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凌漆》戲名已值五百萬 李力持、周星馳三十年情(四)


  • 《破壞之王》是星仔首度全盤操控的作品,原意是改編日本漫畫《破壞王》,為洗刷粗鄙風格,只保留角色人物的神髓,故事截然不同,並加入「筋肉人」與「奧特曼」,共冶一爐。

  • 星仔與鍾麗緹接連合作《破壞之王》、《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與《97家有囍事》,Christy在《娛樂三兄弟》直認曾向星仔表白,暗示只要結婚便能助他移民加拿大,卻為星仔一口拒絕!「我沒有聽過,也不會過問星仔的私事。」大力說。

  • 為演「魔鬼筋肉人」留鬚,吳孟達坦言感覺很骯髒,但為了「契爺」星仔,他願意「犧牲色相」。

  • 《破壞之王》票房未見突破,但實則不乏神來之筆,尾段星仔決戰林國斌,陳欣健忽然跑出來模仿鄭少秋的「太陽出來了」經典廣告,殺觀眾一個措手不及。

  • 九四年賀歲檔戰況激烈,結果由《醉拳Ⅱ》跑出,成龍、梅艷芳、曾志偉、唐季禮、陳勳奇、盧惠光、韓義生等飲得杯落。

  • 黃百鳴延續大堆頭合家歡路線,《大富之家》最教人難忘的是張國榮那張鬍子臉。

  • 《花旗少林》別出心裁走浪漫動作風,但論賣座不及同由周潤發與吳倩蓮拍檔、九四年聖誕上畫的《賭神2》。

  • 相比同期四部猛片,《神龍賭聖之旗開得勝》明顯大墮後,在歷年賀歲爛片點將錄中,也是必然之選。

  • 星仔與大力經常調校對手演出,羅家英是少數自我發揮,卻能令兩人收貨兼叫絕的笑旦,「一切都是誤打誤撞,很開心以後又多個好演員用。」大力豎起大拇指。

  • 占士邦一定不缺艷女郎,《凌凌漆》的重任落在陳寶蓮身上,電力十足的她,着實帶來驚艷效果。

  • 國產特務法寶──大哥大、風筒、鬚刨、皮鞋,居然來來去去只用於剃鬚與吹頭,相對荷李活製作未免簡陋,但早已笑到氣咳的觀眾毫不介意。

  • 《凌凌漆》拍完後,先睹為快的向華勝嫌開首偷恐龍骨不夠氣勢,大力即大手筆再租石崗直升機機場及幾架直升機,又將臨記數目提升到四百人,「很少老闆會主動要加錢重拍!」

  • 瀕臨被槍斃邊緣,凌凌漆以一百元加上煙仔,成功賄賂公安古明華及一班下屬,大力強調想帶出「上樑不正下樑歪」的信息。

  • 金槍人在戲中無堅不摧,但造型並沒予人架勢堂的壓場感。

周星馳在國內的爆紅源頭,一致公認為兩集《西遊記》,但實則早於《唐伯虎點秋香》與《破壞之王》,星仔與李力持(大力)已有揮軍北上的意識。「從《唐伯虎》開始,已想將那些低俗、無厘頭、侮辱女性等對白與情節逐漸淡化,理想最好是能像西片般賣到全世界,結果《少林足球》達到目標,只是沒有我份而已!」

緊接同由他倆攜手炮製的《國產凌凌漆》,卻出現凌凌漆(星仔)在靶場以一百元賄賂公安頭目(古明華)的場面,有說《凌凌漆》曾遭國內封殺,大力對此不以為然:「所謂『封殺』只是花邊新聞!」

入死胡同被迫停工 二次創作唔啱嘴形

當年記者往探《破壞之王》班,劈頭便對周星馳說:「聞說你做了導演,特來道賀。」星仔卻指向身邊的李力持:「他才是導演。」大力解釋:「因為場場戲都有他,兼顧不了,他說這次如舊做演員,到有一日可以真正兼顧做導演,他才做。」

眾所周知,已貴為「爺級」的他,即使沒有掛上導演銜,每個鏡頭也要得他核准才可過關,每位導演皆要配合他的作風,是以繼《審死官》與《濟公》後,杜琪峯已不想再與星仔合作。「《破壞之王》確是星仔立心想做導演,大都會統籌Susanna(曾愛屏)很信任他,將權力全交給他,連同我和谷德昭一起度橋,故事改編自日本漫畫《破壞王》。」原著畫風粗鄙抵死,主角經常「露蛋蛋」,度橋三人組企圖「洗底」,加入「筋肉人」與「奧特曼」,一心調校成潔淨版,以伺機登陸國內市場,將星仔所演的何金銀,修正為心地善良、常被欺負的戇直外賣仔,有別於過往慣演的機靈角色。「最終有沒有賣往國內,就要問問大都會了。」

電影原定於九三年聖誕上畫,結果延至九四年賀歲,有份參演的吳孟達曾坦言:「這是星仔第一次搞戲,對自己要求很高,想東想西,以致常常有變,加上事前籌備工夫不足,到了現場便改動多多,不單令製作超時,也超出預算成本。」連星仔片酬,此片成本約近千九萬,大力解構進度受阻的主因:「以前度橋規規矩矩,先起一條『龍骨』(大分場),大家一清二楚,但這次他說要『揸莊』,跟跟吓就唔對辦,中間走進一個死胡同,需要停工兩、三日,重新再起條『龍骨』。」電影上畫,導演仍是李力持一人,不見了星仔的名字,「去到現場指指點點的確好易,始終導演是需要基本功的工作,跟周星馳合作,你要好清醒,有時他會帶你去了一個方向,死喇,沒回頭路,你要好清靜重新走出來,否則會好煩。」

