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明荃初登熒幕黃淑儀被炒內情麗的呼聲最高時(二)


  • 《甜蜜家庭》演員個個有來頭,除袁報華(後右一)與鮑漢琳(前右一),正中坐着的童星是否熟口熟面?他就是童年現在一般可愛的電影美術大師奚仲文,後左一則是從未如此年青過的淘氣學生妹鄭少萍!「我還年青,要演他們的媽媽,內心其實不太舒服。」基於演員道德,Lily姐還是埋位了。

  • 麗的第一個劇集──《幸福的家庭》,於五七年直播出街。

  • Lily姐的記憶中,《葛嫩娘》出現在六三年中文台成立之初,正中玉樹臨風者,是我們懷念的黃霑。

  • 她曾演過三次《天字第一號》,「表面是交際花,真正身份是間諜,拍檔敦叔(鄭子敦)真的好好戲。」

  • 張瑛一度加盟無綫演出《歡樂今宵》,但嚴肅形象不善搞笑,拍劇才有充分發揮機會,是以粵語片明星身份長期効力麗的的表表者,曾偕Lily姐合演《租界》。

  • 在《藕斷絲連》與鍾景輝交手,可見早期電視製作甚有話劇風。

  • Lily姐丈夫阮黎明(中)在《我是偵探》演唐寧探長,合演者是羅國維與譚一清,「三個人都上了天堂!」Lily姐嘆曰。

  • 第一期麗的藝訓班學員齊齊去旅行,但森森已完全忘記當日發生了什麼事,正如從報考到讀完,她笑言都是「一嚿雲」。

  • 六七年,森森榮封「香港歌后」後,偕妹妹斑斑搭檔林沖上麗的歌唱節目,但實則比賽當晚蔡和平已是座上客,經森媽代為斟洽,森森成為無綫開國功臣之一。

  • 李司棋以玩票性質報讀麗的第二期藝訓班,讀到第三階段退出,之後選美獲「香港公主」銜頭,上《歡樂今宵》接受訪問時被無綫總經理貝諾看中,力邀加盟。

  • 龐碧雲引退,剛畢業的黃淑儀走馬上任,成為麗的新聞報道員,看似備受重用,及後卻形勢逆轉。

  • 《四千金》首播於六八年初,麗的仍與無綫分庭抗禮之時,主要描述父親陳炳球(前左二)與四位掌上明珠黃楚穎、蘇潔賢、汪明荃、禤素霞的生活趣事,黎灼灼與戴偉光分飾工人與鄰居。

  • 六九年《星月爭輝》訪問水仙花皇后,主持汪明荃偕一眾工作人員合照,前右一是助理編導張敏儀,她曾在官方刊物撰文,形容《星》是個「需要細看、經得看的節目」。

  • 七〇年的「新麗的三花」──羅蘭、李香琴與南紅,時維麗的艱苦期,琴姐約滿時本來無意跳槽,但在公司的緊縮政策下,竟然一毛錢也沒有加薪,琴姐一氣之下才轉投無綫。

  • 麗的正處捱打的嚴峻時刻(七○年),難得粵語片紅星南紅加盟旗下,總監鍾啟文親自歡迎。

  • 要演黃淑儀母親,Lily姐本來有點不願,在丈夫勸說下,才答應演出《夢斷情天》,有緣跟馮淬帆合作。「這個劇很受歡迎,我跟丈夫入馬場,人人都認得我!」

  • Lily姐創辦舜燕儀容之家,毅然決定脫離麗的,在鍾景輝誠邀下轉投無綫,開展演藝第二春。

  • 一演《夢斷情天》立即走紅,黃淑儀大大吐出慘被麗的怒炒的一口烏氣。

  • 《香港電視》創刊號,簡介了無綫開台的重點節目,包括直播澳門大賽車、波叔領銜演出的《歡樂今宵》及配音片集《班尼沙》等。

  • 同是麗的第一期藝訓班同學,森森無心進取,奚秀蘭則被嫌長得太高不獲簽約,想不到兩人聚首於無綫,雙雙替《歡樂今宵》開山劈石。

  • 無綫的第一個劇集,是開台當日推出的《太平山下》,由沈殿霞、鄭君綿、容玉意等演出。

六七年十一月十九日,無綫開台直播澳門大賽車,再來第一齣處境劇《太平山下》,翌晚則強打綜合性節目《歡樂今宵》,一直「壟斷」電視行業的麗的映聲,如何部署迎戰新對手呢?

