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赫然成真好姨失而復得薛家燕運轉乾坤創傳奇(三)


  • 張清重返麗的,開拍《家燕戲劇世界》,這一集由思維當男主角,張國榮、梁天、羅石青、唐菁、張瑛、董驃合演,「拍了一半,張清又離開,不久我也不做電視了,始終鋒芒已過。」家燕說。

  • 《狗咬狗骨》講述四位主角為尋三百萬獎金,翻轉老人院、公寓、選美會與超級市場,「本來想找周潤發與繆騫人,但開拍前發仔的檔期不合,吳孟達有空也可賣埠,便找他配繆騫人。」

  • 家燕與小田誠心上香,祈求《狗咬狗骨》叫好叫座,「我可是當時最年輕的女導演呢!」電影在港上映反應一般,卻因「萬字票」於星馬大爆。

  • 七九年兩台競拍《楚留香》,麗的版本叫《俠盜風流》,家燕有出浴鏡頭。

  • 徐少強經常玩失蹤,《天蠶變》被迫中途換上顧冠忠,順理成章,續篇《天龍訣》亦由顧演雲飛揚,但因他號召力不足,只得加入白彪飾演徐庭封,並與余安安有感情線。

  • 她在《天龍訣》演南宮明珠,拍攝期間意識到自己是時候放下腳步,物色如意郎君組織家庭。

  • 家燕與石保慶婚宴,除蕭芳芳身在美國、由夫壻張正甫代表,陳寶珠、沈芝華、馮素波、馮寶寶、王愛明五位公主同時列席,禮物是一套銀器餐具。

  • 一家五口看似幸福,實則於八九年已現暗湧,家燕於九三年單方面申請離婚,兩年後正式獲批,接受《明周》專訪時,她坦言壓力爆煲:「不單傷我,最慘是幾個兒女,你看我二兒子的模樣,好似他,又難為……可以咁忍心。」

  • 家燕與莫何敏儀曾共事麗的,邱德根入主後,莫太繼續効力亞視,因錄影帶版權風波,與家燕成敵對陣營。

  • 《家燕與小田》在星馬大熱,惟收益全落在翻版商口袋,令她想到大搞錄影帶生意,「這算是我一生中所做的成功事,然後就輪到現在的家燕媽媽藝術中心。」

  • 她守住婚姻不穩的秘密,復出替亞視拍《第三間電台》,闊別熒幕十年的她,解釋是因戲癮發作,以玩票性質參與。

  • 丈夫冷落,她的心已在滴血,但在人前仍故作堅強,悉心打扮盡顯巨星派頭,跟五年後初見陳寶華「死充」如出一轍。

  • 參演《真情》前,家燕曾向司棋姐取經:「婚後不久已出問題,司棋姐也剛剛離婚,我有問她意見。」好姨一出即紅,連子女亦被「洗腦」,「播出後第二個月回家,他們不再叫媽咪,改叫好姨!」

  • 陳曼娜演不成好姨,改演貓屎黃錦燊老婆林碧琪,看着家燕盡領風騷,會否有點不是味兒?家燕說:「寶華講過,如果這個角色不是由我來演,又未必有這個效果。」

  • 舊情人于洋加入《真情》演高山青,成為好姨第二任丈夫,「于洋為人不錯,對我也好好,彼此依然是好朋友。」

  • 事隔十五年,《十月初五的月光》開拍電影版,造就家燕與佘詩曼再結片緣,「製作很認真,每天幾乎只拍一、兩場戲。」

  • 《皆大歡喜》是繼《真情》後另一部長壽處境劇,〇三年再來時裝版,三套劇合共播近一千九百集!「很感激觀眾沒有看膩我,而且一直看到今時今日!」

  • 人氣爆燈的家燕,在《食神》演美食評判味公主,與周星馳、莫文蔚一起搞笑。

  • 人氣爆燈的家燕,在《食神》演美食評判味公主,與周星馳、莫文蔚一起搞笑。

  • 繼《92黑玫瑰對黑玫瑰》,九七年劉鎮偉與元奎再開《黑玫瑰之義結金蘭》,正牌黑玫瑰寶珠姐出山,義助家燕與君如宣傳。

九五年五月,處境劇《真情》首播,編劇陳寶華替李司棋所演的善姨,安排妹妹好姨的角色,但劇中人僅以對白交代,真身一直只聞樓梯響。

八月,薛家燕承認與石保慶離婚,好姨看似虛位以待,家燕姐找懂占卦的朋友一算,得出結果是──即管去做,一定紅過以前!

「我心諗,你發噏風啦!」她沒聽從朋友忠告,推卻無綫一番好意,好姨轉由陳曼娜替補,連造型都試好了,沒料到兜兜轉轉,角色始終重回家燕姐手上,更令她的演藝事業,風光到今時今日!

