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春夢》冒冷汗《決戰前夕》寄心聲盧國沾詞緣四十載(一)


  • 第一屆港台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既象徵廣東歌盛世展開,也見證盧國沾的當時得令──十首得獎金曲中,他個人獨霸四首,除總排名最高的《小李飛刀》,《每當變幻時》、《明日話今天》、《願君心記取》分佔第三、第四與第九位,連「梗頸十一哥」《決戰前夕》也是他的作品。

  • 金針獎再將盧沾帶回公眾視線,鄰居驚覺原來身邊住着一位大人物。

  • 隱居多年的盧沾氣色甚佳,且風趣不減當年,問盧太最愛丈夫哪首歌,她甫答:「《大地恩~》……」「情」字語音未落,盧沾笑道:「如果冇,唔使夾硬答!」

  • 第十期《香港電視》出版之時(六八年一月十七日),編採部來了位上班不過兩天的年青人——盧國沾。

  • 林德祿覺得時下填詞人不合心水,問盧沾有否膽量接受挑戰,譜寫《巫山盟》主題曲及插曲,他欣然執筆,報酬是每首一百五十元。

  • 商台別開生面,嘗試在廣播劇引進廣東歌,由方植作曲、周聰作詞的《勁草嬌花》面世超過半世紀,潛移默化深印港人腦海,也令盧沾不經意寫出《田園春夢》經典句「齊來共醉春日暖」。

  • 從前粵語片必備戲橋,刊載劇情、劇照、歌曲簡譜等,盧沾耳濡目染便無師自通。

  • 《小婦人》拍到陳老爺(駱恭)送愛菊(王愛明)一座鋼琴,她在母親(黃曼梨)與三婆(梁淑卿)面前即興彈奏《愛琴詠》,三姊妹愛梅(陳嘉儀)、愛蘭(李司棋)與愛竹(黃杏秀)歡樂合唱,盧沾在拍攝當天才寫好歌詞,即交華娃、張德蘭與關菊英幕後代唱,晚上隨即入廠。

  • 《歡樂今宵》的晚安歌由來已久,為增強觀眾的投入感,七十年代中再加開場曲「日頭猛做,到依家輕鬆吓……」,網上一直流傳作詞人是林燕妮,盧沾說:「她曾是我的無綫上司,上司說是她(寫)就是她吧。」

  • 同是《陸小鳳之決戰前後》插曲,《願君心記取》則取孫秀青面對丈夫西門吹雪行將生死決的角度,在第一集播出。

  • 七五年盧沾開始寫詞生涯,最初處於模索期,滿意作品不多,直到七七年寫《決戰前夕》,已能按自己意願行事,從《陸小鳳之決戰前後》的劇情着墨,這首詞是寫跟葉孤城(鄭少秋)決戰前夕,西門吹雪(黃元申)話別愛妻孫秀青(她已有身孕)的複雜心情。

  • 七八年初的佳視氣勢如虹,網羅文雪兒、魏秋樺、曹達華等合演武俠劇《流星蝴蝶劍》,盧沾因「流星」落下「光輝一剎不需永久」等句,詎料一語成讖。

  • 因詞結緣,盧氏伉儷與薰妮等多位歌星交朋結友,「張德蘭常上我家傾偈,甄妮也是。」盧太說。

  • 初進佳視,他曾以革命家自居,「人們只知道有個寫詞的盧國沾,不知道有個會搞宣傳的盧國沾,現在我總算滿足了自己的興趣。」只惜革命尚未成功,佳視已無疾而終。

  • 盧沾轉投佳視正值愛妻誕女,盧太笑言:「開完記者會後,傳媒朋友隨盧先生去醫院探我,翌日很多報章標題變成『盧國沾生女』。」

  • 「七月佳視」聲勢浩大,花車巡遊深入各區,宣傳有聲有色的背後,竟是「不成功便成仁」之哀。

  • 盧國雄聲線雄渾兼有說服力,佳視結業後員工號召上下一心,他的天賦自然在羣眾大會上大派用場。

隱居多年的詞壇聖手盧國沾(盧沾),因港台十大中文金曲所頒的一尊金針獎,再次被置於鎂光燈下,「有很多傳聞說,我不想拿這個獎,可能那些人見我這麼久也沒拿到,便有這樣的傳說,沒所謂,我都想拿這個獎,可以解決了這個傳說。」金針獎意義何在?他不改幽默作風:「沒什麼,(獎座)就放在廳中一角,橙色波那個就是。」

