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洋千里追蹤小田巴掌情緣薛家燕運轉乾坤創傳奇(二)


  • 龍剛獲榮華公司支持開拍《飛女正傳》,借蕭芳芳、薛家燕、沈殿霞、孟莉等一班被判入女童院的「飛女」遭遇,辛辣地揭示社會實況;從未如此「寫實」過的家燕,起初擔心自己不能勝任,龍剛卻對她爸媽說,相信家燕一定做得好,她才膽粗粗接受挑戰。

  • 粵語片式微,家燕誤打誤撞去了日本受訓,以為一事無成地返港,怎知因歌舞技藝大進而再成登台搶手貨,更憑《家燕與小田》開創事業第二春,「原來去日本受訓,是冥冥中鋪了條路,幫助我日後發展。」

  • 《花月爭輝》早《飛女正傳》半年上畫,一樣是芳芳、家燕與肥肥鐵三角,但屬典型柴娃娃式歌舞愛情片,乃志聯公司秉承《彩色青春》等路線之作。

  • 《飛女正傳》的馬碧珊,驚聞親兒因疏忽照顧而死,情緒由冷靜變哀傷再轉激動,龍剛以由遠至近的鏡頭捕捉家燕表情,她的演出被評「超水準」。

  • 《飛女正傳》的馬碧珊,驚聞親兒因疏忽照顧而死,情緒由冷靜變哀傷再轉激動,龍剛以由遠至近的鏡頭捕捉家燕表情,她的演出被評「超水準」。

  • 《飛女正傳》的馬碧珊,驚聞親兒因疏忽照顧而死,情緒由冷靜變哀傷再轉激動,龍剛以由遠至近的鏡頭捕捉家燕表情,她的演出被評「超水準」。

  • 片末馬碧珊向飛仔男友阿添(伊雷)追究愛子之死,後者竟仍口甜舌滑大灌迷湯,令她哀嘆遇人不淑,崩潰下以餐刀刺死對方。

  • 《飛女正傳》的卓越表現,為家燕帶來一尊麗星盃,「領獎後,我們要站出露台,向天星碼頭的途人揮手,好像政要總統一樣!」

  • 《昨天今天明天》雲集家燕、張冲、丁紅、胡楓、張英才、朱江等國粵語片明星共冶一爐,家燕說:「當時國語片明星比我們高一級,對龍剛導演也很信任,十分榮幸能演出一角,可惜基於政治因素,幾天便要落畫了。」

  • 家燕赴韓拍攝國語片《戰北國》(《俠妓》),因機件故障迫降台北,令她意外地往當地遊覽半天,翌日再飛首爾開工。

  • 七三年八月,無綫邀家燕拍攝個人特輯,蔡和平要求雙方簽訂合約,在特輯播出前,她不得亮相其他電視台。

  • 在粵語片年代,家燕與李小龍已有交情,小龍赴美後,曾寫信給朋友希望代為鋪路回港拍戲,這位朋友剛巧是家燕的鄰居,因英文欠佳,便由家燕代為回信;七二年已成大紅人的小龍,往電影《合氣道》現場探家燕班。

  • 寶珠與家燕在《霧美人》載歌載舞時,于洋仍是籍籍無名的舞蹈員,暗地傾慕夢中女神。

  • 乘着功夫片興起,渾身肌肉的于洋,被發掘成影壇新星,七十年代中轉入公仔箱,憑處境喜劇《相見好》走紅。

  • 薛家燕與于洋是聖公會諸聖中學的同窗,「他本來是我的師兄,因為留班,變成我的同學。」當時家燕已是娛圈中人,于洋如影隨形,終在《石破天驚》嶄露頭角。

  • 仗着總統阮文紹的面子,家燕成功將六十幾個金牌運出越南,「金牌放在家中客廳,被對面鄰居看見不太好,唔熔唔得!」

  • 七一年,《The Sonny And Cher Comedy Hour》於美國首播,Sonny與Cher夫妻檔大受歡迎,Cher對事業的野心也逐漸浮現,開始推出個人單曲,兩人於七五年離婚。

