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勁演展昭被迫瀟灑麗的呼聲最高時(十六)


  • 何家勁演展昭,原定只拍十集,結果欲罷不能,「華視目標是五百集,但後來電視台與金哥(金超群)有意見,最終拍了二百 三十六集。」四年前,金超群再邀他與范鴻軒聚首,開拍〈七俠五義〉與〈碧血丹心〉兩大單元,「金哥在青島有幅地,曾興建成為片場,〈七俠五義〉就在那裏拍,現在地皮已賣給別人起樓,金哥大部分時間在上海,退休後仍然喜歡用腦,最愛打麻將。」

  • 何家勁與童安格在《新不了情》演兩兄弟,分別與金素梅及文潔有感情戲,阿勁與金素梅更因此戲假情真。

  • 《壯志豪情》講述阿勁與莫少聰一起赴台投考陸軍官校,在實地演習無意中揭破走私軍火集團,最後巴士爆炸一場戲發生意外,阿勁、游安順與戴興邦三位演員同告受傷,左手疤痕至今仍清晰可見。

  • 《壯志豪情》講述阿勁與莫少聰一起赴台投考陸軍官校,在實地演習無意中揭破走私軍火集團,最後巴士爆炸一場戲發生意外,阿勁、游安順與戴興邦三位演員同告受傷,左手疤痕至今仍清晰可見。

  • 《中華英雄》第一集,只見何家勁策馬勇闖爆破陣,期間幾乎墮馬乃真有其事,「雖然是粉彈,但拍完後整臉都是灰,回想起來猶有餘悸,又覺得幾好玩。」

  • 《中華英雄》第一集,只見何家勁策馬勇闖爆破陣,期間幾乎墮馬乃真有其事,「雖然是粉彈,但拍完後整臉都是灰,回想起來猶有餘悸,又覺得幾好玩。」

  • 《中華英雄》第一集,只見何家勁策馬勇闖爆破陣,期間幾乎墮馬乃真有其事,「雖然是粉彈,但拍完後整臉都是灰,回想起來猶有餘悸,又覺得幾好玩。」

  • 亞視版《中華英雄》,何家勁(華英雄)、關詠荷(瓊天)、尹天照(司徒莫問)與鬼僕(洪志成)造型相較漫畫像真度極高,阿勁笑言:「聽說馬榮成覺得我好像華英雄,甚至有人話他是照着我的樣子來畫,所以之後開拍《風雲Ⅱ》,電影公司的人說,馬榮成表示無名一角非我莫屬,無名正是華英雄的前身。」

  • 亞視版《中華英雄》,何家勁(華英雄)、關詠荷(瓊天)、尹天照(司徒莫問)與鬼僕(洪志成)造型相較漫畫像真度極高,阿勁笑言:「聽說馬榮成覺得我好像華英雄,甚至有人話他是照着我的樣子來畫,所以之後開拍《風雲Ⅱ》,電影公司的人說,馬榮成表示無名一角非我莫屬,無名正是華英雄的前身。」

  • 亞視版《中華英雄》,何家勁(華英雄)、關詠荷(瓊天)、尹天照(司徒莫問)與鬼僕(洪志成)造型相較漫畫像真度極高,阿勁笑言:「聽說馬榮成覺得我好像華英雄,甚至有人話他是照着我的樣子來畫,所以之後開拍《風雲Ⅱ》,電影公司的人說,馬榮成表示無名一角非我莫屬,無名正是華英雄的前身。」

  • 亞視版《中華英雄》,何家勁(華英雄)、關詠荷(瓊天)、尹天照(司徒莫問)與鬼僕(洪志成)造型相較漫畫像真度極高,阿勁笑言:「聽說馬榮成覺得我好像華英雄,甚至有人話他是照着我的樣子來畫,所以之後開拍《風雲Ⅱ》,電影公司的人說,馬榮成表示無名一角非我莫屬,無名正是華英雄的前身。」

  • 《包青天》首播告捷,金超群、阿勁、范鴻軒從此財源滾滾來,「當時台灣好興工地騷,金哥是我們的頭目,經常會跟製作單位說,要帶展昭與公孫策請假兩小時賺外快。」阿勁說。

