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泰龍愛公開「示威」 黎筱娉砌出不倒王國(二)


  • 史泰龍首度訪港,黎姑娘親自迎接,機場拉banner營造巨星排場,令他從此愛上香港。「現在我去L.A.,偶爾都會接觸他,片主Andrew Vajna更是多年好友了。」黎姑娘說。

  • 黎姑娘的記憶中,《烏龍博士大笨狗》開創剪輯電影片段成為電視廣告的先河,七四年聖誕檔收逾三十三萬。

  • 尊特拉華達在《兇線》演錄音師,無意中錄下犯罪證據,最後憑偷聽電話揭發兇手出招。

  • 賴恩高斯寧與麗素麥雅當絲於《忘了.忘不了》合演一個跨越超過半世紀的愛情故事,女主角病情搭配港譯片名,黎姑娘盛讚一絕。

  • 原版海報已玩味十足,加上《賊公賊婆做世界》這個有趣片名,引發觀眾入場意欲,為電影取得超過百一萬票房。

  • Andy Williams曾登陸利舞台,深情演繹《Moon River》、《(Where Do I Begin)Love Story》等醉人金曲,此後他多次訪港,一二年因膀胱癌病逝。

  • 五、六十人代香港不少女歌手受Patti Page影響甚深,「六嬸」方逸華以沉厚磁性的美妙聲線,取得「東方Patti Page」的美譽。

  • 史泰龍憑《洛奇》成名,在香港卻以《第一滴血》的蘭保真正走紅,戲中越戰歸來的英雄無辜捲入紛爭,只見他以赤手空拳抵抗頑固警力,反強權意識看得觀眾血脈沸騰。

  • 片主Andrew Vajna陪同史泰龍訪港,黎姑娘特邀陳欣健主持記者會,向媒體預告電影製作之龐大與艱辛。

  • 意氣話無阻黎姑娘與Andrew Vajna的合作與友情,此後如《Raiders of The Golden Triangle》續交由洲立發行,念舊的片主仍然穿上《第一滴血》T恤。

  • 《洛奇》一、二集在香港反應冷淡,第三集《虎威》終有起色,到《第一滴血》令史泰龍爆紅,第四集《龍拳虎威》才取得逾千六萬票房,榮登八六年外語片賣座總冠軍。

  • 《阿凡達》名導占士金馬倫加入編劇行列,令 《第一滴血續集》比第一集更受歡迎,但當占士退下火線,第三集明顯跌watt,〇八年再拍第四集更是狗尾續貂。

  • 但凡提起碧麗宮,定必記得由珍茜摩爾與基斯杜化李夫合演的《時光倒流七十年》,黎姑娘說:「這齣戲並非由我們公司發行,只是有次與Rigo在美國遇上珍茜摩爾,感覺她太有氣質,所以上前要求合照。」

  • 爭取與外國片主合作,黎姑娘未必出價最高,但她率先提出的分帳概念廣受認同,收穫《虎膽龍威》等大片非靠偶然與彩數。

七六年,史泰龍憑《洛奇》打出名堂,一舉摘下奧斯卡最佳電影、最佳導演及最佳剪接三大獎項,但在香港僅收五十幾萬,《洛奇續集》更以十四萬票房慘淡收場,到第三集《虎威》成績較好,然而埋單六百萬仍不足以令他成為香港家傳戶曉的國際巨星。

直到《第一滴血》,巨龍才真正發威,上畫兩星期掠奪九百多萬票房,口碑之勁帶動《第一滴血續集》狂收二千四百多萬,攻佔八五年外語電影賣座總冠軍!「我人生第一次用這麼多錢去買一齣戲,《第一滴血》是一次很大膽的投資!」負責發行的黎筱娉安排史泰龍訪港,引起哄動,「巨星有他不一樣的性格與習慣。」

片名不吉當局者迷 拿手絕招另加分帳

記憶猶新,洲立於七十年代中開始,以利舞台、倫敦、影都組成西片院線,貴精不貴多,全靠黎筱娉買片有眼光,推廣又不斷有新橋,愈做愈有聲有色。「我們是第一間公司將電影片段剪成廣告,再跟電視台分帳,記憶中由《烏龍博士大笨狗》開始,部戲收幾多,分回幾多個巴仙給你。」她經常強調片名是成敗一個關鍵元素,由尊特拉華達擔正的《兇線》,帶來一次難忘的失手經歷。「戲裏,主角靠電話線去追兇破案,我覺得《兇線》幾貼題,誰知拿着海報往戲院,普慶司理反應好大:『嘩,你套戲叫《兇線》,即係唔使叫人嚟,好似而家咁全日空啦!』『兇線』諧音『空線』,對院線的確不太吉利!」離開畫只剩幾天,一切已成定局,來不及修改,「當局者迷,湊巧票房又欠佳(九十多萬),真的有點邪,是個好大的教訓!」正面例子呢?「《忘了.忘不了》講老人癡呆(失智症),這個片名一流,《賊公賊婆做世界》也很有趣,當時沒有太多人看好,票房卻很不錯(七七年收逾百一萬)。」

