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志榮梁淑莊鐵血効忠麗的呼聲最高時(三)


  • 七十年代初,劉志榮與梁淑莊相繼加盟麗的,經歷多個朝代,兩夫婦從無異心,一直留守廣播道八十一號,莊姐感嘆:「亞視就像我的家,看到如今的情況,我真的很傷心、難過,為何會弄致這般田地呢?」

  • 莊姐從小在讚美聲中長大,但對投考麗的並無信心,「第二次考試,看見考官對我的印象似乎不錯,令我開始有期望,那十六天呆呆滯滯、日等夜等,才收到取錄的信。」

  • 麗的第四期藝訓班美女如雲,潘冰嫦(前左二)與陳琪琪(前排中)等質素極高,期考卻以莊姐(前左三)表現最標青,甫畢業便備受重用。

  • 張清大膽起用新人,繼《亡蜀遺恨》讓汪明荃初登熒幕後,又點名莊姐接棒《小夫妻》。

  • 在兼顧戲劇與新聞的年代,莊姐在長篇劇《草青青》飾演文靜的阿蓮,偕南紅與李馨游拍檔。

  • 坐正七點新聞的主播寶座,談吐得體的莊姐大獲好評,後來新聞部加入男主播,劉家傑指明要與她拍檔。

  • 劉志榮初入麗的,底薪三百五十元,每個騷可得八十,密密接劇下月入數千, 三個月後騷錢獲調整到一百,再三個月後升為百二。

  • 劉翁成為紅小生後財源滾滾,曾推出唱片《再會太平山》,往東南亞登台一轉可唱足四十幾場,每場酬金超逾兩千美金。

  • 《哈囉夜歸人》從佳視搬到麗的,脫衣舞一幕令觀眾邊看邊投訴,高層不願放棄節目,匆匆改名《貓頭鷹時間》,加入簡而清、黃植森、劉家傑、張美璉與莊姐等「減辣」,繼續保持高收視。

  • 《哈囉夜歸人》從佳視搬到麗的,脫衣舞一幕令觀眾邊看邊投訴,高層不願放棄節目,匆匆改名《貓頭鷹時間》,加入簡而清、黃植森、劉家傑、張美璉與莊姐等「減辣」,繼續保持高收視。

  • 莊姐與李影分別出自第四期及第五期藝訓班,張國榮則從亞唱躍身娛樂圈,三位「麗的製造」的菁英,在暫名《血淚中華》的新劇記者會聚首,劇名好像有點陌生吧?後來麗的為此劇改了個家傳戶曉的正名──《大地恩情》。

  • 莊姐的熒幕情人並非劉志榮,而是陳振華,從《姑嫂緣》、《追族》到《李後主》多次交手。

  • 莊姐的熒幕情人並非劉志榮,而是陳振華,從《姑嫂緣》、《追族》到《李後主》多次交手。

  • 《變色龍》的賀昇有唐若菁(不在圖中)、黎少芳與何家鳳三個媽媽,劉翁覺得有點影射自己(他有四位媽媽),且角色又有點反派,並沒有立即點頭,但在莊姐的說服下,加上信任李兆熊才願意接拍,結果賀昇與鄺志立(潘志文)雙雙成為麗的劇集的經典角色。

  • 劉克宣與李月清是多年好友,劉翁形容跟李兆熊一家是世交,是以編寫《變色龍》,李兆熊一早預留賀昇給劉翁,認定最適合老友去演。

  • 潘志文、劉翁、馬敏兒、劉緯民為《變色龍》日夜趕戲,莊姐形容:「講句唔好聽,真係俾幾個導演『輪姦』,有時連刷牙洗臉都無時間!」

  • 簽約協利兩年拍十部戲,第一年每部片酬萬五,第二年加到兩萬,這是他與焦姣合演的《大毒后》首映。

  • 劉翁與葛劍青合作《女魔》大收,及後朋友慫恿他自資開戲,再找長腿姐姐拍《邪魔煞》,惜連續三部都蝕錢收場。

  • 劉克宣本來不想劉翁入行,但因張瑛一句:「阿榮你去做戲啦,你個樣得㗎!」令劉翁決心報考麗的,被選中後多次與十四叔合作,包括《變色龍》。

  • 劉翁做老闆,將胞妹劉愛英帶入影圈,先在《邪魔煞》演第二女主角,再在《發財埋便》跟趙雅芝大演對手戲。

捱打了好幾個年頭,麗的痛定思痛,於七三年落實轉以無線彩色廣播,力求提升抗衡無綫的競爭力;為部署大展拳腳,麗的公開招考演員,從二千多人中只選了兩位男生,其中一人正是日後的「鎮台之寶」──劉志榮(劉翁)!