畢竟已奠下十年基石,麗的江山並沒一下子被擊倒,但隨着無綫不斷發展,畫面接收漸見分野,再經投得六八年墨西哥奧運會,麗的猛將梁舜燕、黃淑儀、汪明荃等一個接一個離巢,首部長篇電視劇《夢斷情天》贏盡民心,《歡樂今宵》也藉波叔、肥肥、森森等親切臉孔成為香港人的老友記……

無綫與麗的,強弱初體驗。

榮陞教師糾正懶音

新星打破校長規矩

近年亞視放棄自製戲劇,對酷愛煲劇的港人而言,堪稱走向衰亡的一着差棋;相對地,五七年麗的映聲總監Jock Sloan,絕對有遠見得多,梁舜燕(Lily姐)憶述:「總監希望節目更多元化,湊巧后叔(陳有后)、鍾景輝與阮黎明(Lily姐丈夫)等均是話劇發燒友,攜手製作話劇節目,第一個是處境劇《幸福的家庭》,我也有份參演。」

成立初期,麗的並沒有錄影設備,跟新聞、清談、兒童節目等如出一轍,話劇也要直播出街,演員需即時走場,從一個佈景撲向另一個佈景,忙亂之間,不免會出岔子──話說,有次某演員在門口演完一場戲,緊接需走到客廳,該演員卻如人間蒸發,攝影師唯有硬着頭皮,這邊廂拍拍吊燈、那邊廂特寫字畫,心急如焚的導播四出尋人,才發現這位演員藏身睡房,他一時大懵搞亂了場景!導播立即將他拉回客廳,禮貌周周地在鏡頭前說了句「對不起」,才繼續演下去。

Lily姐曾參演《天字第一號》、《葛嫩娘》、《藕斷絲連》、《租界》、《陋巷》、《甜蜜家庭》等不同劇目,就連丈夫阮黎明亦粉墨登場,在《我是偵探》演唐寧探長,風魔一時。「當時他的寫字樓就在麗的對面,經常客串戲劇顧問,公司要找人扮偵探,外表需要正氣一點,高層說:『不若找Lily老公吧!』張清嘗試一問,他表示有興趣,下午五點收工便過來演出。」雖廣受歡迎,但只此一次,阮黎明安心做梁舜燕背後的好男人,不慕幕前風光。

Lily姐演得、講得又睇得,六六年麗的開辦第一期藝員訓練班,她榮陞「miss」之一。「公司已搬往夏愨道大廈,一天總監鍾啟文叫我入房,要我去教訓練班,我話未試過唔敢,但總監話係咁啦,冇辦法,收order辦事!」言若有「愧」,心實喜之──「我很喜歡看陳雲裳演戲,聽說她由導演卜萬蒼捧起,對這個人很神往,誰知道卜萬蒼竟會加盟麗的,還當起訓練班的校長來!」在德高望重的大人物面前,「Lily妹妹」戰戰兢兢執教鞭,「出鏡心得、主持發音什麼都教,同學們懶音很嚴重,像買『鈕』會唸成買『樓』!」

第一期學員當中,汪明荃坦承當時廣東話發音不準,唱歌、跳舞、演戲學而有進,唯獨配音沾不上邊,「因為我讀蘇浙公學,講國語為主,雖然發音比初出道的劉嘉玲好,但配音始終不行,要很準確。」她邊當會計邊返夜學,每天五點半放工,便急急腳趕搭電車,從中環直踩灣仔,希望趕及六點上課。「卜萬蒼校長很喜歡我,覺得我很適合做這一行,叮囑我千萬要返學,就算遲到他也會理解。」

