顫器,由他現身說法,對病人來說更有說服力。

炳哥譚炳文今年初因為心臟問題,令肺功能轉弱出現氣喘,當時緊急入院照片曝光後,外界對他的健康狀況非常擔心,大半年過去,炳哥已經恢復健康,雖然瘦了一些,仍然精神,只是日常行走需要用雨傘當枴杖借力,「我行得走得,為什麼不繼續工作呢?現在覺得工作是最大的精神寄託,公司很照顧我,雖然年紀大記憶力減弱,不過配音是我從小做到大的工作,每天回公司就像回家一樣,大家傾吓講吓又一天,總好過自己一個人悶在家裏。」

炳哥是無綫配音組的合約藝員,簽了一年做三百個騷,「三百」這個數字聽起來好像很多,但對炳哥來說是「輕量級」工作,由於寓所和電視城有一段距離,囡囡瑩瑩(譚淑瑩)擔心爸爸途中的安全,每天都安排工人姐姐送炳哥到電視城,炳哥抱怨因為心臟有問題不能開車,否則出入更方便,「我的工作經常接觸年輕人和新事物,不停有學習機會,可以預防腦退化,年紀大不是問題,最重要是懂得調整自己的心態,不論以前幾紅、幾威、幾叻都要放下,每個人在不同階段有不同位置,如果斤斤計較看不開,到頭來辛苦的是自己。」

自從十五年前做完心臟搭橋手術後,炳哥已經覺得每一天都是賺回來的,生性豁達的炳哥認為「人死如燈滅」,「我雖然一把年紀,但從來沒有害怕死亡,這是人生必經階段,每一個人都要經歷,就算害怕或擔心也不能避免,與其花精神想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為什麼不好好活下去呢?我只希望離開前不要受病痛折磨,最好閉上眼睛像睡覺一樣,一睡不醒最幸運,但這個希望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有些老人家擔心這樣,擔心那樣,愈想愈心煩,我勸他們做人不要想太多,每一天都好好過就賺到啦!」

炳哥病癒後食量減少瘦了一圈,他透露以前晚晚宵夜吃到飽,現在變成午餐吃很多,戒了宵夜,連晚餐的分量也減少了,「年紀大很多事都會改變,以前愛喝酒不醉無歸,也喜歡運動游泳、踢波、跑步樣樣都玩,現在不能再做劇烈運動,但我堅持步行,怕懶惰不願走就要坐輪椅,身體也會愈來愈差。」就算令人煩惱的失眠,炳哥也處理得很好,他透露可能年紀大,經常十點上牀睡覺,到半夜一、兩點也睡不着,他卻不想借助安眠藥入睡,「借助藥物始終有副作用,我不想依賴藥物,有時睡不着就閉上眼睛休息,總好過食安眠藥。」

傾談時炳哥隔一陣子就會咳嗽,他透露仍定時服食醫生開的藥,目的是將肺部的痰咳出來,兩年前他去澳洲登台前,因為感冒不停咳嗽,他擔心影響演出,去找一位據說可以即時止咳的醫生,「那次的藥太厲害,雖然即時止咳,但也影響了肺,醫生說咳是將帶細菌的痰咳出來,當時止咳後細菌黏在肺部,所以現在肺比較弱,因為咳得多喉嚨也變得沙啞,連配音工作也受影響,只能配中老年的角色,韓劇裏面的小鮮肉已經配不了。」

訪問期間,「音樂過來人協會」的監製白倩蘭,與炳哥商談一月二、三號在麥花臣場館的演唱會,透露為了海報排位絞盡腦汁,炳哥聽後哈哈說﹕「你早講就不用煩,我從來不介意海報位置,就算不放我的照片也沒有問題,更何況這次是慈善演出,我現在只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如果不喜歡,就算有錢也不想做。」炳哥和囡囡瑩瑩將在演唱會中合唱,過去炳哥外出登台,都由囡囡相伴同行照顧,通常在台上是各有各唱,這次合唱輪到炳哥傷腦筋,認為難度好高,「我唱慣情歌,和阿女一齊冇理由唱情歌,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找到適合的歌,希望監製幫我們安排,不用我傷腦筋,不過,有機會合唱都是一個幾特別的經歷。」

 

■ 撰文:徐雲/攝影:鍾漢平

譚炳文心臟病配音演唱會腦退化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