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父子力保鎮台之寶麗的呼聲最高時(四)


  • 劉志榮、梁淑莊、岳華長駐白泥,日以繼夜為《大地恩情》趕戲,竟然遇上「吸血鬼」!「那裏好荒蕪,污泥骯髒得很,志榮與岳華還要耕田,吸血的水蛭走入他們旳腳,要即時找醫生鉗牠們出來!」莊姐說。

  • 在《大地恩情》,劉志榮與監製李兆熊的媽媽李月清合演兩母子,馮真則演同村的曾四姑。

  • 莊姐雖未入門,劉家已視她為一分子。「我覺得應付大家庭毫無難度,阿爹與四位奶奶都很疼我,只要志榮有空,我們一定約阿爹飲茶。」

  • 甘國亮憶述,無綫一邊決定腰斬《輪流傳》,另一邊已忙着安撫:「你想拍些什麼?」他說很想與劉克宣合作,劉天賜下晝即找對方,五點斟妥,夜晚開始搞《執到寶》劇本,更租埋清水灣新錄影廠……

  • 鄭少秋、沈殿霞雙雙客串《執到寶》,在小偷阮兆輝闖入余家一幕同場演出,秋官演林子祥表弟阿泉,肥姐則是來勸阮兆輝投降的惡妻。

  • 八〇年九月「千帆並舉」嘗得甜頭,十二月再推「麗的節目換冬裝」,三線劇《四口之家》、《太極張三豐》與《小小心願》同日播出,莊姐在《四》劇演朱江的賢妻,丈夫面對鄭文雅的野性誘惑,最終決定回頭是岸。

  • 《浮生六劫》以五十至七十年代的香港作時代背景,張國榮演憤世嫉俗的車穗生大獲好評,有份偕劉志榮一起主持抽獎。

  • 馬敏兒在《變色龍》曾是劉翁的未婚妻,但實則單戀潘志文,兩段情皆未能開花結果。

  • 劉翁與曾慶瑜剛於八月拍檔當亞姐司儀,九月緊接推出由兩人擔正的劇集《諜網迷情》,亞視似乎有意打造另一對最佳拍檔,但很快曾慶瑜已轉投台灣發展。

  • 麗的變身亞視,開台第一炮出動劉翁、姜大偉、黃植森、陳秀雯、容惠雯、周麗娟,三生三旦合演重頭劇《雄霸天下》。

  • 劉翁做足準備迎接亞姐新挑戰,好評如潮後成為「鎮台之寶」,莊姐盛讚他幽默風趣,卻不會踩低佳麗,即使面對廣東話一般的李仙愛,劉翁也沒有開她玩笑。

  • 劉翁與莊姐結婚,六位主婚人排排坐(左起劉志榮四媽、大媽、生母、契媽、二媽與梁淑莊母親),劉翁生母疼惜莊姐,一口氣送了紅寶石戒指、鑽石戒指、珍珠心口針與金手鐲給好媳婦,笑言「金銀珠寶都有齊」,另外三位奶奶則送金手鐲與戒指。

  • 愛將擺酒,老闆邱德根親自到賀,並送了一個水晶生果籃作禮。

  • 無綫三次力邀跳槽,均因劉翁的忠心而不得要領,直到八八年無緣再任亞姐司儀,他才有動過一點離心:「人總不能不為自己設想。」最終還是因林伯父子的誠意留下,他說身價較之前薪酬有倍數遞增,若做得好更有額外獎金。

  • 連同林伯在內的多位亞視老闆,皆對劉翁非常看重,「在家裏無論兒女是好是壞,父母都一樣疼惜,但出來社會不同,老闆不會無故疼一個人,你要有所表現,工作與做人態度皆要讓人看得見。」這是劉翁的肺腑之言。

  • 莊姐跟冬叔與鄧碧梅合作愉快,「做《下午茶》學到很多東西,我本來不懂下廚,但有次一班主持比試廚藝,我煮了冬菇炆雞與椒鹽蝦,由方太做評判,拿了獎!」

  • 投資麵粉廠與地產生意,劉翁無非想為妻兒提供更舒適的生活環境,「我同老公講,我不是一個崇尚享受的人,也不要什麼大豪宅,只想一家人開開心心一起……」莊姐不免有點傷感。

  • 九〇年劉翁與莊姐夫妻合體拍《Q表姐》,王艷娜與童星戴夢夢演劉翁的女兒。

  • 八九年健樂出生,一家四口其樂融融,待愛兒三歲,莊姐順從劉翁意思,淡出娛圈專心相夫教子。

  • 莊姐自詡歌藝一般,很感激煤氣公司營運總裁陳永堅先生一再給予機會上台當義工,在勤練卡拉OK之下,她的歌喉已大有進步。

  • 健樂是莊姐的精神支柱,她說愛兒說話的神態最像爸爸。

  • 家人好友的關懷與愛護,令莊姐逐漸振作起來,「大家都覺得我需要重新站出來,現在我做很多義工,花精神在演出各方面,分散了注意力,對我的健康有裨益。」

〇八年,劉志榮告別塵世,梁淑莊驟感晴天霹靂:「那一刻就像世界已塌了下來,身邊所有的一切,已經與我無關……」療傷四年,她誠惶誠恐亮相《亞視百人》,全憑愛兒劉健樂的一席話:「為了爹哋,你要好好面對鏡頭、好好的說,爹哋要威,又經常讚你靚,如果你喊苦喊忽,又點會靚呢?」

