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視一個騷 無綫一月糧麗的呼聲最高時(六)


  • 〈蝦仔爹哋〉打正旗號以蝦仔(賈思樂)與蝦爸矇豬眼(盧海鵬)為中心,結果觀眾最愛看的,卻是矇豬眼與大白鯊(林建明)大鬥法,奮鬥多年的明姐始告成功入屋。

  • 《狂潮》後再演《大報復》,明姐仍未能獲得好角色,只「負責」賣風騷,跟羅國維等偷情。

  • 在《狂潮》演酒店女侍應Eva,被變態殺手Johnson從後箍頸,「襲擊」她的張午郎,正是就讀邵氏訓練班的同學。

  • 七七年偕阿美娜合組「妙女郎姊妹花」,傳過一陣子同性戀疑雲,「我們是純友誼,彼此有班共同朋友(無綫舞蹈員),混熟後看看能否一起合作登台,無綫曾給予機會,讓我們拍了一首《Kung Fu Fighting》,但我唱歌真的不行,對不起觀眾。」

  • 在《上海灘》演許文強(周潤發)的老同學方艷芸,已是她暫別無綫前的最佳演出。

  • 偕沈殿霞、陳欣健、斑斑、鄧英敏、陳儀馨、白韻琴有緣接觸紅極一時的The Osmonds,「遺憾地,陳儀馨已經不在了。」明姐說。

  • 為《社女》一「剃」驚人,明姐自資拍戲繼續挑戰禁忌,在《熱浪》與狄樺是對同性戀人,「都是我一貫作風,比較前衞、大膽。」跟明姐一樣,狄樺也是沙灘小姐冠軍(第二屆)。

  • 當年「木人巷」是《歡樂今宵》的少林寺,演記者妹的明姐仍在修煉中,伺機爆紅。

  • 跟夏雨曾是「閨密」,卻因他的無心快語「老油條」,令明姐大動肝火,回敬他一句「老狐狸」,親密關係不再。

  • 繼大白鯊後,創出林海海煞食形象,「方太教煮餸好有道理,我還參考了儀態萬千的梁舜燕,綁蝴蝶結是因趕轉妝,求其箍上去。」過檔亞視時,她宣布改名為「林海明」,「這個名不成氣候,黐線!」