  • 《包青天》第一個單元,展昭的造型有遊俠感覺,及後劇組認為他應該穿官服較「四正」,而且淨色較好,自此阿勁憑紅、藍兩套戲服風魔東南亞,「夏天拍完打戲,官服全都白了──那是汗水乾涸後的鹽巴!」

  • 《包青天》初段受傷,阿勁頂硬上單手握劍,反而造就不一樣的瀟灑展昭!「幸好受傷的是左手,否則展昭便拿不到劍了!」

  • 好友陳志舜做製片,阿勁欣然接拍電影《清官難審》,女主角是周慧敏。

  • 挾展昭勁勢回流,阿勁成為九四年港姐表演嘉賓,雖然平時吊慣威也,但因直播節目不能出錯,身經百戰的他不禁緊張起來,「這次能演出成功,要多謝一班武師手足。」果然是識做人的好好先生。

  • 亞視首先邀得金超群來港拍《碧血青天楊家將》,邵逸夫親自下旨,無綫搶以《新包青天》迎戰,但開拍未幾,金超群炮轟無綫拖欠薪金,六叔則說他大可告上法庭,雙方不歡而散,拍下十五集便不了了之。

  • 亞視版《包青天》僅保留金超群,展昭易配呂良偉,鮑起靜、田蕊妮等合演,金超群指唯一需要改進的是冷氣不足。

  • 無綫以狄龍、黃日華演繹自家製作《包青天》,觸發一場口水戰,狄龍說大家一把年紀無謂互踩,金超群則謂被人問起才吐出自己意見,他亦自知意見未必正確。

  • 因《保鑣》與李婉華擦出火花,最初阿勁顯得相當忌諱,有異一貫坦率作風,「她當時剛剛分手(與吳鎮宇),無謂多提吧。」分手後兩人已沒有聯絡。

  • 機場巧遇黃日華,阿勁問還有沒有返無綫拍劇,華哥說免了。「若說每天有八小時睡眠,無綫找我一定拍,但又是日以繼夜直踩,多多錢都無本事接。」阿勁說。

  • 勁家莊成為惠州一日遊的重要景點,隨和的勁老闆常親自接待,「能當面介紹我的健康食品,再看見你們說好吃,這種感覺最開心。」

八十年代,台灣電視台大量引進港星當主角,本土藝人早已火燒心,九〇年台灣民間團體不滿入境香港受歧視,積壓多時的怨氣終於大爆發,華視宣布拒請港星拍劇,唯獨一人獲得豁免權──何家勁是也。

「我不是牙擦擦,會被杯葛那種人,有些人這邊廂答應你拍,那邊廂加多兩萬就過去,這種人當然不受歡迎吧!你對我好,我對你更加好,在華視拍足七年,我從沒離開過!」

九三年,華視開拍《包青天》,他本想辭演,為友情捱義氣頂上,結果好人有好報,拍出個人代表作;順勢回流香港發展,惜未能更上一層樓,「我其實不喜歡萬人空巷,一感覺太紅就很抗拒,不自由、毋寧死!」

腳踢金超群顯默契

爆炸傷手縫廿一針

初戰台灣,何家勁接拍《八千里路雲和月》,製作人宗華介紹他認識同劇演員,也就在這一天,阿勁偕生命中幾個重要的兄弟結緣──「宗華首先介紹演秦檜的金超群,形容他是『戲精』,叮囑我要醒目點,然後是演宋高宗的范鴻軒(《包青天》的公孫策),連『八王爺』龍隆都有份,他在這個劇演韓世宗,即是說,我在台灣拍第一部劇,已跟這三個人結緣。」阿勁跟愛玩的龍隆最投契,對手戲最多的則是金超群,「雖然我略諳國語,但對白又是另外一回事,我用廣東話講對白,金超群聽不懂,每次我講完對白,都會暗地用隻腳拍一拍他,以示叫他接下去。」

古裝受落,阿勁在《新不了情》改以時裝出擊,再取得收視佳績,同時種下與金素梅的緣份。「我不知該怎麼解釋與她的一段情,有次在台灣吃飯說起,到底那時我們為什麼會分手?分手本應有個理由,吵架或什麼都好,但兩個人真的一頭霧水,不斷在問為什麼。」九九年重遇,金素梅罹患肝癌,阿勁親自推她進手術室,感情昇華到另一層面,「我在台灣拍劇,遇上九二一大地震,我有去醫院鼓勵她,當時我正和(李)婉華一起,她呷醋也沒辦法,我們真的沒什麼。」他曾跟金素梅開玩笑,如果到了五十歲,大家都沒有另一半的話,不如「將就」再試一次,但現在有所更正:「我都五十六歲了,現在要改為『六十歲』吧!金素梅這個人做朋友一流,做老婆真的不知道,來日分手或再在一起,也不知。」

