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唱片打響東南亞知名度 葉麗儀入行45年有喜又有愁(一)


  • 六九年四月,葉麗儀在《聲寶之夜》初登場,憑一曲《You Don't Have To Say You Love Me》榮獲四盞燈,六月準決賽,她以《Yesterday》同得四盞燈,但因被無綫羅致旗下,無緣參加年底總決賽。

  • Frances響應老友孫郁標熱心支持的善寧會,將其中一場個唱收益撥捐慈善用途,「我在六九年認識孫郁標,性格好似、好啱key,試過一起去鹿兒島旅行,肉帛相見浸溫泉。」

  • 因膚色偏黑,成年後又高頭大馬,常被誤認有外國血統,一一年大馬女歌手張小虹遭劫殺,曾誤傳Frances是她的私生女,其實兩人並無任何關係,「我是香港人!」

  • 流行一時的奧米茄頭,這時候的Frances十七歲,影靚相準備搵工。

  • 八四年春節替耀榮娛樂打響頭炮,在伊館載歌載舞之餘,更一口氣摹倣三大阿姐──小鳳姐、肥姐與汪阿姐,真身沈殿霞特來探班打氣。

  • 對母校的悉心教導,她感激至今,畢業相(中排左六)可見她是四眼妹,「我近視好深,以前要戴隱形眼鏡,但自從做過白內障手術,再不用了。」

  • 《聲寶之夜》後,每個月至少演出兩晚《歡樂今宵》,曲目有時由顧嘉煇決定,有時則聽從監製蔡和平下旨。

  • 何家聯曾在化妝間臨時拉Frances上場,在《歡樂今宵》訪問外籍嘉賓,「總之晚晚都像打仗一樣!」她說。

  • 當上全職歌星,仍與警察有緣,「以前主要負責聽九九九熱線,試過打來說發現有人吊頸,我叫對方盡量保持冷靜,其實自己都好緊張。」圖中活動尚有黃日華出席,Frances酷愛的電視劇主題曲《紅顏》,男主角就是他。

  • 六九年七月簽約麗風,推出首張細碟《不了情》英文版,「今次個唱將會演繹中文版,會不會加入少少英文歌詞?要看音樂總監倫永亮的意思。」

  • 初出道對樂壇滿懷憧憬,她曾盼望第一場演唱會在香港大會堂舉行,到時(第一任)丈夫余福昂結他伴奏,誰知披起歌衫後,他倆已愈走愈遠……

  • 偕煇哥參加《東京世界歌謠祭》,在日本武道館與各國代表同台較技,雖落敗而回,卻獲益不淺。「根本沒有想過輸贏,這次比賽對我有很大啟發,原來在這麼專業的情況下唱歌,是極大的享受!」

  • 偕煇哥參加《東京世界歌謠祭》,在日本武道館與各國代表同台較技,雖落敗而回,卻獲益不淺。「根本沒有想過輸贏,這次比賽對我有很大啟發,原來在這麼專業的情況下唱歌,是極大的享受!」

  • 早年常替香港旅遊協會演出,原來有段古。「當輔警時,很多警察親民活動找我演出,我穿上制服去唱,國泰開始留意這個識唱歌又識英文的女生,七三年初國泰與香港旅遊協會合辦《香港之夜》,便叫我飛往東京唱歌。」

  • 七三年一月登上《香港電視》封面,獲讀者票選七二年度全港最受歡迎電視歌星銅像獎。

  • 七三年加盟國泰宣傳部,一年後因赴英發展離職,盧默思建議她改簽一年薪酬一元的合約,不但可保留重返權利,更能享職員機票優惠。

  • 在麗風四年出五十張碟,她笑言最高紀錄,四小時可唱十首歌,「因為我做足功課才入錄音室。」

  • 初踏樂壇的家居照,當時兒子Lewis未足兩歲,想不到在他四歲時,便要跟母親相隔兩地,Frances說每次由英國打電話回家,聽見兒子的哭聲,自己也會默默落淚。

  • 初踏樂壇的家居照,當時兒子Lewis未足兩歲,想不到在他四歲時,便要跟母親相隔兩地,Frances說每次由英國打電話回家,聽見兒子的哭聲,自己也會默默落淚。

  • 大膽接下挑戰,一張碟唱出九種語言,《discovery》是Frances事業上一個里程碑,不但奠定她在東南亞樂壇的地位,更意外開啟國際之門。

《集體回憶》開鑼以來,葉麗儀(Frances)曾分別在「歷代歌唱比賽實錄」與「1980年度之歌」兩度登場,分享她藉《聲寶之夜》涉足樂壇,以至八〇年演繹《上海灘》大紅的心聲,但從未作個人回顧。

「我在六九年四月參加《聲寶之夜》,七月加盟麗風推出第一張唱片(《不了情》英文版),算起來,今年已是入行四十五周年紀念。」又有喜、又有愁,悠悠樂海四十五載,她並未言退:「我沒想過不唱,像今年初工作不多,我還想着要去哪裏玩,誰知五、 六月開始又來了,不做似乎很浪費,站在台上真的好享受!」