  • 在《季節》演媽打(鄧碧雲)與唐泰(朱瑞棠)的媳婦阿玉,曾因過分投入,掌摑戲中老公大Dee(顏國樑)用力過重,打到對方受傷而被稱為「殺手明」。

  • 偕關海山一起接受六叔頒贈的長期服務獎,但領金牌後不久已轉會亞視。

  • 八八年六月八日,明姐最後一天演出《EYT》,留下了這張欷歔的合照──鍾保羅與余綺霞分別於八九年及九三年逝世。

  • 無綫挽留失敗,唯有安排大白鯊下嫁李龍基,移民美國而告別〈蝦毛爺爺〉。

  • 明姐簽約陳自強後大搞生日派對,濕漉漉的成龍趕來獻吻,梅艷芳、藍潔瑛、陳玉蓮與梁韻蕊亦來到賀。

  • 明姐簽約陳自強後大搞生日派對,濕漉漉的成龍趕來獻吻,梅艷芳、藍潔瑛、陳玉蓮與梁韻蕊亦來到賀。

  • 為《今日睇真D》打江山,明姐搏到盡頻頻出外景,「跟稿讀沒有親身感受,一定要自己做訪問才有真體驗。」

  • 大馬山水影視向無綫瘋狂撬角,任達華、明姐、曾江、陳秀珠與劉丹等陸續加盟,卻因經營不善而迅即倒閉,明姐回流後跳槽亞視,開展另一番新事業。

  • 在《皇家儷人》與李菁、米雪、黃素歡合作,正值亞視風光歲月,明姐拍一部劇已酬七位數。

  • 林伯在台灣捲入貪賄案,出獄時明姐帶隊採訪,爭位推撞互不相讓,有當地記者譏笑她國語很爛,「被激一激,我特地向公司請了兩星期假,往北京大學進修國語。」

  • 入主亞視,林伯一改邱德根慳儉作風,大灑金錢挖得明姐、肥姐等猛將加盟,九二年偕劉玉婷與葉靖怡往台灣拍攝《乜都有》,試玩機車時發生意外,明姐玉腿掛彩而回。

  • 《百萬富翁》大收旺場,明姐接陳啟泰棒主持《各出其謀》,當時已有記者發現明姐頻食螺絲,她力撐:「NG經常都有㗎啦!」其實病魔已向她伸出利爪。

八十年代的《歡樂今宵》之所以教人懷念,亮點是盧海鵬、林建明、吳君如等每每假戲真做,加料炮製非常到肉的爆笑經典,明姐笑言:「以前做《EYT》好得閒,我、鄭裕玲、何守信、盧海鵬、夏雨成日在化妝間講笑,你潤我、我潤你,梳頭的華姐也是我老友,有次我話:『你就巴閉啦,個個爭住搵你梳頭啦,大姐啦!』湊巧何B、嘟嘟也在,我繼續發噏風:『你哋都係啦,大哥何、大姐玲!』兩個潤返我:『你咪大姐明囉!』因為何B、嘟嘟早已各有花名,大哥何、大姐玲叫唔起,我沒有嘛,便一直被喚大姐明!」

翻開大姐明的事件簿,發生兩宗一「潤」不可收拾的個案,分別題為「老油條」與「爆陰毒」,「我和鵬鵬私底下沒事,夏雨那次就真的玩出火!」

過檔無綫行行企企

自資開戲大嘆黑暗

七六年九月,有報道指林建明決定從麗的跳槽無綫,但因消息提前走漏,恐防有變,即使一向代表簽約的何家聯不在香港,等不及的無綫匆匆改派另一位高層暫代主持,看來對明姐相當重視。「差不多約滿麗的,我放吓聲氣,周梁淑怡剛要開拍《狂潮》,可能需要很多演員,便找我簽約,我戇居,以為你撬我,一定會派個重要角色,沒過問要演什麼。」她演酒店女侍應Eva,主要「負責」被憎恨女人的變態殺手Johnson(張午郎)箍頸,戲分只得寥寥數集,「出兩出就冇咗,激鬼死!」

緊接的長劇《大報復》,明姐也獲派演杜梁凱明,但只能一味賣風騷,不可能有啥作為。「當時我主力拍電影,《社女》後拍了一堆《池女》、《串女與人渣》、《邪牌愛差人》等,不在意無綫是否捧我。」戲量不少,卻苦無好角色,進取的她膽粗粗按樓開戲,「我想拿回主導,不是別人叫我演什麼,我便演什麼,自《社女》我已買了人生第一層樓(太子道),首期兩萬多,後來再買伊利沙伯大廈,搞《熱浪》時將伊利沙伯層樓按給銀行,取得一百萬拍戲做老闆。」

初回自資、自導兼自演,明姐感覺如上「雞精速成班」,一氣呵成地參與製作、剪片、發行、賣埠,見證一部電影從零到終。「那是一個用錢也買不到的經驗,但為什麼這部後沒再繼續投資?因為發行問題,令我覺得好黑暗、好討厭!」話說《熱浪》早已排定在嘉禾院線上畫,午夜場也公開了,一切看似準備就緒,卻忽然從一名記者口中,得知電影被嘉禾臨時抽起,改播另一部紀錄片。「好像是要跟另一部紀錄片打對台,在商言商可能是對的,但你們有沒有想過我?一個小女子本着一番熱誠開戲,作為大老闆就算不支持,也不要害我、整鬼我!」