縱橫詞壇四十載,譜下《小李飛刀》、《每當變幻時》、《明日話今天》、《變色龍》、《大地恩情》等經典佳作,盧沾卻從不沾沾自喜,「我不是特別出眾,運氣而已。」

有日我若再回頭,笑望着人寰轉變。

一念之間留住橋王

一寫過關家傳戶曉

六八年一月十五日,無綫開台近兩個月,有位剛出校門的新成員入職,他叫盧國沾。「從小,我被人培訓到很喜歡推動文學,見什麼便寫什麼,主要是學生文章,曾在一些青年周報上發表,畢業後聞悉《香港電視》請人,我便去見工。」編輯部人手不多,年青記者幾乎一腳踢,利用大量筆名製造假象,以為《香港電視》人才濟濟,「未有人寫的題材,我便去寫一篇,什麼都要做。」

在廣播道總台團團轉,起初自然目不暇給,但一幹七年,大觀園也變小圈子,在同事引薦之下,他打算轉往廣告公司另謀發展,就在離職前的最後一天,出現戲劇性變化──剛成立不久的Promotion and Presentation(宣傳部)始創主管孫郁標被調往《歡樂今宵》,又適逢下屬離職,部門呈真空狀態,周梁淑怡趕在下班前出手,留住盧沾。「她剛陞任總經理助理,接管了宣傳部,她叫我留在無綫,我說好,她便打電話給我下一任上司李雪廬,然後叫我去見他,當時已是下午四時十五分。」

有誰會知我心內,有極強信念──周梁一念之間,不僅為視壇留住橋王,也間接替詞壇發掘聖手。「對我來說,宣傳部的工作不算太難,舉例有個導演走過來,叫我寫段稿,我問大概內容是什麼,他說第一個畫面是這樣、第二個畫面是那樣,一講完我就明。」記者年代,他慣與監製、編導打交道,曾牛刀小試寫過劇本,當林德祿開拍《巫山盟》,竟想到找他為主題曲及插曲譜詞,「他不知道我懂填詞,連我也不知自己懂不懂,他問我有沒有膽量一試,我說好呀,第一首填的是主題曲,一、兩個月後便出街。」

由男主角伍衞國親自演繹的同名主題曲,盧沾前後修改七次才過關,反觀由伍衞國與關菊英合唱的插曲《田園春夢》,一寫便成事,隨着劇集播出廣為流行,他對其中一句「齊來共醉春日暖」引以自豪,不料兩年後的一天,他無意中哼起周聰譜詞的名曲《勁草嬌花》,不自覺冷汗直冒,皆因那一句「同來渡春日暖」,跟自己手筆有異「詞」同工之「恐」!「可能潛移默化,很久之後才發現,我曾引以自豪的一句,原來出自周聰,不是我的作品。」

閃電手廿分鐘交貨

太座落淚觸發靈感

出師得利,自然長寫長有,天賦過人的他,試過在短短二十分鐘內寫好一首歌,兼且遠至四十年後的今天,電視迷一樣記憶猶新──七五年首播的《小婦人》裏,陳嘉儀、李司棋、王愛明、黃杏秀伴着慈母黃曼梨與工人三婆梁淑卿合唱的一曲「叮叮鋼琴聲,令人內心有共鳴……」(《愛琴詠》),就是他的速成之作。

說速成,也是為勢所迫。話說工作人員將簡譜送上,卻一直沒交代需要填上的內容,盧沾心想不用太趕,一擱便是數天,周日中午正要跟家人出外用膳,忽爾手足來電,催促他盡快交詞,因為即晚要入廠拍一家人彈琴唱歌的戲!他雖氣得七孔生煙,卻不得不請家人靜待,邊聽工作人員交代劇情,邊閃電手寫了八句,惟去到副歌堵着了,猶幸人急智生。「我認為,這一段可以『啦啦啦』,開心嘛、合唱嘛,『啦』便是高興的表現。」工作人員一度遲疑,但他堅持不改,飯後「良心發現」,致電回公司問個究竟,對方說:「成啦,已經錄好了。」

福至心靈,真箇無師自通?他笑言要感謝姊姊:「她愛看粵語片,有些書仔一毫一本,通常連戲票一併買下,內裏的歌曲附載簡譜,看着看着自然懂唱,好奇怪。」愈寫愈得心應手並膾炙人口,鮮為人知的是,《歡樂今宵》的開場曲「日頭猛做,到依家輕鬆吓……」,也出自他的鬼才!「劉天賜過來跟我傾,逐句逐句度出來,這首音樂是顧嘉煇的作品,用了很久才有歌詞,他真的很棒。」

