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的故事


  • 替德蘭寫過太多好歌,另一首名作《紫玉墜》源自盧太所買的紫玉墜。

  • 甄妮曾開唱片公司金音符,盧沾常往錄音室而與傅聲相熟。

  • 盧沾曾是陳友鄰居,常常碰到阿B,《讓我坦蕩蕩》與《愛情組曲》均令他引以自豪。

  • 盧沾替學友所寫的《恕難從命》,在八五年《香港流行曲創作邀請賽》贏得季軍,冠軍作品是李中浩與楊楚營演繹的《十萬個明天》。

盧沾縱橫詞壇四十年,產量多達三千首(連廣告歌),張德蘭是其中一位合作最多的歌手,《願君心記取》、《紫玉墜》、《情若無花不結果》、《相識也是緣份》等皆是大熱金曲。「我很愛聽張德蘭唱歌,《相識也是緣份》寫於七七年,翌年在她的首張個人大碟面世,但沒紅,後來我和德蘭去酒廊聽歌,發覺這首歌很受歡迎,唱片公司便決定重錄,收錄於八一年大碟《昨天我真愛你》。」

薰妮與甄妮也是盧沾詞作的「代言人」,前者赴日學藝前夕,聊起父親與兒時往事,令他頓時想起自己的爸爸,於是傾注個人感情寫了《孩子,不要難過》,當中「蓬頭白髮」就是盧爸爸的形象。「我也替甄妮寫過很多歌詞,《明日話今天》是玩一句英文『today is tomorrow yesterday』,那時候常上錄音室,跟傅聲也很投緣。」八六年,甄妮有意結婚淡出樂壇,唱片監製要求他寫一首告別歌,卻又不想直接提告別,他意識到大概是依依不捨的情懷,度身訂造填了《幾個風雨天》,「斷了數處心弦」、「突有一些驚變」是寫傅聲的猝逝,尾段雖說「對過去我應要講聲再見」,但添上一筆「我暗裏願望再寫新篇」,作為她或會改變初衷旳伏筆,果然被盧沾猜對了。

替鍾鎮濤所寫的《讓我坦蕩蕩》是他又一首得意之作,「廉署找我填宣傳歌,完成後有個政務官批評『坦蕩蕩』這三個字不好,我說我不會修改,有問題便叫廉署的人跟我說,結果電話沒來,廉署也沒有意見。」阿B、張學友、蔡國權合唱的《愛情組曲》,亦出自他的手筆,「有天在邵氏餐廳遇上阿B,說有首歌由他們合唱,我想到可以由三個人各自抒發對愛情的態度,難度有點高,想不到只用了短短兩小時便大功告成。」

《緣份》源於日本地鐵《今生無悔》幾成訣歌盧國沾詞緣四十載(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