卜校長對汪明荃的保護與喜愛,從以下個案可見一斑──張清正要籌備劇集《亡蜀遺恨》,有個宮女角色一直懸空,一晚他與馮淬帆、譚一清等排戲完畢,剛巧遇着訓練班放學,一抹清秀氣息教張清過目不忘,打聽下,原來她是訓練班學員汪明荃,張清連忙找卜萬蒼商量,央求這位新人參與《亡》劇演出,卜校長卻不賣帳,以純正上海話力推:「訓練班的規矩是,沒有畢業前,誰也不能在熒幕出現!」

為奪心頭好,張清透過總監鍾啟文多番斡旋,擔保不會阻礙上課時間,卜校長也知汪明荃是塊好材料,既然注定吃這行飯,早點實習亦未嘗不是壞事,是以這條「未畢業不能亮相」的規矩,早在第一期已被汪明荃打破了。

森森憶麗的一嚿雲

遊船河怒炒黃淑儀

都說麗的開辦藝訓班,恍如替日後的無綫培訓新血,比汪阿姐更早一步「跳槽」的,是無綫的開國功臣之一、 六七年「香港歌后」森森!「參加麗的第一期訓練班的原因,我真的是『一嚿雲』,只記得還是學生,一直有參加學校歌唱表演,也曾跟表哥夾過band,趁放暑假便去報名……」在朦朧的記憶裏,汪明荃、鄒世孝、奚秀蘭、蘇潔賢等一張張臉孔,逐漸浮現於森森姐腦海,「他們的年紀都比我稍大,可說是見過世面,雖然我很愛表演,但還是不敢主動跟陌生人傾偈,尤其在那個保守的年代。」說到「很愛表演」,她像被敲醒,來了一記「恍然大悟」!「對了!應該是媽咪覺得,既然我那麼喜歡表演,不如去報名考麗的,好好學習一下吧!我那麼被動,肯定是媽咪替我安排的。」

她完全抱着「上堂」心態,從沒想過當明星,「我記得盧雯珊姐姐幾喜歡我把聲,曾替她在電台(麗的呼聲)講兒童故事,因為我口齒伶俐,有一幕印象很深的是,在看梁舜燕姐姐報新聞,之後她教我對着鏡頭練習說話。」暑假一過,她重回校園,訓練班生涯也告一段落,六七年成為「香港歌后」(藍天酒樓夜總會主辦的全港公開女子歌唱比賽)後,因緣際會重返「娘家」:「TVB還未開台,我、斑斑、林沖一起亮相麗的歌唱節目,不久蔡和平說正在籌備《歡樂今宵》,希望集合老中青三代,由我來代表年青那一批,一切也是媽咪出面傾,就此加盟了無綫。」

跟森森心態類同,李司棋報考麗的第二期藝訓班,還是個商科學生,「爸爸不喜歡我做這一行,暑假時我問准他去考訓練班,純粹去學習一下,不一定會做明星,他才答應我。」麗的藝訓班分四期授課,每期淘汰部分學員,不經不覺來到第三期,李爸爸催促女兒盡快退學,「他警告我,如果繼續讀下去,便要跟人家簽約,所以最好現在退出、否則日後怎麼向人家交代?」

從第二期脫穎而出,甫畢業便備受重用的,正是與汪明荃、李司棋並列無綫三大花旦的──黃淑儀。當時在麗的所謂「備受重用」,並不是當上話劇女主角,而是像「三花」梁舜燕、黎婉玲、龐碧雲一樣坐穩新聞主播枱,首先告別熒幕的「一朵花」,乃移民美國的龐碧雲,造就初出道的黃淑儀攝正靚位,但沒多久,黃淑儀竟悄然消失,有說當日藝訓班導師簡而清曾受黃淑儀的親友所託,好好照顧這位世姪女,後因內部出現派系鬥爭,黃淑儀被捲入漩渦,據已故資深演藝人朱克於《螢光幕後》一書所述,黃淑儀之所以被鍾啟文開除,源於一次猶如「宮心計」般的遊船河──