仍願翻、百千浪,Frances剛中帶柔的美妙歌聲,在我們心中起伏夠。

重踏伊館憶起耀榮

唱廣告歌數之不盡

明明今年是踏入樂壇四十五周年,葉麗儀的紀念演唱會,卻要延至明年一月上演,直爽的她笑言:「我覺得好大壓力,整天想偷懶,是後來我的死黨孫郁標說想幫善寧會籌款,多年前我也曾替這個會開過一次小型演唱會,籌到二、 三十萬,既然現在有這個需要,我又有時間,才跟朋友商量,看看能不能拿到檔期,結果很辛苦才能在伊館開到三場,最浪費是星期六用來拆場,因為住宅區不容許通宵工作。」

Frances對伊館有份與別不同的感情,八四年春節,她正正在此隆重登場,為張耀榮的演唱會事業揭開華麗序幕。「以前每逢魯班師傅誕,耀榮叔必定在海城呼召歌星來表演,他有求必應、好人到不得了,每年都會封很豐厚的利市,後來他說要開演唱會公司,問我有沒有興趣來幫手,便在伊館替耀榮娛樂開了第一個演唱會。」

開騷回顧四十五年歌唱路,她將會帶來一段又一段、屬於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今次會唱很多初出道時的廣告歌、電影主題曲、英文歌、國語歌,還有第一次參加《聲寶之夜》那首《You Don’t Have To Say You Love Me》;前幾天和煇哥(顧嘉煇)喝茶,想計一計我們合作過幾多首廣告歌,《垃圾蟲》、《做人係要忍》(『過馬路要小心……』)、《捐血歌》等等,阿霑(黃霑)也曾寫了一首星辰錶給我,『戴星辰係醒啲嘅……』,真是數之不盡!」

嘉賓方面,多年來與她合作無間的煇哥、鄭國江、鮑比達等已答允出席,還會與母校聖嘉勒女書院的小學妹一起演出。「我好感恩,在香港建立事業這麼多年,去過世界各地演出,若非我受過良好教育,這是不可能做到的,我在聖嘉勒由十一歲讀到十六歲,老師教得很好,不但令我中英語都流利,還真正學懂什麼該做與不做,同時給我宗教信仰,遇難關時可以依賴。」

臨時拉伕魂飛魄散

老闆精明版稅微薄

Frances二十歲結婚,在滙豐銀行有份穩定工作,本應一直相夫教子,做個外人看來擁有小確幸的賢妻良母,卻因熱愛唱歌參加《聲寶之夜》,改變了她的一生。「四月初賽得了四盞燈,兩個月後再來準決賽,我唱了《Yesterday》,再獲四盞燈,本來可以參加年底總決賽,但準決賽後,何家聯已簽我入無綫,不能唱下去了。」她獲派到《歡樂今宵》,每月至少演出兩晚,銀行文員初進大觀園,樣樣新奇。「感染到那種現場演出的緊張,既賣廣告又做趣劇,什麼都要快,當時我要唱live band,煇哥、陸堯叔指揮,不多不少學到一點應對、執生。」有次,Frances一頭髮捲坐在化妝間準備晚上演出,何家聯忽然連人帶「捲」拉她入廠,「有個外國人要訪問,劉家傑卻在外面食飯,趕不及回來,何家聯直接就話搵葉麗儀,我頭都未梳,從沒做過主持,又不知道對方是誰,嚇到魂飛魄散,何家聯說:『你出去問他來香港幹什麼啦!』我唯有硬着頭皮訪問他,一來便『very nice to meet you』!」

煇哥慧眼識新星,不但找她唱廣告歌、電影音樂,同年七月,還為愛將帶來第一張唱片合約。「有些電影主題曲不一定有人唱,只是音樂,如中間的拍拖、做愛場面,用人聲『嘟嘟嘟啦啦啦』去襯托,我唱過很多;後來煇哥替羅馬導演做配樂,有兩套戲指定要我唱,煇哥沒有合約在身,可以自由做唱片,剛巧麗風想出這張碟,帶我去試音的是杜德偉爸爸(Ollie Delfino),樂隊領班奧金寶彈《不了情》,我懂唱國語,但也許發音不夠靚,有人提議不如唱英文,便找人寫了英文歌詞,成為我的第一張唱片。」