  • 麗的隆而重之歡迎家燕加盟,果然《家燕與小田》一出即紅,及後發生掌摑風波,家燕氣得要提前解約,鍾景輝與黃錫照分別出動大力安撫。

  • 《家燕與小田》集歌舞、諧趣、短劇於一身,兼任策劃統籌的家燕,選中小田作拍檔,但相處日久,小田的吊兒郎當令家燕大呼吃不消:「唔願起身,又唔捱得,去日本一話拍完收工就鬼咁精神,猛問今晚去邊度滾,第二朝我問屠用雄(編導):『佢帶你哋去邊度滾?』屠用雄話邊有吖,一返房就瞓覺,佢話嫌貴喎!」

  • 為求效果,家燕不惜化幾小時妝,只為博觀眾一粲,小田卻嫌麻煩,經常口出怨言。

  • 氣消後,家燕明白節目要做得好,她與小田一定要相處融洽,那邊廂小田亦經朋友提醒,明白家燕的苦心,願意合作。

陳寶珠、蕭芳芳稱霸粵語片,薛家燕亦步亦趨,終能與兩大阿姐平起平坐同享麗星盃,所持的,就是在《飛女正傳》的突破性演出。「套戲一出很多人讚好,志聯公司(出品《彩色青春》、《姑娘十八一朵花》等)其中一位老闆,好像是關志剛,一見我入廠就話:『薛家燕,原來你啲戲咁好!』我問所指的是哪一齣,他說:『咪《飛女正傳》囉!』」

才攀上事業高峰,卻遇着時移世易,粵語片沒落,家燕改拍國語片未竟全功,試圖轉往日本藝能界發展,特訓半年後,薛爸爸為着一個意想不到的理由,迫令她立即回港。

初演飛女無從入手

觸動電檢敏感神經

六九年《飛女正傳》上畫好評如潮,羅卡在《中國學生週報》撰文,盛讚薛家燕演出「超水準」,甚至比女主角蕭芳芳更加搶鏡,雙親觀影後的最大感覺是:「幸好細麗(家燕乳名)沒有錯過這部戲!」

想當日,導演龍剛盛意拳拳,邀請家燕演出馬碧珊一角,薛媽媽想也沒想,即時替女兒推戲,家燕憶述:「龍剛沒有放棄,來到我家樓下的餐廳,約我爸媽見面,問為什麼我不拍,媽咪說:『我女兒是青春玉女,形象純潔,怎可以演這個既入女童院,還要是未婚媽媽的角色?』龍剛回應,這個戲是反面教材,他放了很多心機下去,只要能演好這個戲,必定會更上一層樓,家燕整天做青春玉女載歌載舞,有何意思呢?」龍剛動之以情,父母開始心動,「他拍的戲已是公認的好(代表作是六七年由謝賢主演的《英雄本色》),否則榮華公司也不會請他開戲,加上芳芳又肯拍,蕭媽媽也了解這是個好劇本。」

雖云從影經驗豐富,但家燕初次挑戰歷盡滄桑的飛女角色,還是有點無從入手。「又生仔又殺人,我根本不懂得怎做,龍剛叫我放心,他一定會幫我,有場戲講我知道兒子死了,他叫全場肅靜,給我五分鐘時間培養情緒,準備好才正式開機。」末段,她向孩子生父伊雷大興問罪,對方竟還口花花,自以為情聖上身,她不動聲色,一刀插落他身!「人生經歷的確對演戲很有幫助,我不曾遇過這種情況,這場戲排了很久,我需要慢慢醞釀情緒。」

《飛女》收得,家燕對龍剛表示百分百信任,一導一演再次合作《昨天今天明天》(前名《瘟疫》),「龍剛這次更大膽,借鼠疫比喻共產黨,當時我們已知他的用意,但一來很相信他,加上這是大製作,國、粵語片明星的第一次合作,能夠演到一個角色很開心。」可惜這個極其踩界的題材,觸動了電檢處的敏感神經,片子被剪得支離破碎,上畫七日便黯然下檔,收入不及《飛女》的一半。

