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錢國偉低潮成就高潮 陳宛蔚讓他死心塌地


  • 在他最低潮時,有一個女人一直陪住他,「講起我都想喊!」那就是陳宛蔚(Calinda),二〇一五年,她成為他的妻子。

  • 兒時和長大後,都有點像韓國人。

  • 十九歲時在無綫做暑期工,職位是辦公室助理,旁為秘書。

  • 他拍攝《陽光節拍一小時》,和招募回來的大使鄭伊健做了好朋友。

  • 鄭伊健紅了,搞演唱會當然找錢國偉幫手,讓他又多一個瓣數。

  • 拍攝《耳分高下》,出動大批Sing之天使。

  • 與伯樂曾志偉合作的《獎門人》系列。

  • 與 Psy一起拍耳機廣告,兩人確有幾分相似。

  • 廉署停了他的檔案,但無綫依然沒有讓他復職,這時候他拍攝了電影《戀夏戀夏戀戀下》。

  • 當上《美人魚》的執行導演,錢國偉自覺幸運,沒有被星爺修理得好犀利,「有時眼瞓給他笑吓。」

無綫有幾個辦公室助理,都先後躍升為編導、監製,甚至是電影公司的投資者,其中的表表者肯定是杜琪峯,之後就有金廣誠及錢國偉,三人成功之處都是腦筋異常靈活,就算不是科班出身,憑着累積的工作經驗,都能在娛樂圈闖出名堂。

錢國偉(Wilson)更是目前炙手可熱的人才,既是導演,又做演唱會,最近他還會和肥媽及黑妹合作《黑.媽媽笑住唱演唱會2017》,由他擔任監製。為了引得觀眾笑聲不絕,他已經天天與肥媽及黑妹姐開會,要他們講出登台以來的苦與樂,到時可以和台下觀眾分享,要觀眾一邊聽歌,一邊笑不停。

因為和周星馳合作了《美人魚》,他擔任了執行導演,更讓大陸投資者認識他,多了很多合作機會。

當年只是想打一份暑期工,怎想到多年後竟然創出一番事業,又娶了一個靚老婆陳宛蔚,錢國偉覺得自己實在太幸運了。

錢國偉考入無綫做辦公室助理,就好像一些女孩子陪朋友報名選港姐一般,「十九歲時表弟跟我說無綫請暑期工,我跟他一起去,他做完暑假就離開,而我繼續留在無綫。」他非常幸運,經常派去做大班房,好像陳慶祥、羅仲炳,多數做跑腿,影印文件、收傳真、電報,當時和秘書們相處得很融洽,他以「工作得很開心很愉快」來形容那年多兩年的經驗。當時錢國偉的師兄是金廣誠,他用了兩年時間已升為編導及監製。

「無綫就有一樣好,制度完善,任何人都有轉職的 offer,有一年台慶入無綫玩,見到台前幕後星光熠熠,五虎將、周潤發、嘟嘟姐,人才鼎盛,當時就心郁郁,十分嚮往。」加上錢國偉又特別喜歡音樂,很希望轉去音樂組工作,申請轉職竟然派去兒童組做 PA,和周星馳結緣拍了《黑白殭屍》,當時是兒童組第一個劇集,已經非常好笑,盡顯星爺的喜劇才華。

之後他又拍了《陽光節拍一小時》,和招募回來的大使鄭伊健做了好朋友,當時無綫高層陳寶珠看到這個節目,覺得不錯,很過癮,問 Wilson 有乜想做?他念念不忘做音樂組。「我當時和很多現在的演唱會監製同期工作,包括小美等。」他拿了兩個音樂獎,何麗全又慧眼識英雄,叫他去做大型綜合節目,於是《香港先生》、《快樂獎門人》,幾乎所有綜藝節目他都做過。

三位伯樂鼓勵外闖

錢國偉本來已經是轉數快的人,自從和曾志偉合作《獎門人》後,更進一步,「我更加被迫開咗個腦,曾志偉會不斷叫我諗嘢,每次開會十幾小時,好像拍電影度橋,六個編導一齊度橋,年輕人多數有鬥心,經過這番磨練,真是好識轉彎。」陳志雲坐正後,更加放手給 Wilson 大搞,《殘酷一叮》、《美女廚房》收視都創過四十點收視。後來伊健紅了,搞演唱會當然找老友錢國偉幫手,讓他又涉獵多一個瓣數。

