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龍游走於自卑與自大 黎筱娉砌出不倒王國(四)


  • 幾經交涉,黎姑娘才能成功游說尊龍來港,「前幾天經過倫敦戲院附近,令我想起當年在這裏舉行《龍年》首映,觀眾站在路邊看熱鬧,造成交通擠塞,七日之間令全港人都認識尊龍。」

  • 尊龍十歲時隨粉菊花學藝,曾與陳寶珠在大會堂表演京劇,成年後轉往美國發展,曾傳他想過自殺,「當時被生活縛得很緊,想逃避,那是我最軟弱的時候,但我從未想過要做那樣的事。」尊龍自白。

  • 《龍年》將唐人街描繪成罪惡之城,被視為「辱華」之作,但演年輕黑幫老大的尊龍,還是憑一身帥氣走紅了。「丈夫不懂聽中文粗口,我要專程飛往美國看戲,確保能否通過電檢。」黎姑娘說。

  • 《末代皇帝溥儀》將尊龍的事業帶上高峰,惜無以為繼。

  • 尊龍接演《蝴蝶君》(右),跟《霸王別姬》同樣有戲中戲《貴妃醉酒》,擺明挑戰張國榮,惜反應差天共地,他亦坦言不滿《蝴蝶君》導演大衛哥倫堡:「有才能的人在他面前,他不懂得運用。」

  • 九七年,吳宇森回港宣傳《奪面雙雄》,尊龍突然現身撐場,並直言:「我不認識吳宇森,但我很欣賞他的作品,拍得很有感情。」

  • 八八年開始跟迪士尼合作,黎姑娘說獲益良多:「每年有個座談會,不同國家代表要說出三個big idea,包括對未來電影發展的看法,真的吸收了很多;第一次去只得十二個人,一張枱坐得晒,後來發展到三百多人。」

  • 八四年踏足慈善路,初期黎姑娘的焦點落在小朋友身上,《超人第四集──決戰核能人》首映正為聖基道兒童院籌款。

  • 《花轎淚》受六四事件衝擊,開畫僅收十一萬,「想不到一齣好戲,會被時局影響到這個地步。」

  • 《魔幻王國:獅子.女巫.魔衣櫥》選在迪士尼樂園搞首映,洲立上下費盡心思,老闆娘亦對效果非常滿意,滿以為可獲迪士尼嘉許,想不到空手而回,率直的她忍不住當面向美國總裁洩憤。

  • 除了社區健康診所,關護長者協會亦舉行中醫社區外展服務,診金全免,只收藥費。

  • 為幫助長者,黎姑娘不但四圍勸捐,更放下身段落手落腳,「總之做得幾多得幾多!」

  • 關護長者協會籌款委員會主席孫國林先生(中)七十大壽,協會幾位核心成員(左起)蘇家駒醫生、黎姑娘、鍾少玲女士、李麗琴女士同來慶賀,壽星公即場宣布預捐十年生果金,教黎姑娘動容之外,並帶來啟示與醒覺。

梁振英就任特首前幾個月,黎筱娉已向他積極推銷「區區有戲院」的概念,「就香港目前環境而言,戲院非常重要,能讓市民在這裏宣洩喜怒哀樂,但像大埔、深水埗都沒有,跨區看戲要付車錢,不划算。」施政報告雖有提及,但步伐緩慢,黎姑娘唯有靠自己,先後於鴨脷洲及粉嶺聯和墟開設新戲院,「樂見同行亦將部分商場改建,希望這是我帶給市民的最後一個貢獻。」

說「最後」,還早着呢。近年黎姑娘致力策動「關護長者協會」,空降何文田、秀茂坪、愛民邨、深水埗及大坑勵德邨,設立長者社區健康診所,不但提供義診服務,並培訓「老友記」為愛心大使,既發揚互助精神,亦令長者更關注個人健康,減輕公營醫療負擔,填補政府「有心無力」的空隙。

說服尊龍衣錦還鄉 向迪士尼總裁洩憤

八五年十一月,尊龍首次訪港宣傳《龍年》,曾悄悄隻身乘巴士,往小時候住過的紅磡一行,「很難過……很感觸……石廠沒有了,但士多還在……」他感觸得熱淚盈眶。

這一幕,並不是想像中的「衣錦還鄉」,尊龍甚至有點抗拒重遊成長之地,要經黎姑娘多番游說,才願意稍稍放下心結。「他是孤兒(原名吳國良),被收養後跟隨粉菊花學藝,之後到美國發展,成名了,他一直不願回來,我打了好幾次長途電話,捉着一個重點:『你本來生於香港,現在荷李活拍戲,(回來)是一個榮譽!』後來,他終於被我說服,有一次訪問談到身世,他哭得很厲害,是個非常感性的人。」

《龍年》後,洲立再來一齣《末代皇帝溥儀》,黎姑娘笑言,很多人均誤以為她是尊龍的經理人,「公司接了好幾個電話,有人自認是他的親生爸爸,連他本人也不太確定。」鬧得最大的一單,首推台灣有位吳慶和先生,堅稱自己就是尊龍的生父,說遺憾沒給他一個快樂童年,尊龍激動回應:「他沒有羞恥,真不要臉,那人我在小時候見過,他是曾照顧我的人的朋友,有一個智力遲鈍的兒子。」游走於自卑與自大,形成了他的飄忽作風,當年主動透過楊凡向徐楓爭演《霸王別姬》,經理人卻提出極度苛刻的條件,促使角色拱手相讓回張國榮手上,接拍《蝴蝶君》企圖「復仇」,惜落得個慘淡收場,黎姑娘無奈道:「尊龍對我有一份情,替他有點可惜,但他真的有點難服侍,變化很難捉摸,對上一次見面是在九七年《奪面雙雄》的首映,他突然出現,安排座位甚為頭痛。」

