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應外合博秋香一笑 李力持、周星馳三十年情(三)


  • 激罕的《家有囍事》全體主角簽名大合照,「我有份參與度橋,高志森送我這張相以表心意。」大力的真正大禮,在於獲永高賞識執導《黃飛鴻笑傳》,一洗《情聖》失利的頹風。

  • 《他來自江湖》合作愉快,大力再找黃秋生擔正兩集電視電影《越柙飛龍》,曾被新加坡電視台取用作為教材。

  • 星仔與梁家仁於劇集《孖仔孖心肝》演父子檔受落,緊接在電影《龍的傳人》演師叔姪,元華飾星仔之父周飛鴻,亦有在《孖》劇演大聲何的李海生則是大澳村廟祝,大力說:「修哥是掛名導演,頭一、兩個禮拜都有插手分鏡頭,但之後已沒有出現。」

  • 白旋風韋德坐鎮《龍的傳人》,在結局決戰星仔,這場戲足足拍了整個禮拜,在韋德的記憶中,星仔是個very nice的人。

  • 與星仔的關係早已決裂,修哥找來麥嘉聯手監製《情聖》,星仔則偕老友大力拍住上,女主角仍是《他來自江湖》好拍檔毛舜筠。

  • 《家有囍事》分三組進行度gag大競賽,常歡與何里玉一組有大力與谷德昭助陣,借《危情十日》瘋狂搞笑。

  • 私底下的鞏俐其實頗有喜感,大力說:「每天開工都穿同一款的大紅大綠花布褲,我忍不住問她:『你條花褲好靚喎,鍾意到日日都著?』她答:『對呀,我買了很多條,一模一樣!』」自《賭俠2之上海灘賭聖》再與星仔交手,她卻始終未能適應港產喜劇的節奏。

  • 無論從分場、劇本搜索,已可見唐伯虎極愛燒雞翼,故雖然未有明確寫出來,在無數伏線之下,「燒雞翼我鍾意食」一曲篤定出現戲中。

  • 《唐伯虎》設有跟場編劇,專責即興度橋錦上添花,谷德昭明顯十分稱職,才獲賜予「對穿祥」一角,大力說得很白:「為什麼要跟場?就是想博個角色!」

  • 一心戲弄烏龍的阿仁,特意安排他反串醜女,誰知一出人見人愛,意外開展了如花的演藝生涯。

  • 當吳君如忙得不可開交,大力便想到以苑仔頂上,在《唐伯虎》既要被踩,還跟阿叻玩SM,專業精神加零一。

  • 星仔敲擊數白欖,華府上下興奮到頭髮豎起,唯獨鞏俐免疫,其實大力曾想游說她玩埋一份,但她耍手擰頭不理睬。

  • 秋香中了「面目全非腳」,鞏俐同樣拒化醜妝,換人反而有不一樣效果,大力說:「可能在電視台做得太多,一定想到解決辦法,不會說演員say no,我們就無計可施。」

  • 深知鞏俐悶悶不樂,大力決意在最後關頭討她歡心,出動燈陣拍到這個大特寫靚爆鏡,拍完更響起陣陣鼓掌與歡呼聲,讓鞏俐總算有個美好回憶。

八八年合作《鬥氣一族》後,周星馳曾不止一次,對李力持(大力)盛讚夏雨擁有過人記憶力,獨門急口令更教星仔歎為觀止,是以日後《唐伯虎點秋香》邊敲木魚、《破壞之王》跟吳孟達「互片」,以至《九品芝麻官》連場嗌交戲,皆抄襲自夏雨演繹的「阿煩」乎?

