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文蔚扭計,男朋友搞掂 李力持、周星馳三十年情(五)


  • 《食神》開鏡造型保密,只有星仔稍為接近戲中扮相,Karen與家燕姐則以全不相干的廚師服現身,星仔對這齣戲早已信心十足:「無論你是何色人種、身在何處,也離不開一個『食』字。」

  • 仍屬「星字頭」中堅分子,大力在《回魂夜》與《大內密探零零發》只演不導,分別化身保安及國師。

  • 《大都會》、《國產凌凌漆》到《食神》一脈相承,每當星仔要表現陰沉或奸險一面,茶色眼鏡總會大派用場。

  • 要Karen豁出去扮醜,大力說是愛惜她的表現,「火雞姐是她演藝生涯最重要角色,對不對?」

  • 明明「味公主」家燕姐在最後食神大賽方以評審姿態登場,何以她忽然會與星仔、Karen玩碟仙?大力說:「我全無記憶,你問田雞吧。」田雞解畫:「這場是說由沒生意到有生意(爆漿瀨尿牛丸),我們找了大師(家燕姐)來求神問卜,本來想鋪條線講最後在大賽重遇她,但因篇幅過長沒有用上。」

  • 黃百鳴再開《97家有囍事》,沒議價豪給星仔一千五百萬,惜效果與《家有囍事》差天共地,黃百鳴坦承星仔曾經提醒,吳鎮宇的風格並不適合這齣戲,「我應該再找張國榮!」

  • 從好友變競爭對手,大力與谷德昭未變陌路人,跟田雞、蕭芳芳、星仔、李敏合照,依舊老友鬼鬼。

  • 李卉是第一任星女郎,本在《少林足球》有較多戲分,大力說:「度度吓唔對辦,唯有算數!」簽約星輝八年星運欠佳,現於廣州電視台任節目主持,她說想寫一本書叫《我把青春獻給周星馳》。

  • 《行運一條龍》租用上海街茶餐廳取景,經常要封街拍攝,街坊不但沒怨言更處處幫忙,大力致以衷心感激。

  • 吳君如黐大粒癦,客串要收吳孟達舖頭的姣婆四,也是「年初四咁嘅樣」的原型人物。

  • 星仔與鄭秀文並不熟落,每人又僅得十天檔期,但埋位意外合拍,大力說:「要用這麼短時間內砌到這個project,得就簽約,唔得行開,搵食之嘛!」

  • 舒淇演滿口謊言的芳芳,跟茶餐廳少東陳曉東成為一對,舒淇不太純正的廣東話,帶來爆笑的化學作用。

  • 葛民輝情竇初開,多番請教星仔以討好楊恭如,最後發現追女仔毋須多橋,只要真誠,符合夢工場本色。

從最初周星馳與李力持(大力)一雙孖寶闖天涯,發展到九十年代中,星仔身邊陸續出現谷德昭、劉鎮偉等「後起之秀」,與大力已不再是「有影皆雙」,不過在《回魂夜》與《大內密探零零發》,仍見大力友情演出,那邊廂大力執導《食神》,谷德昭也演了主要奸角唐牛,「我和谷德昭曾經好好朋友,之後卻變了同行如敵國!」

在周星馳的電影世界,女角一般僅屬陪襯,繼朱茵在《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化身紫霞仙子與至尊寶演活一段蕩氣迴腸的隔世之戀,莫文蔚(Karen)則在《食神》傾力扮醜,火雞姐成為Karen演藝生涯最重要角色,「搞得佢咁醜,都落咗唔少嘴頭!」大力說。

召兄弟班現場度橋 衰格造型一脈相承

 

《國產凌凌漆》贏得漂亮一仗,星仔沒跟大力乘勝追擊,反而轉投劉鎮偉懷抱,既連開兩集《西遊記》,再來cult味極濃的《回魂夜》,大力自我分析:「劉鎮偉與李力持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我會界定李力持屬於傳統類,故事能找到起承轉合,反觀劉鎮偉是鬼才型,完全捉摸不到,你叫我拍《西遊記》、《回魂夜》這種,恕我力有不逮,但若說構思某些場口的gag位,當然沒問題。」《回魂夜》雲集「星之家族」,大力、李健仁、黃一飛、梁家仁等通統落場露兩手,「你估劇本真係寫晒俾你?咪又要場場大家咿咿哦哦,一齊度橋!點解要搵黃一飛、大力呢班人?全部都係阿星班友,邊使你搞呀?劉鎮偉的確好醒!」

當星仔重拾特務題材,《大內密探零零發》變身顛覆古裝版,跟他攜手執導的拍檔換上谷德昭,大力說:「我們曾經好好朋友,他說想做導演,我也願意教他、找誰做執行導演,但當他真的當上導演,周星馳、李力持、谷德昭這個組合頓然瓦解,想到好橋、好故事,大可以自己去sell,為什麼要益你阿力?大家都是導演,難免同行如敵國!」與肥谷有競爭但未有反目,大力仍於《零零發》客串國師,「作為兄弟班,依然會互找演戲,正如他也在《食神》演唐牛。」