起初,他每集收兩萬台幣,隨着人氣持續攀升,身價自然水漲船高,面對利誘他不為所動,甘心留守華視七年。「這個劇紅,本來收開兩萬,立刻有人給五萬,收開五萬,又會有人出七萬,但我從無異心,華視董事長武士嵩、節目總經理張永祥與廣告阿頭陳剛信都對我很好,我可以為這三個人不走;後來,我的人工好像加到八萬或十萬,不記得了,反正我不是一個追求金錢的人,只要住好一點、駕的車又好一點,已別無所求,什麼弄架遊艇來玩一玩,想也沒想過!」

留守台灣期間,他曾參演柯受良(小黑)執導的電影《壯志豪情》,跟莫少聰、苗僑偉、林俊賢、陳玉蓮等合作,尾段拍攝一場爆炸戲,阿勁左側手臂受創,入院後縫了廿一針,疤痕現仍清晰可見。「那段戲說車子翻了,大家從車廂爬出來,之後才爆車,那個工作人員可能怕被小黑責罵,本應落一嚿『糯米雞』(炸藥),重手落了兩嚿,我們未爬出車廂,車子已被爆個粉碎,整個人飛了出去!」驚魂甫定,他看到另外兩位受傷演員游安順與戴興邦的手被炸到肉血模糊,還大聲疾呼:「嘩,你哋隻手好核突呀!」誰知對方慌忙回應:「勁哥,你都係呀!」他看一看自己左手,才知大件事!「原來受傷那一刻,沒知覺也不會痛,到洗傷口就慘了,要醫生借本書給我分散注意力,來就來吧!縫廿一針已算走運了,出事前其他演員都戴上鋼盔,只有我因為之前跟人對打已甩開,如果爆炸時有東西擊中我的頭,隨時已一命嗚呼!」

陷爆破陣幾乎墮馬

高台掉下大難不死

這次意外無阻他的拚搏本色,回巢亞視擔演《中華英雄》,第一集已令人替他抹了一大把冷汗,只見英姿颯爽的華英雄,策馬硬闖連環爆破陣,有一個鏡頭看到他幾乎墮馬,原來是真有其事!「三十個爆破,沒得試,一開機就要衝,一邊跑一邊爆,隻馬忽然跪一跪,我已甩掉韁繩,差點整個人飛出去,千鈞一髮間,不知何解可以收回韁繩,從畫面可以清楚看到,很多人以為是設計,但其實是真的要跌下來,個個都話我唔死偷笑!」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阿勁才是如假包換的「不死身」!「拍到《中華英雄》最後一場戲,我在一個假石山的高台(約十呎)拍打戲,台上有燈、乾冰機,正要使出『大海無量』,支撐高台的木柱忽然塌下,我下意識想抽起身,但就算點fit都冇用,幾個人應聲撻落地下!」落地後他急忙爬起身,說了一句「沒事」後,道氣一衝、應聲暈倒!「感覺導演一巴、二巴打過來,不斷叫我別睡着,雖然略有意識,但渾身麻痺,心想這次弊了,我動彈不得!」隔了不知多久,他被抬上救護車,繼續聽到有人叫嚷保持清醒,「我不斷思想鬥爭,極力希望手指頭郁、腳指頭郁,又過了一陣子,感覺手指、腳指都能動,開始不用害怕了,翌朝坐着輪椅補幾個大特寫(鏡頭),全劇殺青!」事後手足告知,他從高台掉下一刻,幸好剛有塊發泡膠墊着,萬一硬撼地面,後果真的不敢想像。

他是標準漫畫迷,接拍《中華英雄》純粹基於個人興趣,不代表從此班師回歸香港娛樂圈。「在台灣,一個四十集的電視劇,起碼要拍四、 五個月,拍完一部後放個短假才接另一部,一年頂多兩部劇,輕輕鬆鬆。」九二年拍畢《書劍恩仇錄》,他原定往泰國充電,華視陳剛信卻出動友情牌,「他說原本有個劇要上,但不夠存貨,叫我頂住十集,拍完後才去玩,我一聽金超群做包公、范鴻軒演公孫策,好喎,自從《八千里路雲和月》後,只能偶爾在電視台碰到飲餐茶,再合作也挺不錯呀!」