有一天,麗的發出通告,要全體藝員遊船河,黃淑儀與老友梁小玲(第二期同學)以為是私下活動,皆以一身白恤衫、短褲輕裝赴會,不料上船後,卻看到人人打扮得非常隆重,如出席宴會一樣;汽船開到一艘戰艦前停下,所有藝員被邀往戰艦參觀,這時錄影機已經開動,毫不知情的她倆顯得有點尷尬,多番刻意迴避鏡頭,到避無可避,個性爽直的黃淑儀開腔,請攝影師別將她拍入鏡頭,啱啱遇着剛剛,被鍾啟文聽進耳裏,當場訓斥:「拒絕拍影就是不合作,不合作的人我們不歡迎,明天不用上班了,你的合約從此取銷!」

真有那麼嚴重,需要即時解僱嗎?何況事前沒人知會遊船河需要上鏡,難免令人猜想,黃淑儀可能得罪某些人,因而慘遭設計剷除……黃淑儀回顧她在麗的的日子:﹁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否則我無法參演︽夢斷情天︾。﹂

急起直追驚覺已晚

確立港人煲劇習慣

怒炒事件發生之時,無綫雖已告成立,但麗的仍有「一台獨大」的氣燄──早於六七年春天,麗的已風聞香港將出現另一家新電視台,還要是彩色無綫廣播,可是留學美國的鍾啟文有點不以為然:「美國有幾家無線電視台,也有不少有線的可以生存,至於彩色與黑白的問題,今天買一部彩色電視機,最少要一萬元以上,試問香港能有多少人買得起呢?」

也不是完全掉以輕心的。六七年十一月十九日,鍾總監約同一班重臣,嚴陣以待守在電視機前,全程監看無綫首播日,翌日又看了來頭甚猛的《歡樂今宵》,他吐出一句:「不外如是!」便繼續埋首工作,包括迎接即將落成的廣播道大樓、籌辦《十萬用戶慶功大宴》晚會,這個時候的麗的,用戶雖未見大幅增加,但也沒有減少。

然而,無綫發展之快,遠超於麗的預期。首先,無綫取得賽馬與足球播映權,六八年又將墨西哥奧運會奪為囊中物,戲劇也在不斷發展,鍾景輝開拍首部長篇劇《夢斷情天》,不但邀得黃淑儀出任女主角,連「麗的之花」梁舜燕也助陣其中,Lily姐說:「丈夫覺得演藝事業不長久,當時很多女士要求跟我學化妝、儀態,丈夫建議成立舜燕儀容之家,麗的不容許藝員兼職,我便在六八年離開;到鍾景輝邀請我參加《夢斷情天》,飾演黃淑儀母親,我年紀不大,想考慮一下,丈夫在旁聽到,說作為一個演員,應該什麼都要嘗試一下,我覺得他有道理,即時回覆鍾景輝說好。」

《夢斷情天》確立港人煲劇的習慣,《歡樂今宵》又漸成氣候,波叔、肥肥、杜平、森森等全部入屋,無綫更施狠招,成功撬走麗的一手栽培的人氣新星汪明荃!劣勢盡現,也在於無綫在港九新界佔據有利位置建成發射站,畫面清晰度遠勝敵台,本已搶喝了頭啖湯的麗的,此時才驚覺要急起直追,部署從黑白變彩色、有線轉無線,但面對大興土木與客戶流失,又必須開源節流、減省人手,如此一來,節目質素必受影響,觀眾既可免費看辦得有聲有色的無綫,又何必付錢捧麗的場?

香港電視圈的強弱之比,就在這兩年大局初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