在無綫的事業高峰期,有三個人很看得起他,包括王晶、黃柏高及曾志偉,他們一直游說他出外拍電影。他們都說:「電視要做都做得差不多了,不如出外闖吓。」這些好友的說話一點都未能打動 Wilson。「我當時已經有少少名,有少少利,無綫又給我在外做演唱會賺外快,無綫大機構又是一間很好的實習學校,我拍的節目又有好收視,我從來沒有想過出去搏命,我準備在無綫做過世。」而且他有他的看法,覺得做電視,觀眾晚上看完,立即有反應,他聽到就很有滿足感,「拍電影要一年半載才有成績。」其實他不否認,自己當時有點貪圖安逸。「我做了幾屆香港先生,全場都是女仔,個個wea嘩鬼叫,非常成功。」

三個叫他出去拍電影的前輩,他都非常欣賞。他叫曾志偉做阿爸,欣賞他真是好多嘢搞,瓣數多到出奇,夠魄力及精神,又做主持、又做導演及演員,又要做慈善家,廿四小時馬不停蹄,今日無錫,明日重慶,六十幾歲人依然充滿生命力。

他又很佩服 Paco 的眼光,他看中的歌,百分之八十會中;吳京也是 Paco 第一個簽回來的演員,看人及捧人很有經驗有把握。

至於王晶,有人鍾意有人不鍾意,他也是電影圈的傳奇人物,在全港拍戲最多,編劇、電影、電視,作品數不勝數,真是一個奇才。

嘗透了人情冷暖

而錢國偉似乎是個天安排他離開無綫,二〇一〇年發生了陳志雲的案件,他也要協助 ICAC 調查,回想起這件事,錢國偉坦言他心情一直跌到谷底,「那是人生最低潮的時候,早上七點幾,ICAC 就派人來我家響鐘,個心都離一離,真是想不到我做咗啲乜嘢自己都不知,還要回去無綫搜查證據,還好人緣不錯,仍然有人肯幫我,在後門走,只影到一張半張照片,之後在 ICAC 坐足三十小時,那裏的冷氣不是一般的凍,加上心情,特別覺得寒冷,三十小時,沒有手機在身,又沒有人跟你講話,靜到人都癲。」

當他取回電話,第一時間就是打給律師,原來很多好朋友,鄭伊健、林珊珊、曾志偉、鄭丹瑞都準備為他找律師,之後廉署放人,鄭伊健早預備了一架密封的客貨車接他走,竟然一張照片都沒有被傳媒拍攝到,跟着送他去酒店,原來一班 friend 在房內更開定香檳慶祝他安然無事,「我當時真是好感動。」

保釋期間,他在公司暫停工作,卻讓他嘗透了人情冷暖,這邊有一些熱情的好友為他張羅,另一邊回無綫執拾,讓他看到世態炎涼,「有的見到我就調頭走,好像見到坑渠老鼠,很多人怕牽涉上身。反而有一班人,Big4(張衛健、許志安、蘇永康、梁漢文)幾個平時都冇乜交心,但是都幫我講說話及撐我。那時我就知道誰是真朋友。」

兩個月之後,廉署停了他的檔案,但無綫依然沒有讓他復職,這時候 Paco 再提他:「不如拍電影啦!」他反正沒有工作做,就拍攝了《戀夏戀夏戀戀下》,然後就正式辭職。

無綫後來又以合約形式請他監製了兩個綜藝節目,之後他就專心執導及做演唱會監製。然後他又拍了周星馳的《美人魚》,讓他打開大陸的巿場。

管束不代表冇自由

在他最低潮時,有一個女人一直陪住他,錢國偉講起這件事,他眼濕濕說:「講起我都想喊!」誰可以令肥仔這麼感性,真情流露?就是他現在的老婆陳宛蔚(Calinda)。「當好多人覺得我是過街老鼠時,那兩個月是她一直陪住我,鼓勵我,她的好,我一直放在心裏,因為當時不知以後會怎樣,但是我明白,這個女仔是可以交心。」以前他很多緋聞,追吓這個又追吓那個。「其實以前的緋聞是半推半就,有少少新聞又不是太過分。」而陳宛蔚的好,就讓他感動,死心塌地,「我們是緣份,如果是第二個早就跑了。」