劉翁曾是邵氏合約演員,轉入公仔箱後備受重用,擔綱主演的《變色龍》、《大地恩情》、《浴血太平山》等皆屬經典,八五年踏上亞姐舞台,華麗轉身為大騷司儀,同樣廣為受落;難得的是,改朝換代好幾勻,劉翁地位依舊穩如泰山,一直是全台最高薪藝員,愛妻梁淑莊憶述:「每次續約都是老闆親自跟志榮傾,他開口幾多就幾多,就算邱先生(邱德根)覺得貴,也會說:『得啦志榮,唔同你講價!』」

劉翁與莊姐感情孕育於麗的,熒幕生涯從未轉投別台,堪稱亞視象徵人物、忠心不貳的鐵血夫妻!「昨天(十五日)是志榮的七周年忌辰,這篇文章正巧來得合時、更有意義!」莊姐滿懷回憶。

黑馬新丁被喚阿姐

初擔正入廠慌失失

麗的第四期藝訓班美女不少,在陳琪琪、潘冰嫦等勁敵當前,首先跑出的卻是梁淑莊,輿論大讚她報道新聞「清晰明快」,在劇集《深宮恩仇》更由三十幾歲演到六十幾歲,「表現非常出色」云云。

「甫出道,我便被稱為『莊姐』,叫到今時今日!」如假包換的莊姐笑言:「每次考試,我非一即二,監製譽我為黑馬,大家都說,我畢業出來肯定做阿姐!」雖則從小被人讚靚讚到大,她可不是自信滿滿的女生,入行前是個安分守己的幼稚園教師。「看見梁舜燕、黎婉玲、龐碧雲在電視報新聞,我會想,自己整天對着小朋友說話,能像她們一樣嗎?有天教書期間忽然心口痛,可能教小朋友比較勞氣,請了兩星期病假,媽咪說不如別幹吧,湊巧麗的招考藝員,有朋友懂唱歌跳舞,信心十足地找我一起報名,我猜,她是想找我做陪襯。」

考官個個來頭甚猛,除總監鍾啟文外,還有張正甫、高亮、陳有后、秦燕與劉兆銘等,莊姐連過兩關獲取錄,那位「信心十足」的朋友卻名落孫山,反過來成了她的「陪襯品」。「四千多人應徵,實收四十五人,年紀最輕的是陳琪琪,她好像只得十四歲左右,紮兩條孖辮很可愛;每四個月考一次淘汰試,簽約只有廿幾人,競爭看似激烈,但同學們感情很好,訓導主任周伯伯教導大家,別以為當明星大晒,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要好正經,我們謹記他的說話,上課前自己抹課室、搬椅子。」

文靜的她本來不太起眼,偏偏稍經特訓後,她恍如脫胎換骨,分數一直名列前茅,麗的內部心中有數。「畢業後,個個監製都想用我,第一個出手的是張清,當時每晚有個直播劇叫《小夫妻》,由袁報華拍李馨游,我覺得李馨游很美,但忽然張清點名叫我做女主角,企都未企穩,還要做live,入到廠慌失失,幸好張清懂得如何教導新人,令我好安心,還有陳麗雲、戴偉光都是好好的前輩,直頭執住我條頸去教!」

坐正主播衝鋒陷陣

邂逅至愛眼前一亮

頓成搶手貨,戲劇、主持以外,莊姐還要兼任新聞報道員,遇上「三花」(梁舜燕、龐碧雲、黎婉玲)相繼撤離,她正式「坐正」。「公司正要物色一個報七點新聞的主播,人人都吼住這個位,黎婉玲好好,她說會極力推薦我,果然公司真的選了我!」以前報新聞沒有字幕機,主播需在槍林彈雨、衝鋒陷陣之間記稿,連莊姐也說,不曉得當年是怎樣做到的:「第一次出鏡,壓力大到不記得自己是誰,只想着要面對很多觀眾說話,不能有任何出錯;整疊稿來得很遲,只能看了頭五、 六個字,便要『立』晒成句,最陰功是導播隨時會遞來一張新稿,字體寫到龍飛鳳舞,看都未看過便要照讀,我自覺當時真的幾叻女!」她謹記高亮的教誨:「報新聞要清晰俐落,絕不可以出錯,前後助語詞同樣重要,說錯意思相差好遠,所以雖然同學們都很想去做新聞,但着實太難,反觀演戲有劇本,又不像報新聞那麼枯燥,自然興趣會大減。」