大力強調:「你不能用個『抄』字,天下間有種武功叫乾坤大挪移,見有人那招功夫醒,便借來一用,有誰講急口令好得過夏雨?」他對〈集體回憶〉相當有心,特地攜來《唐伯虎點秋香》的原裝劇本,隨手翻開一看,驚覺星仔、朱咪咪等合唱「燒雞翼,我鍾意食」的經典一幕,劇本上完全隻字不見,「由第一場戲開始,已注定會有這首歌出現!」

兩部戲近年薪大半 拍錯片冒出一身汗

受惠於《他來自江湖》,周星馳已逐漸蛻變成電影紅人,李力持亦步步高陞圓了夢,如劉家豪般有房坐。「我當上執行監製,跟杜琪峯、陳木勝、邱禮濤、卓伯棠等專搞電視電影,我拍了《英雄淚》與兩集《越柙飛龍》等,當時反應很不錯。」欲念無盡,志願玉成一小步,自想跨出更大步,響應星仔號召歸隊,實屬順理當然。「雖然有了間房,但發覺有點兒細,加上監製月薪只得兩萬五千,一部《龍的傳人》已有十萬片酬,第二部《情聖》十二萬,計計條數,拍部戲人工幾乎如年薪一大半,值得博一博!」《龍的傳人》的戲匭,亦正巧切合大力當日處境,「修哥(李修賢)好喜歡這個片名,知道星仔懂得打桌球,又可以聯絡到Jimmy White(韋德)客串,便度了一個鄉下仔出城的故事,其實對我來說,也同樣是鄉下仔出城。」

無綫城外風光明媚,《龍的傳人》輕鬆取得二千三百萬票房,但接下來的《情聖》,即讓大力初嘗暴雨燃燒。「原本套戲由我主導,捉住編劇在麥嘉寫字樓傾,度度吓麥sir覺得好過癮,加埋一齊度,結果變成麥sir以前最愛的光棍橋,講幾個老千去騙人,好或壞呢?我都是盡力去搞笑,由拍完跟麥sir剪片,以至看完午夜場,大家都說很好,觀眾從頭笑到尾,但之後不記得上羅慧娟抑或高志森屋企問票房,《五億探長雷洛傳Ⅱ父子情仇》單線居然打贏雙線的《情聖》,立即冒出一身汗!」永盛老闆向華勝一錘定音:「你拍錯片啦!戲名叫《情聖》,觀眾以為看《精裝追女仔》,入場才知變了光棍片,不錯現場會笑,但出到走廊便大罵!」大力有預計這個後果嗎?「當日的我不可能百分百控制片種,不像以前劉家豪,完全放手給周星馳、李力持去搞,有個麥sir當監製,他說要這樣,我們便跟,好唔好笑?其實OK喎!」

僅收千六萬已叫「滑鐵盧」(從前多麼的美好!),星仔繼續忙得不可開交,可憐大力慘成眾矢之的,坐了好幾個月冷板,翻身全靠《家有囍事》。「上高志森屋企度星仔、張曼玉條線,就這樣認識谷德昭,已有其他編劇在,我只是負責度散gag,如『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都是你一句我一句撞出來的。」一如片名,台前幕後齊齊「家有囍事」,連只度散gag的大力,亦獲邀執導《黃飛鴻笑傳》,「當時大家都行運,有運跟沒運差天共地!」

星仔與麥sir同台未竟全功,卻不至空手而回,麥sir的度橋方式,為星仔與大力於《唐伯虎點秋香》中發揚光大:「麥嘉教度劇本,永遠是『一四七九』,熟悉創作的人都知道,第一、 四、 七、 九本象徵起承轉合,要每一秒、每分鐘去度,但我和星仔更進一步,由第一至第九本都要逐秒去度,砌出一個好project!」即如電影的第一場戲,星仔手執巨無霸毛筆看似寫字或繪畫,實則正在燒雞翼!「因為有了第一個gag,所以『燒雞翼我鍾意食』這首主題曲,即使沒有寫進劇本,也肯定會出現,即如『求神』也是一樣,我同星仔都喜歡改歌詞,之前玩夏金城已經試過。」