峰迴路轉、玄妙處處,也可見於七八年的電影《狗咬狗骨》,「提起呢件事,我直情毛管戙!」

占卦命理,真箇信不信由你。

蘇州一夢勢如破竹

大樹林睡醒有頓悟

《家燕與小田》熱潮方興未艾,有片商看中這對視壇活寶貝,斥資開拍電影《狗咬狗骨》,黎小田一改懶懶閒本性,跟薛家燕全力搏殺。「我和小田不但演出,更一起做導演。小田好用心,可惜在港上畫僅收八十幾萬,當時認為有一百萬票房才算佳作,有點失望。」家燕對此片寄望甚殷,也因之前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我從未去過蘇州,夢裏卻好像在蘇州河邊坐艇仔,接着跟一班人去到一間屋,旁人不斷大叫『恭喜呀』,我好開心,突然聽到有人唔知恭喜我『破乜』,我就話:『啋,大吉利市!』然後醒了!」大惑不解的她問爸爸:「有沒有人恭喜你『破乜』?」薛父隨口答:「勢如『破竹』啦!」她聯想到,即將上畫的《狗咬狗骨》一定收得,誰知反應一般,教她加倍失落:「唓,個夢都唔靈嘅!」

輪到星馬上映,因為劇情講述家燕、小田、吳孟達與繆騫人鬥搶銀紙,電影公司印製了一堆假銀紙作宣傳品,為取好意頭,全部號碼都是「八八八八」。「星馬有個『萬字票』,買齊四個號碼就中獎,想不到,那期真的開出『八八八八』,因為電影的關係,好多人中了頭獎,個個都說快些去看《狗咬狗骨》,旺呀,結果映足一個月!」片商邀請她到彼邦宣傳造勢,大送金牌、銀紙牌,心花怒放繼後是毛管直豎──「打開報紙廣告一看,宣傳句語八個大字,竟就是『狗咬狗骨勢如破竹』!」

影壇得意,在麗的亦續受重用,接連演出《家燕戲劇世界》、《俠盜風流》、《天龍訣》等,家燕的事業理應再有突「破」,但踏入八十年代初,她忽爾轉趨低調,不再活躍影視圈,她首次披露:「有一日拍《天龍訣》外景,由日頭拍到天光,我坐在大樹林裏,不知不覺睡着了,醒來頭兒濕漉漉,那是露水的關係,然後覺得雙腿又痕又癢,拉高褲子一看大驚,有幾十粒被蚊叮過的痕迹!我望住個天講:『薛家燕,你做乜要喺度捱?想要名、想要利,全都有了,是不是該退下來呢?』」未滿三十的她,把心一橫拒與麗的續約,「一直有追求者,但我從沒花時間去經營愛情,很想找個自己喜歡的人結婚。」

染指錄影帶遭恐嚇

邱德根入主拒續約

幕前低調,實則仍與娛樂圈藕斷絲連,精明如她,將事業押在一個從未有人願意(或膽敢)開發的市場──劇集錄影帶生意。「我去星馬登台,沿途見到有店舖堆滿人羣,原來他們在看《家燕與小田》的錄影帶,只付一元就可入內,回港後我對黃錫照講,我和小田在星馬好紅,麗的應該賺好多錢,誰知黃先生說,這些全是翻版,沒向公司買版權!」她腦筋一轉,即時聯絡星馬金星戲院的太子爺、太子女,商量合資大搞錄影帶,「我問黃先生,一年節目版權要多少錢?他毫無概念,說要請示英國總公司,後來回覆要五十萬,照付;我提議一併買下無綫節目版權,只收二十萬一年,好抵!」

無綫從不做蝕本生意,平賣必有因。「星馬翻版勁到不得了,無綫知道市場好難控制,錄影帶未出,觀眾已經看到了,所以第一年沒有人願意和我們簽約,一定蝕,要拉人才有得賺;劇集盒帶運到星馬,才可在三十日內註冊,證明是無綫或麗的給我們發行,大結局更加要從香港派人親自運送,經常有人整蠱我的夥計,虛報他帶白粉!」這段期間,她不敢涉足星馬,「有次,好朋友約我和媽咪吃飯,說有個人是我的粉絲,想一齊來,我沒所謂,怎知吃飯途中,這個人忽然語帶恐嚇:『薛家燕,你知唔知個『死』字點寫呀?打我哋啲翻版!我哋喺個天攞(錄影帶)落嚟,你夠膽同我哋收錢?』媽咪答他:『版權的事有規有矩,我們不做,始終都有人做!』媽咪講咋,我唔敢講,事後朋友都說被這個人騙了,以為他真是我的粉絲!」