踏入七十年代,國語片漸次抬頭,寶珠、芳芳分別赴美留學,家燕一度轉拍國語片如《戰北國》(《俠妓》)與《合氣道》等,又開始亮相熒光幕,替無綫演出《薛家燕特輯》,期間引起日本星探注意,「陳美齡、歐陽菲菲等相繼在日本走紅,當地公司派人過來香港揀蟀,剛巧在電視看見我,我天生一張長不大的娃娃臉,很適合日本市場,對方想簽我過去發展,當時不知道粵語片還有多久可以復甦,祖父又說我的運勢仍有得上,在父母的同意下,便飛往日本受訓。」

閒話一句闖出大禍

偌大行李箱傳愛心

日本藝能界不像香港流行玩即食、打天才波,需要訓練一段時日方能正式出道,身經百戰如她也不例外。「他們不當我是一個明星,從頭開始訓練,朝早練聲、下午跳舞,日日行出場位,要練到好sharp,我很enjoy,但只得八千港元一個月,住酒店也要自己付錢,不夠花,爸爸寄錢過來幫補,一心想着女兒受栽培,不計較。」一晃半年,出碟計劃仍遙遙無期,薛爸爸的怨言來了。「他叫我不要再等,趁着在港仍有名氣,不如回來別花時間,我不想,因為已錄了一首叫《櫻花愛人》的日文歌,又去了夏威夷拍MV,只不過未有成績而已。」嚴父急召,家燕無奈回港,同行有兩位男經理人,薛爸爸向他倆說出顧慮,那兩位年青男生連忙解釋:「其實我們很疼家燕……」閒話一句,竟闖出大禍來!「爸爸害怕這兩個經理人愛上我,畢竟以前中國人跟日本人打過仗,他很不喜歡,更加不想我再留在日本;其實那兩個經理人所謂很疼我,只是想好好推廣我而已,沒有別的意思。」

真正千里追蹤、對家燕情心一往者,實則另有其人──銀壇新進打星于洋是也!「于洋是我的中學同學,讀書時已很仰慕我,但我毫不知情,後來他進了無綫訓練班學跳舞,我拍《梅蘭菊竹》與《霧美人》時,後面其中一個舞蹈員就是他,看見我成了大明星,他更加喜歡我。」于洋舞(武)藝雙全,被片商看中在《石破天驚》初當男主角,緣來沒法擋,女主角竟是夢中情人!「拍戲期間,有一天他跟我說,很開心跟我拍戲,讀書時已很喜歡我云云;後來賺到錢,他花了四十五萬買了一輛跑車,第一個就要載我去喝茶,媽咪跟着來,車子來到我家門口,他卻忘記跑車沒有後座,正宗『趕絕岳母型』,媽咪話:『咁我坐喺邊?家燕,不如我哋返上去喇!』結果冇茶飲,好慘!」

于洋並沒死心,有次家燕從韓國拍戲回港,他親往接機引起哄動,終於引起了薛父注意,「爸媽希望我專心事業,不想我拍拖,何況對象要是他們理想的類型,從來不想我結識圈中人。」等到家燕赴日發展,雖則薛母陪在左右,但于洋仍窮追不捨。「他拿着很大個行李箱,來到我住的酒店,媽咪以為他來長住,他說不是,行李箱一開,原來全是我喜歡的零食,薯片、話梅等多的是,我好感動!」

薛母不如丈夫嚴苛,反正家燕人在彼邦生活單調,也樂得有個朋友陪陪她。「媽咪允許我們單獨行街,于洋很高興的說,來到日本才終於拖到我的手,那個時候,我也視他為男朋友。」快樂時光過得特別快,薛父催促家燕回港,這段純純的愛宣告無疾而終,「爸爸始終不喜歡我和圈中人交往,沒多久于洋對我說要回加拿大,打算離開娛樂圈去創一番新天地,希望將來有機會再見。」