存心靠害意外出位 最想剪走兩個鏡頭

唐伯虎敲木魚「捏造身世」,以及硬撼「對穿祥」谷德昭,則集各家之大成。「我識寫劇本,但敲木魚、數白欖真的不懂,這方面陳文強(《女人四十》、《功夫》編劇)有貢獻,整段全交給他執筆;說到『對穿祥』那幕,最早要追溯至電視台年代,常常聽到黃秋生在化妝間講粗口笑話,留待《唐伯虎》大派用場,為什麼谷德昭演到『對穿祥』?因為他是現場編劇,我做導演要兼顧好多事,星仔也是一樣忙,一定要有個編劇純粹度橋,他好幫得手,又捱得辛苦,便有個『對穿祥』讓他演,否則鬼得閒俾個角色你?我搶埋啦!」

出位綠葉不得不提李健仁,他首度反串在橋上向唐伯虎回眸一笑,「癲」倒眾生。「阿仁是星仔的同學,個人懵吓懵吓,經常犯錯事,橋頭戲要個醜女,我們便整蠱他,在他的臉上加鬚根,又要他挖鼻孔,好等現場的人取笑他,怎知出街非常受落,害佢變益佢。」苑瓊丹演石榴亦異常賣力,不但瞓身色誘唐伯虎,又要與祝枝山(陳百祥)玩sm,當四大淫俠(劉錫賢、姜皓文、王偉樑、何英偉)突襲華府,她還要大字形攤在地上,讓四個大男人踩過!「這個鏡頭好麻煩,道具手足要掹住堂梯吊起四個男人,再將腳印在苑仔身上,但這個鏡頭其實我想刪掉,還有她與阿叻在柴房搞sm,也希望一併剪走,始終有點侮辱女性,對小朋友觀眾也不是太好。」

丑角個個搶鏡,反觀至靚的秋香姐備受冷落,鞏俐也曾慨嘆當年與星仔合作沒放開自己,否則一定好玩得多,大力坦言難為了她:「現場大部分都是香港人,我要溝通,當然首先找星仔傾偈,她不知道這班人在搞什麼,內心有點怯怯地,沒法享受拍攝氣氛,有次更發了點晦氣:『導演,你經常叫我緊張一點、緊張一點,還有其他嗎?』唉,因為唐伯虎陷入危機,華夫人(鄭佩佩)要揭發他,還有個奪命書生(劉家輝),唯有不斷叫秋香要緊張一點!」溝通不足,鞏俐對星仔與大力投以不信任票,唐伯虎玩敲擊樂,華府上下頭髮全部興奮到豎起,再費幾多唇舌,鞏俐也依然故我;及後秋香慘吃奪命書生三十幾下「面目全非腳」,原本也想她化醜妝,但她根本不明白笑點在哪裏,還走過來問大力:「這是什麼呀?」

大力無奈道:「她不肯化妝,我們唯有變橋,效果更好!不過話說回頭,我想藉此表揚一下鞏俐,她很有演員道德,在片場好守規矩,從沒遲到、耍大牌、發脾氣,只是不太適應拍港產喜劇而已。」他理解鞏俐的處境與心情,最後大妗姐背着秋香出場的大特寫,他刻意拜託攝影師鍾志文傾盡全力,又與一班工作人員裏應外合,務求博紅顏一笑!「我們弄了一個燈陣與幾塊大白布(行內稱為『butterfly』),『butterfly』一出女演員就知,拍出來效果好柔和,塊面也十分白滑,事前我又跟攝影師、化妝師夾好,一拍完就個個拍手讚好!」為令演員腎上腺飆升,以最佳狀態埋位,他無所不用其極,「從化妝開始已撥到行,如果個演員鍾意罵人,我就找個人讓你罵,總之要令他(她)開心,精神狀態達至最fit!可以說,我是個老千,專門騙人感情!」

▂▂▂▂▂▂▂▂_________________

下回預告

榮陞「爺」級,周星馳開始全權掌控個人作品,但首部《破壞之王》已遇阻滯需一度停工,大力直言:「跟周星馳合作,你要好清醒!」

《國產凌凌漆》已成經典,上畫前夕大力卻心慌慌:「好驚有人鬧鬼我!」

下期《明周》,破壞王大戰金槍客。

裏應外合博秋香一笑 李力持、周星馳三十年情(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