黎姑娘點子特多,〇五年假剛開幕的迪士尼樂園舉行《魔幻王國:獅子.女巫.魔衣櫥》首映,記憶猶深──「觀眾坐在迪士尼影院不會太舒服,我們精心製作了小咕’臣’,剛巧天氣凍凍地,在飄雪效果之中,人人聽着音樂、抱着小咕’臣’去搭最後一班地鐵,猶如將氣氛從電影帶出來,感覺好溫馨、好美妙,我以為一定會攞獎!」原來,每年迪士尼會設立最佳票房、最佳首映禮等不同獎項,用以鼓勵世界各地的發行公司,偏偏她寄望愈大、失望更大!「點知攞唔到,我好谷氣,捉住美國個總裁講:『梗係啦,你掛住趕飛機,最好嗰部分又睇唔到!』(她不怕開罪總裁?)我想,他們就是喜歡我夠真!」洲立與迪士尼之緣始於八八年,「以前迪士尼出品由華納發行,突然要成立自己公司,香港選了嘉禾、安樂與洲立三間競逐合作權,我準備好powerpoint,解釋公司發行過什麼電影,相對嘉禾、安樂,我們只是小公司,但結果竟被選中,多年後熟落了,我忍不住問為什麼,迪士尼的朋友說,因為我沒有請他吃飯!」

零成本籌足六百萬 捐生果金意義重大

公司業務蒸蒸日上,一三年林建岳時任執董的豐德麗成為洲立主要股東,黎姑娘感覺是時候放手,開展人生另一章。「公司有十幾位同事已任職二十幾、三十幾年,沒有大家一起搏殺,洲立不可能有今日成績,我致以衷心感激;同時全靠林建岳與兒子Roberto的支持,否則我沒機會抽身做慈善。」她的慈善史,始於八四年為九龍聖約瑟小學進行護校重建籌款,「兒子在聖約瑟讀書,有一天回家對我說:『你個仔就嚟冇書讀!』原來教會想賣掉地皮,我說拿成績表去考另一間學校吧!」搏殺年代,她沒想太多,但當往學校一行,形勢逆轉,有家長向她發晦氣:「你的兒子可以走,我們走不動怎辦?」她豪氣地放下名片,叫家長要幫手儘管開聲,十萬火急,即晚便相約商量。「教會開出難題,要求重建學校以外,更要附設教堂,剛巧丈夫(謝里歌)正籌辦《Holiday on Ice》,我提出用最後綵排來籌款,不用成本籌了六百萬,當時建學校與教堂需千四萬,有家長是則師,其他錢問銀行貸款,變成教會無話可說。」

八八年,黎姑娘與謝里歌結婚,本欲邀請哥倫比亞香港總裁周持正代表他倆在婚宴台上發言,沒料到換來一片愁雲慘霧。「他說兒子可能有血癌,香港未必醫得到,我去見醫生,他說香港沒有那個機器,值三百多萬,我拍板又搞籌款,就此帶頭成立『兒童癌病基金』。」古道熱腸,講心又講金,前通利琴行負責人蘇馬大於八十多歲時中風,孑然一身無依無靠,身為她的契新抱(謝里歌喚她契媽),一力肩負重任照顧四年多。「每晚經過自己家,過門不入先去瑪麗,之後又將她的家裝修成醫院一樣,在註冊護士的看管下,訓練三個菲律賓工人悉心照料,跟義診的蘇醫生談起理想,他說長者身子出問題,一定可慢慢訓練,重拾健康。」

志同道合,〇九年創立「社區關護長者基金」(現改名「關護長者協會」),提倡「在區安老」,「在長者未有問題發生前,我們已作出教導、照顧,不同專科名醫輪流落區檢查,又有護士、社工長駐屋邨,有些長者要食好多藥,但經常弄錯,護士便替他們分好,同時訓練健康的長者作為愛心大使,看護其他有需要的人。」協會現於何文田、秀茂坪、愛民邨、深水埗及大坑勵德邨設立社區健康診所,每年營運費近五百萬,「我當然想發展到其他社區,但坦白說,搵小朋友錢好易,感覺touching好多,我唯有不怕面懵,不停去找有心人,介紹協會所做的工作,好多人笑我整天碌卡,很快朋友都跑光了!」

熱心人遍佈香江,初七黎姑娘應邀出席孫國林先生(關護長者協會籌款委員會主席)七十歲壽宴,壽星公即場宣布驚喜,令她獲得重大啟發。「有人問孫先生最想做些什麼,他說等到七十歲,就可以將每月的生果金捐給關護長者協會,這帶出一個很重要的信息,有能力的長者幫回有需要的長者,十分有意義,如果有一百名長者效法孫先生,每年協會可有超過一百五十萬捐款!」孫先生一口氣捐出十年生果金,百無禁忌表示,活不到八十歲不用退回,否則到八十歲會繼續再捐,令黎姑娘猛然醒覺:「丈夫今年剛也七十歲,過了四、 五個月都沒想過拿生果金,引發我要立刻着手替他去辦,真的要多謝孫先生,從未去過這麼有意義的生日會!」●

尊龍游走於自卑與自大 黎筱娉砌出不倒王國(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