七三年,張清開拍重頭劇《姑嫂緣》,繼續起用愛將莊姐,第一次工作會議罕有地選在高層林立的四樓進行,張清隆重介紹:「今次將有一位很特別的小生,參與我們這齣劇……」莊姐一臉好奇的等待着,門一開,步進來的正是──劉志榮!「的確有眼前一亮的感覺,個個都讚他靚仔,部分前輩早已認識他,知道他是劉克宣的兒子。」劉克宣並不贊成兒子承繼衣鉢,劉翁曾加盟邵氏、往台灣做生意皆無功而回,回港後與張瑛茶敘,正巧麗的為籌備彩色無線廣播招考演員,張瑛鼓勵劉翁應徵,結果他從二千多人中脫穎而出,也造就跟莊姐一段美好姻緣。「志榮是個大好人,幽默健談、彬彬有禮,經常聽到他打電話回家,問候爸爸與四位媽媽。」

七五年二月,劉翁首次承認與莊姐相戀,未幾莊姐便要面臨事業上一次重大抉擇──「新聞部認為,主播形象比較嚴肅,演戲或綜合性節目卻要我扮演不同角色,所以要我抉擇,當時我是全台唯一擁有職員與藝員兩張合約的人,二擇其一,是不是應該加些少人工呢?我沒有獅子大開口,但新聞部仍覺得數字太高。」她也去請教周伯伯與陳有后的意見,大家都贊成她脫離新聞部,「我想想也是,當藝員可演戲、司儀、配音,反正新聞部又加不到我的理想人工,便選了藝員這條路。」

扭轉成人節目格調

斟演賀昇曾有猶豫

麗的看來對莊姐相當重視,改簽藝員合約後,還特地廣發新聞稿,聲明她日後將主攻話劇,但奇怪的是,此後便將她投閒置散,加入婦女節目《下午茶》後,就更加難再突圍。「《下午茶》逢周一至周五都要做,話劇時間好難預算,太少戲不用找我,太多戲則要跟監製去傾,如果我說想拍某部劇,監製又可能會不開心,形成劇集更不會打我主意。」當《哈囉夜歸人》從佳視移師麗的,麥當雄貫徹去到盡的作風,突破地請來舞孃大跳脫衣舞,雖然出街是已經剪輯的「潔淨版」,但一樣惹來激烈反應,甚至有觀眾親到廣播道總台抗議!「既然節目受歡迎,高層想到不如改形式,反正都是講飲講食、介紹豪華生活,加入形象正面的主持,藉此扭轉節目的格調,我便因此加入《貓頭鷹時間》。」

劉志榮曾自言是個大男人,不喜歡另一半拋頭露面,這個也是莊姐事業發展一般的原因嗎?她點頭:「這個影響得好大,許鞍華找過我拍戲,你問我想不想,我當然想做電影明星吧!邵氏又想簽我,但他不贊成我拍戲,說:『你做電視不錯呀,安安定定咪好囉!』當然,如果我堅持,他也會讓我去拍,但我以他的心意放在第一位,寧願做些輕巧穩定的工作好了。」相反,莊姐對劉翁百分百支持,無論他登台、投資電影均無異議,蝕過百萬也不會意見多多,「我對他的工作放得很鬆,就算與哪個女明星去外地登台,一樣絕無過問,因為他對我那份感情,令我對他完全信任。」

劉翁在麗的一拍即紅,順勢簽約協利電影公司旗下,一部《女魔》大收八十多萬,有朋友慫恿他自資開戲,拍過《發財埋便》、《邪魔煞》等作品,更將妹妹劉愛英帶上大銀幕,惜反應一般;這個時候,李兆熊找上門來,邀他回娘家演出長劇《變色龍》,「志榮曾經猶豫過!」莊姐憶述:「兆熊哥說,賀昇一角很好,專為志榮而寫,但他有點顧慮,一則賀昇有三個媽媽,好像將他的家事擺上枱,加上這個角色有點反派,他為此和我商量,我說難得有這樣一部重頭劇,劇本聽來很吸引,何況阿爹(劉克宣)也常演奸角,但一輩子都這麼成功,何不作個新嘗試呢?他說害怕跟阿爹一樣變成反派,我說有何相干?又不會齣齣戲都演反派,我乘時擦擦他鞋,讚他的演技那麼好,決不止演純情小生乖乖仔,我對他很有信心,一定演得好!」●

下回預告

《變色龍》大熱,再來一齣《大地恩情》,進一步奠定劉志榮的當家小生席位;那邊廂《輪流傳》被腰斬後,甘國亮立即籌拍《執到寶》,力邀劉克宣押陣,鑑於愛兒是麗的猛員,莊姐說阿爹曾有所顧忌,「他問志榮:『你在麗的,我過無綫,咁……係咪打交呢?』」

〇八年,劉志榮猝逝,莊姐臥病三年,更曾滾下樓梯,「內傷加上外傷,傷上加傷!」

下期《明周》,眼淚一串濕衣衫。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