七位主角齊吊鹽水

無綫緣淺三哥推劇

出色演員都是敏感動物,當金超群、何家勁、范鴻軒分別穿上包青天、展昭、公孫策的戲服,感覺立即來了!「連自己都覺得似模似樣,一邊拍、一邊心想這個劇有可能成功,果然首播即成收視冠軍,華視立刻停拍其他劇,八個廠全力支持《包青天》,本來十集,結果拍了二百三十六集!」劇迷有沒有發覺,初段展昭格外瀟灑,總是單手持劍殺敵?真相是迫不得已,繼《壯志豪情》炸傷一役,左手又遭殃了!「有一場密室對打,一記無情力,左手插入條柱,成嚿肉頂起晒,深到見骨,硬撐拍多幾個鏡頭,腫到豬頭咁,不得不去看醫生,隨即開刀加入兩口鋼釘。」金超群很關心他,但同時亦要告之殘酷事實──「他說唔得就換人,一定要頂,這個戲不會等任何人,所以如果有留意第一輯,有段時間看到展昭很瀟灑地單手開劍,乃因另一隻手被紮住,三個月沒能休息,我還要弄個架吊着左手,以免垂下來長期充血。」

日夜趕戲,即使沒有帶傷在身,也要有鐵人般的意志,附加甜在心的情誼,才能撐得過去。「金超群的太太是護士,七個主角開工,七個人就在房內吊鹽水,連客串如劉德凱也要吊,但凡來拍一個單元,這個月都不用妄想有覺好睡,何況我們這班固定的,金超群的妝要打七層底,化妝時總有幾個人托着他的頭,但怎樣辛苦都好,他一貼上月亮,或我穿上官服,整個人便回神了;難得有三小時空檔,大家都不會跑去睡覺,可以全部穿古裝去打保齡球,有時金超群會和其他人鋤大弟,我跟范鴻軒就做塘邊鶴,打吓、坐吓、抖吓,就這樣捱過這段日子。」

《包青天》熱潮襲港,掀起無綫與亞視搶播與搶拍大戰,亞視首先邀得金超群來港參演《碧血青天楊家將》,邵逸夫親自下旨撬得整個班底開拍《新包青天》,並以鄭伊健、陳松伶、惠英紅等搭檔演出,期間卻鬧出金錢糾紛,金超群公開指摘無綫欠薪,只拍了十五集便宣告停工(原定四十集),金超群正式投奔亞視再演《包青天》(展昭換上呂良偉),無綫則另起爐灶以狄龍、黃日華、廖啟智等合演另一個版本,「黑吃黑」好不熱鬧。

無論再拍幾多次,始終以阿勁所演的展昭最深入民心,他乘勢返港再戰樂壇,又拍了《清官難審》、《真相》等電影,惜反應一般,他慨嘆:「我好像不適合香港,怎麼做亦難以發圍,但坦白說我不介意,一感覺太紅就很抗拒,我寧願輕輕鬆鬆,做騷、拍劇也不需要任何助手,只要你對人好,整個劇組都是我的助手吧!」

他現長駐惠州打理健康食品生意,假日巡迴內地做騷,生活優游自在,已不思復出乎?「看看跟什麼對手演吧,如果是與三哥(苗僑偉)、黃日華當然沒問題,其實幾年前梁家樹還在無綫,本來想找我和三哥拍一齣劇,打算傾妥一切才爆出來,後來三哥看過劇本,叫我不要接這個,等下次才合作,現在連梁家樹都走了,我和無綫好像沒有緣份。」有目共睹,他保養極佳,回應養生之道已成家常便飯:「早上八點起牀,喝自己研發的健康飲品,再吃些生果、雜糧,午餐吃什麼都可以,六點晚飯清淡些,八點後不再進食,看完香港最後新聞、約十二點便就寢。」他笑言,每個人都希望自己長生不老,但這是絕無可能的,「我做健康食品,就是希望和大家都一樣健健康康、開開心心,這是我的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