女主角搶閘起用出爐國際華裔小姐冠軍鍾麗緹(Christy),大力說,這是秉承成龍、許冠傑等固有成功方程式:「電影通常是男人賣錢,女人則一定要夠靚、嫩口,不用找相熟臉孔,最好人家沒怎麼見過,要見就在我部戲見,當時鍾麗緹完全符合條件,好靚、好sharp!」初出道的Christy不諳中文,也未受過演藝訓練,演技與外貌同樣幼「嫩」,部分配音更明顯與嘴形不符,大力替她辯護:「雖然她略嫌生硬,但本身也算有戲,她亦百二分投入,我和星仔一起教她,跟在《喜劇之王》教張栢芝一樣,只不過栢芝有天分,吸收較快,Christy始終是鬼妹仔,有些習慣未必一時改得到;說到配音不對嘴形,這個完全與她無關,是因為二次創作,在配音間臨門再改對白,領班都話:『喂,導演,唔啱嘴形喎!』我話得啦,夾硬嚟啦!」

道具粗糙怕被責怪 凌凌玖受牽連難產

九四年春節黃金檔強手林立,「雙周一成」周星馳、周潤發、成龍全部到齊,張國榮亦在陣中,除了梁朝偉擔綱的《神龍賭聖之旗開得勝》稍弱(僅收千四萬),其餘四齣猛片衝線叮噹馬頭,《醉拳Ⅱ》破四千萬居首,《大富之家》以三千七百三十多萬奪亞,最先開畫的《花旗少林》剛過三千七百萬名列第三,以十二萬多力壓梗頸四的《破壞之王》;稍為失威的星仔,九月《國產凌凌漆》立即回勇,大力說:「尋找喜劇片種,不外乎是搞顛覆,《龍的傳人》寫大鄉里出城,最老土但亦最work,徐克將《黃飛鴻》拍到咁勁,我點會唔mad你?(《黃飛鴻笑傳》)那晚在卡啦OK,向華勝問我想拍什麼,我說想拍《007》,老闆話好貴喎,我話好平,這個只是『國產』,勝哥聽完已經笑,他說單是《國產凌凌漆》這個戲名,已值五百萬(票房)!」

基於外國早已註冊《001》到《009》的電影版權,為免惹上官非,星仔與大力巧妙地以諧音《凌凌漆》走法律罅,不過要顛覆《007》,最頭痛始終是特技與道具,再「國產」也不能弄得太寒酸──雖然《國產凌凌漆》的成本已近二千萬(連星仔片酬)。「現在大家覺得好笑,但當時真的好驚有人鬧鬼我,那些大哥大、鬚刨、風筒、皮鞋,相比荷李活製作真的好粗,還有金槍人那個面具,可不可以做得『靚仔』少少?」他解釋,粗糙不能完全歸咎製作成本,主要是道具手足未有相關經驗,即使他畫圖再講解,亦難以達至要求。「勝哥從來沒叫我慳,他嫌開頭偷恐龍骨不夠氣派,主動加碼叫我重拍,一架直升機不夠,再book多兩架,又由二百名臨記加到四百,當年賺得多錢嘛,對他來說永無cut budget,只會叫我拍勁啲!」

戲中另一驚喜乃起用羅家英演達聞西,他手執一堆瓜菜,以粵劇台步穿梭街市,煞有介事向星仔大喊「力拔山兮氣蓋世」,一出場已先聲奪人。「不是我們首先發掘他的喜劇細胞,之前他已演過《重案組》,愈怪的人我愈鍾意搵,他出場那一幕,我們沒有特別指引,就叫他先試一款,誰知他一來已這麼古怪,既將舞台功架表現出來,又真的好像傻佬一樣,好嘢!」家英哥太搶戲,當年大力曾有意開拍《凌凌捌勇救達聞西》,由梁家輝演凌凌捌,及後卻沒了下文,重提舊事,他直言已無印象,反而對難產的《凌凌玖》記憶猶新。「本來找了劉青雲與古天樂合演,由向華強與向太投資,劇本弄好,更開了記者會宣布,可惜因為楊紫瓊那齣《飛鷹》失利,整個計劃立即被窒住,頓成泡影。」

《凌凌漆》被視為星仔代表作之一,但傳聞因有賄賂公安等敏感情節,此片曾遭內地封殺,「後面有句對白已說明,『上樑不正下樑歪』,我沒說所有中國公安不對,只是那個反派頭目有問題,所謂封殺只是花邊新聞,現於國內仍可看到《凌凌漆》,只不過這段或被刪剪而已。」

▂▂▂▂▂▂▂▂_________________

下回預告

星仔在《食神》初演惡爺,造型可見一脈相承,「看他演史提芬周那個look,是不是有點似曾相識?」

莫文蔚傾力扮醜,第一場戲對着星仔煮嗱喳麵,頻頻NG,「當然要由男朋友搞返掂佢啦!」

下期《明周》,情與義、值千金。

《凌凌漆》戲名已值五百萬 李力持、周星馳三十年情(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