運六十個金牌出境

怒不可遏提出解約

聽話的家燕,也沒將心思花在愛情上,自日歸來後密密登台,繼續努力打拚事業。「當時越南、新加坡的市道很旺,我在越南一個月,收到六十幾個金牌,連總統阮文紹也因為我替水災籌款,送了一個給我,離開時好像搬金走一樣,出境頓成疑問,但我媽咪好醒目,即時拿了阮總統所送的一個,還展示在國會領金牌的相片,於是全部過關。」再征星馬,一樣爆紅,「為什麼我走埠可以這麼紅?因為之前在日本受訓過,唱歌棒了,台風又與前不同,我已能摸索觀眾的口味。」載譽回港,正巧碰上麗的幕後大員雲影畦,家燕找到另一個大展身手的舞台。「她邀請我主持一小時的綜合性節目,腦海中登時想起美國節目《The Sonny And Cher Comedy Hour》,湊巧往電視一看,咦,黎小田得喎,他音樂好、可做司儀、精通國語英文,最重要是不靚仔,不會搶我鏡!」

兼任策劃統籌的她,將過去幾年於日本受訓、東南亞登台的累積經驗,悉數放進《家燕與小田》,令觀眾感覺新鮮,迅即成為麗的王牌節目,但在春風得意的同時,她感覺有暗湧:「小田為人吊兒郎當,排舞又話唔得閒,永遠叫我排住先,佢嚟就求其整兩吓,觀眾覺得好笑就得;朝早外景又話唔好預佢,叫家燕姐先,我預五紮花送俾自己,一樣預埋五紮俾佢,衫又同佢準備好,但他不知我的苦心,我提議扮老夫子與大蕃薯,花兩、三個鐘頭化妝,但出街只有三分鐘,他也不喜歡,無感激仲多多聲氣,我已經忍住道氣!」

七七年一月六日,《家燕與小田》錄影途中,家燕突然發火質問小田:「你為什麼要在雜誌柴我台?」小田堅稱沒有說過,你一言我一語之間,盛怒的家燕,出手狠摑小田一巴,令他呆了!「記者問我,覺得黎小田怎樣呀?我說大家拍檔天衣無縫,樣樣都配合得很好,再問他,他竟然說家燕姐沒有什麼,只是條腰跟他一樣粗,我真的很嬲!起碼都讚我一、兩句吖,使唔使咁樣踩我?積埋積埋,咪一巴打落佢度!」

一發不可收拾,家燕不但拒絕再跟小田拍外景,更向高層黃錫照提出解約!「黃錫照約我和小田吃飯,但我沒去,後來冷靜一想,為了這樣放棄節目有點說不過,小田也比較合作,肯收口!」經此一役,旁人開始告訴小田,家燕過去如何待他好,戲劇性地爆出一段「巴掌情緣」!「他發覺我的優點,開始展開追求,買了一部車給我,叫我駕回家,我好驚,無端端做乜送咁大禮?我不敢接受,他嬲到掟車匙,覺得我唔俾面佢!」小田還未死心,出到更辣一招!「有一日拍完外景,他說:『Nancy,我有東西給你看!』他掏出一本銀行存摺,好像有二百多萬存款,我問為何有這麼多錢,他說因為阿爺死了,他是長子嫡孫,便繼承了遺產,還說:『我而家有資格追你啦啩!』邊有人死咗阿爺會咁開心?我返去話俾阿媽聽,大家笑餐飽!」

直到今日,家燕仍未笑完:「可想而知,小田就是一個這麼單純的人!」●

下回預告

事業心重的家燕,忽然興起結婚念頭,來自拍攝《天龍訣》的一個晚上,「我望住個天講:『薛家燕,做乜你仲要喺度捱?』」

在星馬大搞劇集錄影帶生意,刀光劍影、槍彈無眼,「我還被人當面恐嚇:『知唔知個死字點寫?』」

下期《明周》,咪個擔憂咁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