莊姐強忍傷痛、堅強苦撐,但聊起至愛的生前點滴,她還是難忍錐心之痛,主持甘國亮忙着安撫,兩人交情親厚之始,說來玄妙──劉志榮領銜主演的《大地恩情》擊潰《輪流傳》,甘國亮迅即憑《執到寶》收復失地,孭飛的正是劉克宣!

莊姐笑曰:「我成日都話,仲欠甘國亮一件冷衫!」

為趕戲廁紙當枕頭

支持老父減輕辛勞

麗的千帆並舉,《大地恩情》先聲奪人,狂風掃落葉式掃走《輪流傳》,全台士氣大振之際,功臣劉志榮有何感覺?莊姐代言:「老公沒有飄飄然,更談不上有什麼感覺,根本個人辛苦到麻木晒,日日在小巴攬住好大嚿廁紙當枕頭!」咁悲情?她打個哈哈:「要知道出外景未必找到洗手間,經常都要就地解決,所以必須帶廁紙,因為幾乎場場戲有他,還要帶枕頭與一張被,在交通來回之間睡一睡,他通常選最後一排,煞車時很容易會滾落地下,只好放卷廁紙在凳邊,碌落嚟都冇跌得咁慘!」

歷歷在目,因莊姐也有份參演,飾劉翁(楊九斤)的嫂子阿香,「公司可能覺得我適合演岳華(楊六斤)的老婆吧,兩個都好似傻傻地,之前《浮生六劫》也是演岳華老婆,我都幾旺佢。」麗的在白泥(元朗流浮山一帶)搭了個農村,但徒具外殼,烈日當空下曬個正着,汗水從頭套猛滲出來。「每個人都自備雪櫃仔,你帶汽水、我帶咖啡充吓電,最快樂就是夜晚可以『出城』,在附近食肆吃一餐。」

《輪流傳》失利,甘國亮無暇「傷春悲秋」,立即籌拍《執到寶》,一心打藉《撞到正》再起風雲的劉克宣主意,莊姐說:「阿爹有點猶豫,問志榮:『你在麗的、我過無綫,咁……係咪打架呢?』志榮說:『又怎算是打架呢?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不如咁啦,我陪埋你過去做好唔好?』甘國亮當然話好啦,但當時麗的與志榮仍有合約。」劉克宣擔正戲匭,劉翁為減輕老父辛勞,特地聘請助手與司機侍候,「阿爹本人就是《執到寶》那位慈祥爸爸,跟所有人都相處愉快,尤其欣賞甘國亮,後來阿爹心臟有事病倒入院,甘國亮天天都來,到阿爹離開那天,我所有眼淚鼻涕都抹在他身上,所以我成日都話,仲欠甘國亮一件冷衫!」

大騷榮被換意難平

隨年漸長從商涉政

八五年,麗的舉辦首屆亞姐競選,為劉翁開拓一條新路線,莊姐說:「之前亞視沒有太多大型節目,志榮已做過一些遊戲節目的主持,頗受歡迎,直至亞姐,周梁淑怡說服他嘗試一下,他有幽默感、能主持大局,又不會譁眾取寵地去踩那班佳麗,這個事業上的轉身好靚、好成功!」初踏台板,劉翁心情非常緊張,拿了大疊佳麗資料回家「狂咪」,又要莊姐客串女司儀與佳麗,跟自己對稿及排練問答環節。

叫好聲中,劉翁升格成為「大騷榮」,連下三城後,八八年亞姐密謀換人,當黎燕珊喜盈盈向外宣布,將與黃植森擔任該屆司儀,他才如夢初醒,即使事後周梁與老闆邱德根分別補鑊,亦令劉翁意難平,當年曾公開透露,這是在亞視多年以來最不開心的一件事:「我不介意公司換主持,節目調動很平常,但為什麼不事先通知我,讓我對外界有個交代?後來周梁淑怡叫我別為此不快,不是公司覺得我表現不好,只是想轉另一個形式而已,話雖如此,內心始終不是味兒。」

正巧何守信離巢,無綫乘虛而入向劉翁招手,八九年八月接受《明周》專訪,他坦承將脫離亞視:「整個亞視在變,令到有人開心,但亦令有人不開心,於是有人就希望轉變環境。」當時莊姐剛誕下健樂,劉翁笑言要賺更多奶粉錢,愛將轉會消息傳回亞視,新老闆林百欣、林建岳父子兵力挽狂瀾,才留得住這個「鎮台之寶」,莊姐剖析:「我老公是個老實人,明白無綫所付的條件實在很好,但箇中存在很多變數、問號,反觀這邊,多年來公司對他的待遇非常好,留下來的風險相對較低。」