轉職後不消兩年光景,他已成視、詞兩大界別的紅人,無綫對他亦相當器重,「起初公司生意不算太好,但到七十年代後期開始轉旺,不知是否因為個人表現良好,試過兩次年末出十五個月糧,也許公司賺大錢,個個都出十五個月糧吧。」春風得意之際,他卻靜極思動,想過辭職赴美進修,還興致勃勃地跟太太發表「偉論」,盧太聽罷沒有反對,卻默默地流下兩行淚水。「太太問:『你去了,我怎辦?』我也不懂怎樣回她,當時只想到我自己,並沒考慮到她。」終究,盧太的淚水留住了他,湊巧要為《陸小鳳之決戰前後》的插曲提筆,想到高手決戰前夕,紅顏知己吐露心事的委婉與不捨,太座無言地哭那幕震撼畫面登時出現,《願君心記取》開首:「流淚眼,留住癡心伴侶;我的話,願君心記取」,正是源自此情此境。

捨易取難壯懷激烈

流星入詞一語成讖

《願君心記取》所記的是女性角度,同劇另一首插曲《決戰前夕》,則是盧沾的夫子自道,「命運不得我挑選,前途生死自己難斷」便是捨易取難、壯懷激烈的寫照。「我想離開無綫,看見鄭少秋(葉孤城)與黃元申(西門吹雪)決戰,就想到自己當下心情,即使佳視沒有挖角,我也會走。」當時上司李雪廬已不在其位,石少鳴的心又去了節目部,整個宣傳部只得他一人熱情過剩,還有無綫的制度亦令他漸覺無癮。「比如加人工,每個人都是加八個巴仙,我覺得沒理由,有些同事有表現,應該不止八個巴仙,相反有些人懶惰,又是加八個巴仙,我畢竟還年青,說:『不公平,我不要我那八個巴仙,拿出來加給其他同事吧!』爆出這種晦氣說話,其實已經想走。」

他再次有意投身廣告界,正巧周梁淑怡部署在佳視另起爐灶,一拍即合。「我沒考慮太太正在懷孕這件事,佳視出的條件不錯,又可以將有關宣傳的部門集中,由我處理,職位是推廣總監。」翻臉不留情,無綫下令將盧沾「軟禁」,上班地點從廣播道搬到太子行,每天在會議室坐冷板凳。「現在可以玩手機,很多事做,但那時只可以帶份報紙入去,每天看個飽,歷時個多月。」丈夫被打落「叛將」,仍在無綫當記者的盧太,自然也不會有良好待遇,她說:「我住廣播道,盧先生不方便出面(挖角),我便代他找人,最熟的是盧國雄、謝月美夫婦;後來無綫要我走,跟石少鳴太太一樣,也是被人押着出門口的。」

落戶佳視,盧沾上任一個月後請記者參觀新辦公室,只見空空的房間擺放兩張寫字枱,他坐在椅上,凝視尚未完成批盪的水泥牆,一臉躊躇滿志:「你看,不是很有革命家的風味嗎?」他認定佳視有得玩,關鍵在於人人有衝勁,公司上下朝氣勃勃,反之無綫已不能滿足他做宣傳的興趣,「做工作只有三點,第一興趣、第二有人賞識、第三有錢,我在無綫正是缺乏了第一、 第二方面,再幹下去有什麼意思呢?」

二月上任、七月離職,盧沾形容在佳視沒啥建樹,只記得參與構思「七月佳視」宣傳攻勢,以及替古裝劇《流星蝴蝶劍》填詞。「因為『流星』這兩個字,令我想到歌詞內容,『流星閃過後永逝去』,就像佳視一樣,一語成讖。」盧太憶述,當日見丈夫在書房寫完歌詞,她一看之下,已有不祥預感:「他們這班人如流星般聚在一起,有些達成部分心願,但流星一剎那便消失了。」●

下回預告

盧沾之能在詞壇吃香,才華與筆鋒固然居功至偉,不可忽略的是他生性隨和、圓滑,就連以辛辣見稱的娛樂唱片女當家劉東太太,跟他亦相處融洽,「她是老行尊,叫我做什麼,我便做什麼,無謂跟她鬥氣。」「順德人」的代價是,他損失了好幾年的版稅!

下期《明周》,讓我坦蕩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