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小丑角色混淆 六百萬片酬沒收足


  • 《千里救差婆》改由林嶺東操刀,加入葉蒨文演科學家之女莎莉,跟阿Sam演的King Kong大逃亡,八六年春節收二千七百多萬,位居新藝城歷年作品總票房第七。

  • 阿Sam在尼泊爾拍《衛斯理傳奇》染上高山症,打亂了《千里救差婆》的部署,本屬客串的張艾嘉唯有頂硬上,跟麥嘉、光頭仔(王嘉明)為新藝城「搏命」。

  • 聞悉麥嘉替嘉禾拍《最佳福星》,黃百鳴形容公司一片愁雲慘霧,但麥sir認為只是幫朋友拍齣戲,沒有大不了。

  • 麥sir形容,《聖誕快樂》拍出來的效果,較度橋時預計更加出色:「行緊運,劇本好、演員又好,現場氣氛將演員的潛能激發出來,令這齣戲比度橋時更加分。」

  • 高志森在《開心鬼》初執導演筒立即成功,再拍《聖誕快樂》、《開心鬼放暑假》繼續賣座,德寶以每部一百萬重金撬人,麥sir成人之美。

  • 事隔三年再拍第五集《新最佳拍檔》,張國榮與利智都是新臉孔,圍繞兵馬俑失竊大造文章,票房僅過二千萬,創同系列新低。

  • 後期新藝城採分紅制,劉家良執導《老虎出更》可分得三十七個巴仙,香港二千七百多萬再加其他賣埠收益,麥sir形容劉師傅「發到豬頭」。

《恭喜發財》未能「發大財」,為求穩陣,「最佳拍檔」又要出山,「雖已事隔兩年,說起這個系列,大家依然一講就頭痛,第四集只得一、兩個人肯回來度,其他人不願埋班。」禍不單行,八五年底阿Sam遠赴尼泊爾拍《衛斯理傳奇》,不幸罹患高山症,打亂了陣腳,本屬友情客串的張艾嘉,唯有捱義氣撐住局面,麥嘉嘆口氣:「聽到阿Sam病了,當然好擔心,回港時還是昏昏沉沉,以他的病況,很多人說應該已經傻了、救唔返,能康復真是神蹟!」《千里救差婆》一眾主角飛新加坡宣傳,發行公司視如上賓看待,尤其對老闆麥嘉極盡禮遇,令他的思緒霎時混亂起來,帶住矛盾去登台。「心態有點不平衡,究竟我應以老闆身份與觀眾見面,抑或做回小丑逗人發笑?環顧在場所有人,相信沒有人的身家比我厚,為什麼我仍要做小丑?後來想通了,看戲無非為了歡樂,他們來到這裏,一定想看開心的小丑,於是我一出去就卡卡卡卡,大家都笑得好開心。」

權威麥處事果斷,八六年參演嘉禾發行的《最佳福星》,黃百鳴形容消息一出,新藝城內部士氣大受打擊,麥sir卻另有一套做人哲學,合理解釋整件事:「志偉問我演不演,純粹幫老友,便演吧,百鳴說打擊士氣,我覺得有什麼打擊不打擊,拍部戲而已!徐克自組電影工作室,有錢賺便去馬,有何大不了?」他直言,向來將賺錢概念引入新藝城,呼籲員工「有錢趁嫩搵」。「多年前,邵氏曾想請我做一部戲的導演,我問有幾多錢呢?對方話,大概有五百元左右,我話難怪人家說邵氏好刻薄,分分鐘會餓死人!看到很多電影人晚年潦倒,我發誓一定不可以待薄員工,當大家是自己人,叫他們一定要賺錢,而且千萬不要賭!」

之所以當年德寶施以銀彈攻勢搶人,新藝城任由高志森、羅美薇、李麗珍等離巢,除了自信爆棚,也是源於麥sir這套牢不可破的思想,身體力行地不斷實踐──「高志森拍完《聖誕快樂》,德寶出重酬斟他跳槽,他走入書房跟我說:『麥sir,對不起……』我直接問:『人家給你多少錢?』他答:『德寶給我每部一百萬,看看公司能不能出同樣的價錢……』我當下叫他快去,有錢即刻要賺,當時他在新藝城,還不過十幾萬一部,他肯入來跟我說,已存有感恩之心了。」當新藝城急速膨脹,開戲量大增,對待前輩導演,麥sir也絕無鬆手:「後來採取分紅制,只要電影賣座,三十七個巴仙的分紅會歸他(她)所有,所以劉家良拍《老虎出更》(票房二千七百多萬),發到豬頭咁,否則翁靜晶怎會當正我們是恩人?」

傳聞麥嘉拍《最佳福星》,片酬高達六百萬,他點點頭,同時澄清:「對方只付了第一期支票,幾日後就拍完,我並沒有收足。」這件事成為三大老闆實行分組賽的導火線,「我沒所謂,最主要的出發點,始終都是為了賺錢,若干年後你儲到一筆,自自然然會感激我,反而掛住個虛銜,只管說彼此是新藝城的好兄弟,一點意義也沒有!」●

導演分紅超高的哲學 麥嘉解構新藝城精神(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