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心棒造就權威麥 紳士展現自信本色


  • 新藝城的奮鬥房,實乃麥嘉位於美孚寓所的書房,資料館嘗試還原,「五人小組」已覺逼狹,齊人或再多老友來訪,後來者便要坐出門口。

  • 半工讀捱生捱死,換來一頂四方帽,覓得工程師高職,反而叫他反省:「我是否就此過一世?」

  • 羅渣摩亞的氣度與自信,影響了麥嘉的做人作風,新藝城年代眾人稱服。

  • 《鐵金剛大戰金槍客》遠赴港澳取景,半島酒店、尖沙咀漢口道等皆被攝入大銀幕。

  • 《金槍客》發現少女元秋(右),她演身懷絕技、勇救占士邦的熱血女學生。

  • 麥嘉參與拍攝《金針》,認識志同道合的吳耀漢與劉家榮,創立先鋒勇闖影壇。

新藝城創立初期,橋王、怪傑、管家婆、通天曉、甩繩馬騮一爐共冶,奇哉妙也,人人竟能和平共處,臣服於一個「權威麥」!最多股份不足以解釋一切,麥嘉手執從何而來的定心棒?「我遇到肯教自己的師傅,他們全是外國人,提供的錦囊好值錢,我將之套用於電影界,便成為新藝城精神,『權威麥』的封號亦由此而來。」

小時候寫「我的志願」,「電影」從來不是麥嘉的選項,莫說動筆,連動腦也不能。「我們這種貧苦家庭出身的孩子,父母不會懂得培養子女的潛能,我喜歡結他,老竇罵音樂仔永遠無發達,我喜歡畫畫,他又說畫家死後才成名,餓死你呀!總之,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移民到美國仍一片茫然,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他遵父訓努力讀書,在親戚餐廳的廚房刻苦幹活,半工讀捱了張大學「沙紙」,獲紐約電話公司聘為工程師,理應一世無憂了……「打鬼佬工是全世界最舒服的事,每個禮拜有張支票放在我枱面,幾乎一入去就做到退休,但每次見到張支票都會自問:『我就這樣過一輩子嗎?』由此,我開始思考真正想做的是什麼。」

時維李小龍攻陷全球華人心,功夫熱當時得令,麥嘉往唐人街看戲,愈看愈躍躍欲試:「每個喜歡做娛樂圈的人都會話,我好過佢、叻過佢、靚仔過佢!所以我當時亦覺得,做導演會叻過這班人!」他到夜校學電影,又繼續深造功夫,自以為食正潮流,「我在香港已學過詠春,來到美國再學空手道,李小龍的功夫看來跟我一樣,又是這樣出手、踢腿,剛剛台灣要找類似他靚仔、識打、好身材,對方認為我的高度也吻合,便先飛回香港作準備。」

命運弄人,麥嘉甫返抵家鄉,翌日即傳來驚天動地的震撼大新聞──李小龍暴斃!「電影界變天,我的新戲開拍不成,本來紐約大學已錄取我讀電影碩士,朋友說,不如支持我做導演吧,誰知他的生意失敗了,我被迫流落香港。」這個時候,幾部西片如《鐵金剛大戰金槍客》及《金針》等來港取景,他的英文與電影熱誠正好大派用場。「羅渣摩亞是個紳士,我拿着口煙,他坐在隔鄰,居然主動替我點煙,嚇到我彈起,他反問有何不可?愈是紅的明星,愈有自信,他的風度與內涵,影響了我的風格。」

荷李活大導親授錦囊 麥嘉解構新藝城精神(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