警方介入,政府又出面打壓,翻版漸受控制,加上無綫願意承諾,將大部分劇集安排在星馬首播,令家燕的錄影帶生意愈做愈大。「五、 六年後,無綫將版權費提升到二千幾萬一年(!),因為錄影帶內可加廣告,付版權費後仍有錢賺。」翻版商負隅頑抗,竟主動聯絡邱德根入主後的亞視,擺明與家燕對着幹,「翻版商開價三百萬一年,邱德根和對方簽了約,但其實合約屆滿,我們有優先續約權,當時莫何敏儀(莫文蔚母親)是邱的副手,說:『邱德根話,叫薛家燕告我囉!』我的拍檔比較年青,真的找大狀去告,律師費要三十萬。」法官判家燕的一方勝訴,「但邱德根說明,這一年照樣賣給我,下年一定會買給別人。」

八四年,家燕下嫁石保慶,仍有繼續錄影帶生意,九〇年復出偕老拍檔小田合演劇集《第三間電台》,已被質疑婚姻不穩,九五年藉《明周》公開承認婚變,湊巧《真情》正為好姨張羅合適人選。「陳寶華找我,我很猶豫,第一我復出,大家會知道我環境差、需要錢,第二又不知反應如何,加上還要湊仔女。」為了隱瞞「唔掂」,約見陳寶華時,家燕刻意穿紅著綠,又戴上墨超,一身富泰派頭,「寶華一眼就感覺我『死充』,跟心目中的好姨更似,可惜無綫開出的條件麻麻,叫我客串三十集,之後又如何呢?演得不好會被人取笑,還是推掉好了。」

復出待遇拍住黎明

紙板好姨相助持家

位處低谷,她曾向一位懂占卦的律師朋友賜教運程,得出的結果是,她一定較以前更紅,大可放心復出!「我心諗,你發噏風啦,點會紅過以前呢?作為演員,少女階段一定是黃金時代,有什麼可能陀住三個仔女的中年女人,會比以前更紅?唉,是旦啦,俾封兩百蚊利市佢,諗過都係唔拍喇!」她致電監製徐遇安,說暫時不想拍戲,徐遇安、陳寶華以至曾勵珍都很失望,唯有找陳曼娜頂上,連造型都試好了,誰料柳暗花明又一村。「斑斑與惠天賜結婚,陪我去見律師那個朋友問起近況,我說無綫找我拍劇,但已推掉了,朋友說:『你不記得,律師說你會紅過以前嗎?或者就是這部劇呢?』我話唔會喇!坐在席上,第一個碰到的就是黎小田,他一副很可憐我的模樣,還說:『總之嫁俾我咪好囉!』我不喜歡看他這個樣,真的不想睬他,偏偏他坐在我身邊,聊起最近無綫找我,他說:『何不找Ben Chan(陳灌明)傾傾?』我說誰是Ben Chan呀,正巧我一擰轉頭,Ben Chan剛要走過來,他就是以前在《家燕與小田》寫稿那個!

「小田問Ben Chan:『為什麼不幫家燕姐?』Ben Chan一頭霧水,因為一直由珍姐、寶華出面接洽,翌日他回公司問徐遇安,徐遇安說家燕姐沒有嫌錢少,只是說暫時不拍劇,珍姐知道後嚷着:『再斟吓佢啦!』待遇加到跟黎明當時的價錢一樣,比之前多一倍以上,我想,咁樣都會叫返我拍嘅,拍就拍啦!」非常懂事的長女石祐珊問媽咪:「你是不是想復出拍劇?」家燕坦白回應:「對,因為媽咪真的需要錢!」珊珊拍心口:「我代你照顧弟妹!」起初,她沒錢請家傭打點,想出了一條絕橋:「《真情》有個紙板好姨,用完後我拿回家,我返了工,『媽咪』依然在家,頭幾日真的有效用,但漸漸習慣下來,仔女不當是一回事了。」

好姨一出搶盡鋒頭,出街短短個多星期後,登台、廣告、唱片、電影等邀約絡繹不絕,反而那位向家燕指點迷津的律師朋友,事隔半年才來電話:「《真情》出街時,他剛去了台灣,半年後回港,不知怎麼聯絡我,便致電無綫,收到藝員科通知後,我隨即回電,說要立即請他吃飯,他笑言:『你不相信我?』我直說真的不信,他預言我不止這個運,走下去會愈來愈好,我衷心感激他!」

命理之說,見仁見智,家燕總結自己走過的路:「粵語片令我有個好的童年發展,少女時代又有《七公主》,式微後去日本受訓,以為阻滯重重,原來是鋪定後路,讓我做到很成功的綜合性節目;《天龍訣》蚊咬事件令我想到要結婚,做錄影帶生意非常成功,可惜意中人跑掉只好復出,想不到以前有一班觀眾還喜歡我,加上知道我環境,好姨個角色又好,就這樣一觸即發!」●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