八一年,利舞台戲院脫離洲立旗下,生意一下子急挫三成,黎姑娘向合作愉快的哥倫比亞尋求協助,獲對方承諾全力支持,及後她找到北角國都戲院加入院線,成功穩住當前局勢。「Rigo(丈夫謝里歌)本在利舞台做live show,邀請Andy Williams、Patti Page等歌手來港演出,但他喜歡電影,所以離開利舞台,我話不如電影我幫你、live show你幫我,大家一起合作。」

兩口子打天下,首項重大投資,押在《第一滴血》之上,問題是從香港市場角度,史泰龍還不是票房保證。「史泰龍之前幾部戲,在香港反應都麻麻地,但我看《第一滴血》,感覺跟他之前的作品截然不同,主題曲(《It’s A Long Road》)又好好聽,片主(Andrew Vajna與Mario Kassar)投放了那麼多錢,一定要求好勁的發行費,這是我第一次用最多錢、整整十萬美金去買!」之所以打動片商,她再使出拿手絕招──另加分帳!「因為我曾經拍過片,明白勞心勞力花好大心機,若對方賣斷部片給我,我賺到盤滿鉢滿都不關他的事,所以去外國買片,太貴我未必買得起,唯有希望做得好些再分帳,片主好接納,《第一滴血》、《虎膽龍威》等大片,都是這樣買回來。」

六大保鑣隨身有因 不甘委屈當場發難

放了這一大桶血,她不得不拚命部署宣傳,成功邀得史泰龍首度訪港,「他有六個保鑣隨身,我說不用吧,香港很安全呀!監製卻說,不是怕香港不安全,而是要防止史泰龍,他有時激動起來,不知道會幹什麼。」國際級巨星慣被重重保護,即使香港發行商也不能有太多深入接觸,偏偏生性好動的史泰龍,經常想公開展示龍威。「一起吃飯,當然想訂間房,他不要,要坐在大堂,讓全世界看到自己,難得遇上,香港影迷自然想索取簽名,但經理人又好麻煩,不欲其他人埋身,記得他住在九龍香格里拉酒店,上落都要封lift,誰知有次被影迷闖進去,跟他一同上落,事後經理人又投訴,但我們有什麼辦法?這又不是私人lift!」

基於之前史泰龍擔正的電影,最賣得也只是八二年上畫的《虎威》,院商對《第一滴血》並不熱情,批出八三年復活節那兩星期「死檔」,已是懇賜。「我見是復活節,好吧,接納了那兩個星期,開畫後口碑超勁,最後那幾天日日爆棚,我走去戲院求人家,最記得去求其中一個院商,叫他給我多些檔期,對方說:『講咗幾多,就係咁多啦!』我話:『但而家好收得喎!』他不為所動:『唏,呢啲係你嘅事吖!』」

一諾千金,有生意都唔做,《第一滴血》以九百多萬光榮落畫,黎姑娘本來已覺有所交代,誰知在康城影展碰着片主Andrew Vajna,居然被當面噴了一鼻子灰!「他說,這樣落畫很浪費,責怪我沒有做得好好!」說來,她仍猶有餘怒:「我當場發脾氣:『咁你下一部戲唔好再俾我!』Rigo在旁看着我,心想:『你做乜發神經?』」她是以退為進?「當然不是,我真的怒了!我不是自覺做得好對,得兩個星期我都覺得浪費了部片,好肉赤,但明明上畫前,我已跟他聯絡過,告知這邊的情況,他當時話OK,兩星期已足夠了,那是我們一同下的決定,若說我們一起錯,我接受,但他絕不能單方面責怪我!」

《第一滴血續集》是同行虎視眈眈的大金礦,到最終仍是落入黎姑娘之手,「後來,片主透過其他人找回我,彼此繼續合作,到現在還是好朋友,早前他才來過香港,打風天仍去了鯉魚門。」不可同日而語,續集獲戲院大開綠燈,安排在七月暑假黃金首檔,映期長達兩個月,「續集當然不容許得兩個星期,否則我就真的沒有打好自己份工了!」●

▂▂▂▂▂▂▂▂_________________

下回預告

八六年,香港影協成立,黎姑娘當選主席,首項重任,是要跟電檢處開戰!「電檢沒有準則,為什麼不能像外國般分等級?」成功爭取訂立電影三級制。

《末代皇帝溥儀》又是另一場硬仗,首映夜她難過得邊哭邊送客,「真是一生難忘!」

下期《明周》,夢裏共醉。

史泰龍愛公開「示威」 黎筱娉砌出不倒王國(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