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錢開戲眼高手低 善意迴避就此攞命


  • 執導《搏命單刀奪命槍》,麥嘉曾笑斥三毛「沒演員道德」,風水輪流轉,當三毛開拍《雜家小子》,特意要麥嘉「找數」──為了顧全「演員道德」,麥嘉甘願為一日戲分剃頭,意外埋下《最佳拍檔》大紅的伏線。

  • 三毛湊合好友麥嘉、劉家榮、梁家仁開拍《雜家小子》,一心力捧師弟元彪,起初元彪安於武師生涯耍手擰頭,經大師兄勸說下點頭,開展事業輝煌一頁。

  • 老友記一同在《搏命單刀奪命槍》鬥戲,他倆更曾是美孚街坊,麥嘉第一次落髮,亦由三毛親手操刀。

  • 拍《搏命》期間,自詡「無主孤魂」的麥嘉,正巧要找拍檔合組公司,「叫石天開工,永遠二話不說,交貨交到十足,黃百鳴也一樣任勞任怨,你說怎能不找他們呢?」

  • 《搏命》的記者會上,麥嘉仍得保秀髮,但隨着三毛「以牙還牙」,從此與「煩惱絲」永別了。

  • 《一枝光棍走天涯》反應一般,「最初摸住石頭過河,從實戰中不斷學習,天分加上努力,後來贏晒公子哥兒、將軍後代!」麥嘉說。

  • 《老虎田雞》是麥嘉極少數有頭髮出鏡的作品,「我要將全世界最荒謬的東西拍出來!」初做老闆,有沒有錢賺?「先鋒沒蝕,嘉寶都賺,只不過洪金寶要返嘉禾而已。」

  • 除了「夠戇居」,麥嘉認為之所以與三毛結成莫逆,還因為「抵得諗」──「我學詠春,他找我改《贊先生與找錢華》的劇本,我毫不計較照做,就這樣結下老友緣。」

《金槍客》的導演(佳咸美頓)及副導演,更以身教令他一生受用。「導演叫我明天準備十件東西,我衝口而出說:『Impossible!』他說這一行沒有『不可能』,我反駁現在日上三竿,若要拍個月亮,是否不可能呢?他回應,有錢就有可能,立即搭個佈景,打個月亮出來行不行?所以由現在開始,不准在他面前再說這句話!」另一次,某演員扭計說頭痛,不肯接當日通告,導演見他苦口苦面,問明原委後,即命第一副導演安排,下個場口一刀劈死那顆「扭計骰」!「他要我記着,這一行沒有誰都可以,冇錢就唔得!」

美國佬同聲同氣,香港人也是自己友,參與攝製另一部西片《金針》,他結識了吳耀漢與劉家榮,一拍即合。「返美國問阿哥、阿嫂、老友,借了幾千美金回來,創立先鋒,環顧江湖上,劉家良拍功夫片、李翰祥拍清宮片、楚原拍古裝武俠片,剩下什麼路數呢?我很喜歡看喜劇,將功夫加入笑料,我自信有本事拍好這一瓣。」兄弟幫夾手夾腳,麥嘉執導、吳耀漢監製、劉家榮主演,拍出《一枝光棍走天涯》,麥嘉怎麼評價這齣處男作?「當然達不到理想吧!把口講就天下無敵,其實眼高手低!」

倒不是空手而回。《一枝光棍》在台灣取景,種下與洪金寶(三毛)的一段友情,他形容大哥大是「契細佬」。「晚晚食完飯上酒店房,一班男人圍埋玩遊戲,可能三毛覺得我好戇居,我的血液又藏着一股豪氣,當年我都是飛仔、學功夫,同功夫佬格外投契。」以導演正式出道,本已疊埋心水進軍幕後,麥嘉卻被三毛一次惡作劇,意外地拉出鏡頭前。「我做導演時玩過佢,話:『喂,三毛,你點解一啲演員道德都冇?!』後來他做導演拍《雜家小子》,叫老麥來客串,拍一日戲就要我剃頭,我不肯,驚個頭又崩又裂,他回敬我:『你點可以咁冇演員道德?』好吧,剃頭演保安隊長,用台山話講『有光頭佬,冇賊佬』,想不到觀眾好受落!」

麥嘉的「嘉」、洪金寶的「寶」,串成兩人合組的「嘉寶」,可惜只拍了寥寥兩部,麥嘉又再無奈「漂泊」。「洪金寶要返嘉禾交人,劉家榮又要替邵氏拍戲,剩下我孤魂一個,拍完《搏命單刀奪命槍》,有人介紹雷覺坤先生給我認識,他說想支持我拍戲,當時藝術家對開公司沒有什麼概念,倒不如拉埋石天與黃百鳴,反正他們同是無主孤魂。」他與石天相識已久,黃百鳴則經一位攝影師引薦,「晚上約見,來了兩個年輕人,一個姓黎,另一個是黃百鳴,真正識得寫劇本的是姓黎那位,但黃百鳴勝在任勞任怨,叫他今晚來度橋,即到,度到幾點都沒問題,即使八號風球照樣駕車來,遇着水浸死火動彈不得,又不作聲;相反姓黎那個斤斤計較,樣樣要計錢,別阻人發達,便說部戲預算不夠,避了他,本來我是善意,但好攞命,他從此在這行消失!」●

荷李活大導親授錦囊 麥嘉解構新藝城精神(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