怒不可遏,明姐找着幾個大漢,殺上嘉禾寫字樓理論,「我入辦公室,其他人站在門口,我說自己很難過,一定要取回之前的檔期,否則外面的人會翻轉這家辦公室!」她說也不想靠嚇,只是已被迫入絕路,唯有軟硬兼施,那班朋友亦非黑幫中人,「嘉禾拿我沒法,唯有將檔期讓回給我,離開時去停車場拿車,剛巧遇上那部紀錄片的片主,他望着我的眼神就像在說:『你叻啦,巴閉啦!』唉,我根本不想跟他鬥,我都好慘、好痛苦!」《熱浪》在八二年九月開畫,票房二百五十多萬,連同賣埠剛好打和,她將一百萬還給銀行,做業主好過做片主。

一聽老油條發神經

被罵爆陰毒幕前哭

雄心萬丈揮軍影壇的她,一下子如被冷水照頭淋,無心戀戰下賦閒在家,看《歡樂今宵》消磨時間,「看見他們做得好開心,剛巧無綫又來叩門,心想,算啦,不如用心好好去做!」她扮過記者妹做訪問,又在〈哎吔吔龍虎榜〉摹倣董驃,真正起家之超人氣角色,是〈蝦仔爹哋〉的大白鯊。「其實初初好嬲㗎,我向來自覺是擔重戲的人,一聽個名就明啦,〈蝦仔爹哋〉喎,即係唔關我哋呢啲無無謂謂嘅人事啦!還有,賈思樂比我大一天,戚美珍頂多小我幾歲,我居然要做人阿媽、岳母!」若以前她或已辭演,但經過自資拍戲一役,心靈被洗滌過後,嬲還嬲,總算可以接受。「我豁出去,自己想出那噴泉髮型,又戴個奇怪眼鏡,穿棉襖令身子腫到不得了,主要目的是弄得不要像我,那是另一個人,誰知竟然爆冷受落!」

她以本色演出,令觀眾晚晚歡樂,同事間感情也不錯,跟夏雨尤其老友,「好到像現在所說的『閨密』,我當他是女人、他當我是男人。」八四年尾,這對閨密偕余綺霞在《歡樂滿東華》拍檔演出,綵排時明姐無暇現身,及後夏雨對她說,無綫打算安排她唱歌,但劇本明明沒有這個環節,她直言不相信夏雨。「有人對我說,夏雨形容我是『老油條』,所以點不到我,我一聽『老油條』這三個字就發神經,『老油條』是什麼意思呀?係咪同『甘油條』撈埋一齊?便向外發火罵他!」當年接受《明周》專訪,她公開與夏雨「絕交」,夏雨則說不相信她真的動氣,事隔三十年,她嘆謂:「『閨密』沒了,但仍是朋友,他很nice,見到面會打招呼,只是一切都要靠緣份,朋友或家人皆是。」

相比之下,明姐與盧海鵬的關係更撲朔迷離,幕前看他倆經常「玩很大」,「盧海鵬的演藝技巧好高,我衷心欣賞、尊敬、崇拜,能和他做對手好榮幸,通常都是先看他出招,他兵來、我將擋,再整返少少嘢佢『歎』吓。」八六年合作台慶歌舞劇〈蜘蛛女之吻〉,明姐忽發奇想,囑負責威也的武師拉高一些,以便正式演出時能踢到盧海鵬的頭,或因明姐語氣太重,武師以為她真的要「踢爆」鵬鵬的頭,便將這番話轉告對方,鵬鵬直斥她「爆陰毒」,無綫「因利乘便」,安排兩人在熒幕對質,明姐不但當場落淚,更公然拂袖而去,鵬鵬也不甘示弱一走了之。「我對他很少作主動,就是那次想出招,不料變了出事,但現在沒有什麼心病。」