之前拍《破壞之王》,星仔已有衝出香港的決心,直至《食神》終圓所夢。「當年在永盛公司,聽得最多的一句就是『有沒有噱(頭)』,故事尚屬其次,一定要先搞掂賣點,否則老闆不會點頭,吃是世界通行的題材,計劃開《食神》,發行那邊已反應好好,有錢返自然可繼續下去,老闆都是現實的。」大力徒弟甜筒輝(鄭文輝)曾說,史提芬周的霸氣,靈感取自星仔老友劉鑾雄,大力先將食神塑造成反面人物,從慘痛經歷中汲取教訓。「我好喜歡《莫扎特傳》,電影從反派角度去講莫扎特,感覺移師到《食神》,看星仔那個戴上茶色墨鏡的造型,其實就是當年《大都會》那個賤格look,亦即是《國產凌凌漆》那個晨褸look,最衰相就是這個樣子。」

四出搜刮甩皮甩骨 十日檔期夠鐘走人

 

說到扮相之「衰」,火雞姐一出,史提芬周都要行埋一邊。「火雞姐離經叛道,要將造型弄得那麼醜,Karen一時間亦無從入手,即使當時她是星仔的女朋友,我們在現場也要落足嘴頭說服她。」第一場拍攝的戲分,正是落難食神毫不留情狠批火雞姐所煮的嗱喳麵,未慣演醜女的Karen頻頻NG,連帶星仔也相當煩躁,這一天拍到全組人陷於崩潰邊緣。「突然化到咁醜,對手又是自己男朋友,她在扭計,當然要由男朋友搞返掂佢啦!不過Karen也是聰明女,拍幾天已很快上手。」

女主角醜到盡,一班男角亦「甩皮甩骨」,田雞、林雪、八両金、劉以達、排骨徐志雄等個個搶鏡。「先別理懂不懂演戲,最緊要個樣趣致,節奏亦得意,我、田雞、谷德昭經常四圍『辣』,去捉那些怪人來用,像那個不愛穿衣服的排骨雄仔,就是谷德昭的朋友,那場一字排開、逐個講『爭咩吖,溝埋嚟做瀨尿牛丸啦,笨!』,有些是特約,也有些是幕後如機器組,林雪本來也是劇務,全是古靈精怪的人,只不過有人爆了出來,有人未能走紅而已。」

爆唔爆與夾唔夾,並不是一條可以計算的公式,正如當時東山再起、人見人愛的好姨薛家燕,加入《食神》演美食評判味公主,大家都以為必定能與星仔擦出火花,惜結果反應一般。「並不是一找這個人出來,就斷定他(她)一定會紅,像《少林足球》時找到的李卉(廣州試鏡從數千人中脫穎而出),一拍再拍也毫無反應,唯有縮沙(只演了靚女路人甲),家燕姐那場是否度不到好橋?很難說,但最尾在海鮮坊搞搞震,整場戲仍不失有趣。」

《食神》是星仔所屬的星輝公司創業作,原定緊接籌備《特務之王七七七》,故事脫胎自《國產凌凌漆》,一心以動作喜劇挑戰國際市場,有說星仔擬找唐季禮執導,卻為對方所婉拒,及後計劃無疾而終,期間他以超高片酬分別接拍《97家有囍事》(一千五百萬)及《行運一條龍》(一千七百萬),後者由大力接手。「王晶問我拍不拍,身為導演,有信心處理到便接下,由構思劇本到拍完不足兩個月,星仔、鄭秀文、舒淇、楊恭如、葛民輝,各人有幾多日檔期清清楚楚,合計拍了十六日、十八組。」所以,這是齣不折不扣的羣戲,星迷難免嫌偶像戲分太少,「有觀眾覺得,為什麼《行運一條龍》的笑料,不像《唐伯虎》、《凌凌漆》這般密集式?但大家要明白,阿星只得十日期,加上不是自己公司的製作,一夠鐘就收工,當然不會那麼落力。」但其實星仔所演的「情聖」何金水仍不乏妙趣,更創出「年初四咁嘅樣」等抵死對白,急就章亦不至全無佳句,「王晶都點晒頭,對得起投資老闆啦!觀眾要嫌阿星少戲,我都無辦法!」

▂▂▂▂▂▂▂▂_________________

下回預告

 

《喜劇之王》原定召集萬梓良歸隊,重演《他來自江湖》經典組合,但最終萬子並無出現,臥底場務由吳孟達臨時頂上,「多年來,阿星、萬子都沒怎麼重提這件事……」

同期《玻璃樽》動作連場拍了九十多個工作天,《喜劇之王》竟亦相若,大力說時間都耗在張栢芝身上,「她的壓力太大!」

下期《明周》,尹天仇再遇柳飄飄。

周星馳李力持莫文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