據七三年的一份報道,Frances與麗風先簽一年合約,之後再簽三年,期間推出的唱片多達五十張(包括大細碟)──四年出五十張碟?是資料出錯了吧?她搖搖頭:「沒錯!當時翻版好猖獗,你一出碟,廟街好快有得賣,老闆黃連振是新加坡人,在馬來西亞有廠,他說要個個月都出,看翻版怎麼去追!初期我唱的大部分都是英文歌,如翻唱披頭四、木匠樂隊等的作品。」唱片密密出,進帳豈非也是密密賺?她吃吃笑,一再搖頭:「第一張有人肯簽,一定應承,每錄一首歌可得一千元上期,說到版稅,黃老闆很聰明,麗風只是錄音,發行賣給樂風與風行,我的合約不是用零售價、而是用批發價去計,換言之,他用一元賣給風行,我分得四仙而已,所以在入行頭四年,我只能儲到四萬元。」

東京作賽大開眼界

轉投國泰邂逅至愛

她的驛馬星,在七二年始動。「麗風有個宣傳活動,是新加坡警察周的演出,湊巧我是輔警幫辦,便捉我去,第一次出門。」又唱歌又做銀行,她還是輔警?「我六四年入滙豐,六七年暴動,當時銀行很鼓勵職員參與社區服務,有人入防衞兵、輔助醫療隊,我選輔警,因為件制服最靚。」

同年十一月,她代表香港參加《東京世界歌謠祭》,才真真正正大開眼界。「比賽的主辦單位是Yamaha,香港的代理是通利,老闆李先生跟煇哥相熟,叫他作隻歌參賽,因為是國際盛事,便找阿霑寫英文歌詞(《The Time Has Come For Me To Go》),於是煇哥夫婦、我跟一位女性朋友飛往東京,在武道館演出。」比賽雲集三十七個國家、四十六名代表,有日本參賽者利用洗衫板、火水罐等作樂器,並出動玩具火車與小丑穿插歌中,也有尼日利亞代表不賣花巧,全首歌唱來唱去只得一句(用本土話唱「There is no king as god」)。「參賽者個個唱法不同,感覺大家很熱情去做這件事,盡力表達自家文化,是個很好的交流機會;武道館的六十人大樂隊很厲害,每隊一塞張紙上去,那班和音立刻就能唱出來,我擘大個口,咁犀利!外國世界真的很精采!」

回港未幾,七三年初她又應國泰邀請,再往東京為《香港之夜》表演,這個時候,滙豐開始有微言了。「公司認為我請假太多,應該要作出抉擇,國泰一聽便向我招手,給予很高的自由度,除了往外作旅遊業推廣,如果我唱歌有需要,公司會放我。」卸下歌衫,她還是白領儷人,朝九晚五往中環寫字樓上班,「我隸屬宣傳部,老闆就是我現在的老公盧默思,但當時我們仍未談戀愛,他負責所有與運動有關的宣傳,我處理旅遊業的事,一旦他出門,我便要守着香港辦公室。」

這一年間,她到了十多個城市唱歌,最重要的功績,是完成一張劃時代的國際化唱片《discovery》。「當時國泰的口號就是『discovery』,服務九個國家如韓國、越南、澳洲等,大老闆提議不如做隻唱片,演繹不同國家的語言,我很大膽地答應,盧默思也願意從budget撥出經費,並斟妥EMI承擔最低order五千張。」她跟麗風尚有兩年合約,興致勃勃與黃老闆商量,誰料對方大撥冷水:「傻妹,唔好做啦,呢啲唱片冇人買㗎!」Frances不服:「唔係喎,而家有人肯買五千張……」黃老闆揭出底牌:「製作成本咁高,好煩㗎,又冇人買!」Frances提出,如果麗風沒興趣,她可找別家公司,黃老闆願意放手,她與EMI一拍即合。「EMI覺得這個project好新鮮,他們既有自己的錄音室,又有駐公司的編曲大師Vic Cristobal(鮑比達師傅),製作條件好好多。」

從前,她唱的多是口水歌,也無選擇權利,這次難得可以作主,自然充滿幹勁。「我在辦公室出信,要求每個國家提議當地的一些歌曲,每處傳來兩至三首,民謠與流行曲都有,結果我共唱了九種語言的歌曲,英文、韓文、日文、國語、泰文、越南、菲律賓等,全是國泰服務的地方。」唱片錄完後,EMI非常滿意,提出買下整張唱片,「我先要去問麗風攞人,最方便是我不收一毛錢,隻碟賣到幾多,EMI直接付版稅給國泰,麗風便不會有異議。」EMI將《discovery》作全東南亞發行,不但打響她在多個國家的知名度,更意外地帶來走向國際樂壇的契機──「電話打到來香港EMI,對方說很喜歡我把聲,若我願意來倫敦,他保證六星期內替我找到一份唱片合約!」

下回預告

考慮三個多月,Frances終於決定獨闖天下,除了有機會打開外國市場,也想逃出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嫂子跟我說,如果我真的要分手,最好就是離開香港!」

簽約英國EMI,首度嘗試自立,舊老闆盧默思突然來訪,拍拖復再拍住上,出任Frances的經理人,「居然為個歌女放棄國泰份工,相戀第一年,我不敢去見他的父母……」

下期《明周》,縷述萬般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