八八年,大馬山水影視向無綫大肆挖角,明姐與鵬鵬皆是重點出手的目標,在銀彈攻勢下,兩人雙雙決定離巢,明姐解畫:「作為藝人,經常渴望有新挑戰,當時我想轉做司儀,要求公司給我機會,但奇怪地,竟然不肯!」她記得,當日劉天賜、馮美基、吳雨三大高層相約在半島酒店傾合約,顯見無綫對她非常重視,但就是不願承諾讓她做司儀,「阿May只是聽命於上頭,賜官又唔睇得咁細,所以我覺得吳雨白癡囉!只係話『而家做緊嘅嘢冇你唔得』,但又唔肯俾機會我,傾完後乜嘢都冇!」明姐、鵬鵬、任達華、陳秀珠、劉丹、曾江等相繼赴大馬掘金,無綫才意識到要以誠意挽留人才,「可能高層終於明白到要珍惜,君如就食到條水,既主持又拍劇,機會多了。」

帶起風潮以夷制夷

喪失記憶錄影亂龍

一如當年的佳視翻版,大手筆吸納港星的山水影視,只製作了《特警群英》與《芭山恩仇》兩部劇便宣告倒閉。「拿了錢,戲卻沒開,回港後簽了陳自強,這個時候林伯(林百欣)買了亞視,周梁淑怡又再找我,今次我變聰明了,講明要演主要角色。」部頭合約酬勞可觀,有說身價較她在無綫激增廿一倍,拍一個劇即賺百萬!「不如這樣說吧,我離開TVB時,月入僅得數萬,但在亞視,一個騷已經幾萬!」

在亞視的黃金年代,明姐拍過《皇家儷人》與《小小大女人》等劇,又主持《香港古惑檔案》及《乜都有》系列,論代表性與話題性,則首推九四年開播的《今日睇真》。「一切都要親力親為,最辛苦不是出外景,而是站在受害人門口,求人家出來接受訪問,分分鐘被罵、淋屎!以前,我從未聞過屍臭,真正體驗過,就知道那陣味道有多濃烈與難受!」她全情投入,帶起「新聞娛樂化」的風潮,無綫即開《城市追擊》「以夷制夷」,掀起過一陣熱鬧。「再做一陣子,我就不喜歡了,始終好像在做記者,如果當初志願是做這一行,我就去考記者吧!無關好不好,是興趣問題,我還是偏愛表演。」

已成亞視台柱的她,〇一年錄影完《明Show俾你睇》,慘被一塊佈景板擊中頭部,「那晚已是十一時多,我從(亞視總台)三廠步出,有條通道往化妝間落妝,突然聽到一個編劇大叫:『明姐,祝你生日快樂!』我回頭話『多謝』,突然刮起一陣大風,我還想:『嘩,咁大風,好彩收工啫,唔係吹亂我個……』都未想到個『頭』字,那塊佈景板就『啪』一聲掉了下來,痛到入心入肺,也幸好前面有架手推車仔隔一隔,否則會將我整個人壓在地上!」

入院後縫了八針,照光沒發現骨裂,她以為大步檻過,答應亞視主持《各出其謀》,才知道事態嚴重。「完全喪失記憶、不能集中,個頭痛到不得了,錄影時亂晒龍,連問問題也控制不了,最後幾集根本不想返工,兩點通告,一點仍在家不願動。」她沒意識到有病,死撐自己正常,「情緒病不是單一誘發,可能之前一直累積,我未為意去解決,內傷加上外傷,拍到最後一集,我起牀後見頭暈,需要立即送院,被迫停廠兩天。」

〇四年,她牽頭創立心晴行動,助人兼助己。「要建立一間公司,搞籌款、行政管理,對我都是新衝擊,一做十年,要貢獻都做夠了,再做下去恐怕健康不能應付,一年前開始放手,現在輕鬆好多。」看她的精神不錯,可正式重操故業嗎?「現在仍未回復事發前的我,當嘉賓玩玩尚可,做主持要一眼關七、帶動氣氛,我未必可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