同樣地,莊姐亦自問公司對她不薄,「腹大便便,我還在繼續主持《下午茶》,有兩、三間公司贊助孕婦裝,為了著靚衫便照做可也;誕下健樂,公司又催我盡快復工,連冬叔(夏春秋)也說我太胖,仍未收身。」她其實已想引退,專心相夫教子,但高亮誠意挽留,拖到愛兒三歲才走。「志榮很忙,開始涉足生意,他叫我別再幹了,留在家裏照顧孩子吧,反正健樂已讀幼兒班,我想想自己教他也是好的。」從麗的過渡亞視的二十載賓主情,也在此告一段落。

九十年代,劉翁雖仍有參與演出,但已由全職變兼職,將更多時間放在從政與生意之上,莊姐嘆謂:「我從未像他大紅過,但心態上我很明白,隨着年齡增長應作不同嘗試,加上在從政得到很好的人際脈絡,令他加強了很多信心,覺得是時候從商。」劉翁曾投資麵粉廠、地產等生意,莊姐緊守賢妻岡位,予以無限量的關懷與支持。「老公每天回家,一入門口鑑貌辨色,我便知道他這天的工作愉快或憂愁,所以每次一定由我親手開門;晚飯後沒有應酬,我們有個家庭會議,爸爸、兒子各自說說今日做過什麼,嫲嫲聽完便入房睡覺。」

努力實現亡父遺願

滾下樓梯傷上加傷

這個幸福的四口之家,自〇五年起了劇烈震盪──嫲嫲先行一步,三年後劉翁竟步後塵,離世時不過五十六歲。「劉家四個奶奶都很好,我與奶奶(劉翁生母)一起住,感情自然特別好,她走時傷痛未過,三年後突然輪到志榮,我和兒子幾乎崩潰!」健樂是劉家第一個男孫,從小備受萬千寵愛,臨近會考時,突要承受喪父之痛,「爸爸叮囑他要照顧媽咪,所以他一直念記着,自己是家裏唯一的男人,只是要提早承擔責任,而且早得毫無預備!」

到底劉翁所患何病?「跟阿爹一樣,都是急性心臟病,有家族性遺傳傾向,所以有時兒子讀書開夜車,我都要捱通宵陪伴在側,聊聊天、弄點東西給他吃。」健樂一心朝着律師之路邁進,也是為了實現亡父遺願,「他的成績向來很好,老師經常叫他出來演講,回家後又唸給我們聽,爸爸覺得他有口才,希望他日後能成為律師;爸爸離開後,他一度傷心得沒法繼續讀下去,但因謹記爸爸的話,他重新努力振作,居然真的讓他考進港大法律系,既要兼顧學業,又要照顧媽咪,那兩年我真的衷心佩服他!」

劉翁一走,莊姐病足三年,渾渾噩噩間,更不慎滾下樓梯,內傷加外傷、傷上加傷!「整天躲在家,想去會所走走、看看書,怎知樓梯剛打蠟,滑到反光,卻沒掛起『小心』牌子,我叉錯腳,整個人失去重心,足足滾了十三、 四級,落到地面還不懂嗌救命,剛巧有對夫婦從會所走出來,扶起我時沒有血迹,但一扯高件衫,整邊手腳積聚瘀血、心口又黑晒,那是因為跌撞之間、肋骨互碰所造成。」她完全沒意識地滾下來,如果撞到頭部,後果更不堪設想,醫生說她已算「好彩」。

今日,她直言仍未能百分百走出喪夫的陰霾,可幸有無微不至的愛在支撐着,總算能打起精神,堅強過日子。「劉家的人真是太好了,二少(劉翁二兄)、二少奶對我和兒子非常好,還有其他叔伯、我的姊姊,全賴有他們,其實我一直也放不下……還要感激志榮與我的朋友,最初鍾叮噹帶我看中醫,又叫我去做義工唱歌,我不敢去,她堅持拉我上台,我不懂唱,只管傻笑,但就在那一刻,我看到台下的公公婆婆都認得我,不停拍手叫嚷:『梁淑莊你好嘛?你點呀?』既溫馨又感動!」

從前在電視台鮮有唱歌的她,為當義工積極練歌,也乘機可以扮靚,分散了一點注意力,心情也漸趨開朗。「感謝煤氣公司的包容,一次又一次給我機會演出,但我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一定要學好唱歌,這一、兩年我有很大進步,粵曲、時代曲都會唱,早前更有朋友叫我登台呢!」普羅視迷對劉志榮、梁淑莊這一對始終存有感情,看見她活得好好的,我們均心感欣慰,「我愛他,就要堅強起來!」

莊姐,莫失莫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