錢國偉在廉署時,Calinda 一直在外等他,累了才回家,休息了又再去等,Wilson 保釋後坐密封車離開廉署,她也不知道,等到錢國偉去酒店慶祝完打電話給陳宛蔚,才知道她仍然站在 ICAC 門外,接到電話後,她趕到酒店時,因為太急又扭傷腳。

陳宛蔚選過港姐,又拍過電視及幾部電影,對 Wilson 的工作自然很了解,她完全明白到老公無時無刻都在工作,作為女人有某種犧牲是必要的,「我知道她關心我,就算太太管束都不代表冇自由,我需要有空間。」太太自己都有工作,開了一間經理人公司,由她打理。

「當時如果不是跌一跌,我一定安於逸樂不會走,亦都可以講,沒有當時的低潮,亦沒有今日的高潮,出來之後才知道世界好大。」錢國偉有今日在事業上的成功,他說主要是自己不放棄的性格,「人生的經歷讓我知道,這個世界什麼都有完的一天,不會辛苦到永遠,無論幾辛苦都會過去,做娛樂圈這一行最有壓力及辛苦,好像做演唱會,由籌備開始壓力就會來,老闆、歌星及觀眾都有要求,怎能沒有壓力。」

他紓緩壓力的方法就是和鄭伊健一齊打機,看電影,忘記煩惱。「我都試過壓力太大,崩潰過。」他第一次拍香港小姐到瑞士出外景,那一屆是郭藹明,那時才廿幾歲,去到這麼遠,連工作人員及港姐,還有傳媒,五十幾人,所有人都望住他,什麼時候吃飯,什麼時候出外景、記者幾點影相,攝影師幾點收工,又要想想怎樣拍,所有的壓力給了錢國偉,他崩潰了。「有一日,我真是覺得自己受不住,食完午餐,我扔掉稿件,一個人漫無目的走在瑞士街頭,走到一個沒有人的角落,我就辛苦到哭起來,哭完之後成個人鬆咗就同自己講,喊完又點呢?都是要做,所以我贊成,如果壓力爆煲一定要有渠道抒發。我就打機及看戲減壓。」

鍾意開心不拍恐怖片

錢國偉也肯接受新事物,當周星馳找他合作,他毫不猶豫答應,「一路拍一路驚,戰戰兢兢,怕達不到他的要求,合作了幾個月才心定啲,我在他身上學到了堅持,看到他定了的場口,他都可以繼續磨,不斷改進。最記得他在酒店見到兩個大媽演員,可以跟她們傾個多小時,就是教她們怎樣笑。」

與周星馳合作後多了人認識,國內多了拍網絡電影,錢國偉也多了機會,「很多人拿着電話做人,一刻一不離身,需要很多內容,於是網路電影興起,投資也快去快回,現在講究點擊率,只要有創意,拍一組不超過廿日。也帶挈了很多年輕人有拍戲的機會,美術指導、攝影師都可以做導演。」

錢國偉覺得自己算幸運,沒有被星爺修理得好犀利,「有時眼瞓給他笑吓。」無論怎樣,錢國偉都覺得能夠跟着星爺合作是執到,「幾時可以拍到一百組的大電影呀,拍三十組都算好叻。可以學到好多嘢。」Wilson 看《蜀山》大,又看着 Mark 哥大,所以他好想有機會和徐克、吳宇森及王家衛合作,「最想揣摩到他們思維的方式,不敢說是學到嘢,最低限度可以見識一下他們拍戲的手法。」

離開電視圈,錢國偉搵錢比以前多,「我不是看錢看得好重的人,但是冇錢又不得,不過我知道,有時錢是給不到你快樂,譬如放假與老人家飲吓茶,太太的笑容,這些都要真心付出。」

他現在最想是拍一部有代表性的電影,錢國偉好怕被人定型,任何的方向及題材他都會拍,「我只是不拍恐怖片,因為我鍾意開心。」馬上他就要和王祖藍聯合執導一部戲。「我們雙導演,祖藍轉數這麼快,我有好多嘢跟他學。」

 

■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錢國偉黑.媽媽笑住唱演唱會2017陳宛蔚無綫獎門人陳志雲鄭伊健王祖藍Paco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