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一句改變作風 三顧草廬打動徐克


  • 在奮鬥出品《鹹魚翻生》,已見曾志偉蹤影,「拍《滑稽時代》早有奮鬥房,志偉不時幫我度橋,又會打個電話傾吓對白,經常講到三更半夜。」麥嘉說。

  • 同是奮鬥年代,《新貼錯門神》擺明借無綫大熱劇集「過橋」,招積仔(黃元申)與牛咁眼(陳國權)由公仔箱跳入大銀幕,繼續鬥戲。

  • 金公主片源不足,八○年以奮鬥製作的《瘋狂大老千》賀歲,麥嘉、石天、黃百鳴三大老闆施展渾身解數,博得雷覺坤垂青,變身衞星公司新藝城。

  • 吳宇森化名吳尚飛開拍《滑稽時代》,以差利打扮的流浪漢石天,在街邊邂逅賣唱的王秀文,不畏強權、苦中作樂。

  • 《歡樂神仙窩》得來不易,小朋友們需接受一個月歌唱訓練,方能偕石天埋位,無奈被批「爛衫戲」,令麥嘉怒火中燒改走華麗風,間接帶起注重美術指導的潮流。

  • 麥嘉親往片場找姚煒拍《追女仔》,卻換來不屑一顧,新藝城沒記仇,死心不息再斟她拍《鬼馬智多星》,終能如願。

麥嘉、石天、黃百鳴合組奮鬥公司,主打諧趣功夫片如《新貼錯門神》、《鹹魚翻生》等,其中《瘋狂大老千》獲積弱已久的金公主院線垂青,硬撼嘉禾《師弟出馬》及邵氏《摩登土佬》,票房衝破三百萬,雖敗不辱,銳意擴充片源的院線老闆雷覺坤,提出與「奮鬥三雄」合作,大樹好遮蔭,新藝城遂應運而生,創業作是吳宇森化名吳尚飛執導的《滑稽時代》。

麥嘉憶述:「吳宇森是嘉禾人,經常『欠水』、問人借錢,便替他開部戲吧,什麼題材好呢?當時我們手上已有個《追女仔》劇本,但吳宇森不想拍,他已心中有數要拍差利,那好吧,找石天來演,反正請不到其他演員,個個都有合約在身。」《滑稽時代》進駐八○年金公主聖誕黃金檔,錄得五百萬賣座佳績,乘勝追擊,石天再來一齣《歡樂神仙窩》,沒料到成為日後新藝城轉走華麗風的轉捩點──「看戲時,我聽到後面有個師奶鬧:『唓,都唔使錢拍嘅,爛身爛世!』我心裏登時冒火,她知道拍這齣戲有多辛苦嗎?小朋友要訓練整整一個月,好難拍!哦,你要靚衫靚景之嘛,好,我就拍《追女仔》,仲要攞車去撞,撞得最多嗰部就係《追女仔》!」

石天篤定是男一號,側邊插科打諢的搞笑表弟呢?真箇得來全不費工夫:「有天在街邊撞到曾志偉,我問:『喂,志偉,做唔做演員、夠唔夠膽做表弟,好重戲喎!』他說好呀,誰知道多年後才發現,原來他一毫子都冇收過,我問:『真係冇俾到錢你呀?』佢話:『真係冇呀!』就幾個月前傾偈先知咋!」雖云重點在於「追女仔」,但有考慮過找靚仔演員嗎?他嘆了一口氣,說:「有哪個靚仔靚女肯替我們拍戲呢?開《追女仔》時,我曾經去過片場找姚煒,她不拍,可能以為這是爛仔公司,賣咗佢都唔知呀!」新藝城看來對銷魂蝕骨的姚煒情有獨鍾,徐克緊接開拍《鬼馬智多星》,又起用她演胡太太,「應該是徐克與施南生去找她吧,形象好些,人人都以為我是黑社會,許冠傑(Sam)最初都覺得我是賊!」

徐克經吳宇森引薦,前三部作品《蝶變》、《地獄無門》、《第一類型危機》,有噱頭卻欠「水頭」,但自信爆棚的麥嘉一於大無畏,反過來徐克對新藝城興趣不大。「中國歷史只有一個劉備三顧草廬,好少有人願意登門拜訪,我就做得到,去了施南生屋企三次,泰迪羅賓經常話我們好像一間爛仔公司,拍那些民初戲、黐塊膏藥就埋位,難明老徐為什麼會點頭!」毫無疑問,新藝城的確為徐克帶來第一次重大成功,連金馬獎最佳導演亦成囊中物!「我們真的無私,請他拍《追女仔》,他不要,沒問題,替他度另一部戲,度橋時材料豐富到不得了,所產生的化學作用對他幫助很大,眾所周知他天馬行空,我們將他從天空拉回地面,腳踏實地與觀眾接軌。」

簽許冠傑自創平衡心理法 麥嘉解構新藝城精神(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