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利智主動爭演阮玲玉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六)


  • 阿關與Maggie已無心結,找她來演《阮玲玉》,赴上海前天天在尖沙咀辦公室試造型,相當專業,「哪怕不是最後fitting,大家都願意去做好件事,Maggie說未試過真正穿旗袍,除了當年選美。」三十年代,幼眉是美的指標,為求最佳效果,她不惜剃眉上陣。

  • 阿關大膽要求仙姐,重新演繹《李後主》末段幾句唱詞,以表達對任姐的思念;情緒仍未平伏的仙姐,甫開腔念及故人,泣不成聲。

  • 《李後主》首映,仙姐忙於招呼賓客,偕張國榮、陳寶珠、龍劍笙等共處表現冷靜,到電影放映,她全神貫注留意觀眾的反應,也沒有怎麼落淚。

  • 看到仙姐與阿關投緣,梁李少霞與陳自強建議不如結誼,仙姐點頭,阿關往逸廬斟茶,仙姐送贈一封利市、一枚金幣,阿關用利市錢買了隻戒指,以示紀念;今年春節,阿關續向仙姐跪地敬茶表心意。

  • 楊千嬅雖曾演過粵劇折子戲,但要她演白雪仙?幸好,那只是阿關稍縱即逝的一剎那念頭。

  • 利智也有一抹幽怨的復古氣息,只是阿關憑直覺判斷,她不適合演阮玲玉。

  • 朴若木(右)一言驚醒,Maggie方能得到萬千女演員求之不得的好角色,左邊那位是從美國請來的化妝師Nancy Tong,若有看過《阮玲玉》,應該會對阿關與朴若木中間的女生有印象,她演阮玲玉的同學瑞貞,在阮自殺前邀她出席三八婦女節的演講活動。

  • 《阮玲玉》上海開鏡,先拍阮玲玉、阮母與張達民的前段戲分,阿關、吳啟華、Nancy Tong、Maggie與蕭湘已準備就緒。

  • 陷入唐季珊(秦漢)與張達民(吳啟華)的感情漩渦,阮玲玉(張曼玉)的無力感跌至最低谷,才會最決絕方法,以血淚寫上「人言可畏」。

  • 重演戲中戲如《神女》及《小玩意》,在美術造型的包裝下,Maggie完全脫掉時尚氣息,傾力讓阮玲玉附身。

  • 明知Maggie擔正大旗,葉童、劉嘉玲、梁家輝、秦漢、吳啟華仍願意替她跨刀,阿關分析:「當時Maggie得到人家願意替她跨刀的位置,而且每個角色都有戲,如吳啟華行火車軌,他問這是什麼意思?雖然張達民是衰鬼一名,但我認為他一直縱容自己是個小朋友,阮玲玉就像他想得到的玩具,起碼有一場戲立體地反映他的內心。」

  • 阮玲玉服安眠藥自殺的重頭戲,現場原已瀰漫一片死亡氣息,當潘恆生說看到阮玲玉的鬼魂在哭,Maggie與阿關頓感不寒而慄。

  • 阿關評Maggie的最佳演出,是阮玲玉在咖啡室叫蔡楚生(梁家輝)帶自己離開,蔡在弄煙絲,她將之放進嘴裏,代表已明白對方態度,「其實第一take已做得好好,為安全計拍多一個,結果電影都是用回第一個。」

  • 得悉在柏林封后的一刻,Maggie正身處吉隆坡一個泳池旁邊,為《警察故事3之超級警察》開工,「開心到黐咗線,若不是為了連戲,我會跳落泳池慶祝!」

  • 拍攝《雙城故事》期間,Maggie與Hank有段短暫情緣,當得悉對方已有女友,她毅然斬纜;及後寫給Hank的情書被公開,她最氣憤有人說是「博宣傳」,深刻體會到何謂「人言可畏」。

《胭脂扣》拍攝期間,梅艷芳遇上感情困擾,入院休息三天後,復工更能體會如花的忠貞與無力;事有湊巧,《阮玲玉》開鏡前夕,爆出張曼玉(Maggie)情書事件,讓她設身處地了解何謂「人言可畏」!

在阮玲玉服藥自殺那場重頭戲,現場氣氛陰森凝重,攝影師潘恆生忽然對關錦鵬與Maggie說,看到阮玲玉的鬼魂……

仙姐錄音泣不成聲 好角色毋懼執二攤

籌備《阮玲玉》的某一天,陳自強邀關錦鵬去看《李後主》,在試片間遇上白雪仙,映後仙姐與何冠昌拉着阿關開會,提議由他重新剪接,以作任白慈善基金成立及紀念任劍輝,感動重映。「仙姐很放手,剪到某一個階段,她會來看看,覺得某些場面可以放大,作出相應調整;到李後主與小周后服毒自殺那場,我忽發奇想,要跟仙姐商量一件事──既然任姐離世,這個唱詞又別具意義,令仙姐要將這齣戲重映,並成立任白慈善基金,以她對這個人的懷念,服毒那場的開頭幾句,仙姐能否再唱一遍?」

仙姐爽快說好,便往嘉禾錄音室,阿關見證一代名伶難得開腔的歷史性時刻,「錄了很久,她泣不成聲,我說不行就別勉強了,但你知仙姐的性格,只要相信你,怎樣辛苦都要做給你!首映時,我不知道觀眾能否聽出來,但我覺得應該聽得出那種抖顫,她的聲線跟年輕時有點不同,帶些沙啞、淒美,注入真感情後,倍感清晰、動人!」一見投緣,仙姐將阿關納為誼子,何冠昌與陳自強乘時建議,不如開齣戲曲片,阿關不假思索:「我不敢拍《任白傳》,找誰演任白好呢?曾閃過一絲念頭,由梅艷芳配楊千嬅(!),但一閃即逝,加上劇本必然涉及她倆的私事,媽咪也是任白戲迷,認定她們合該是一對,拍成電影,又該不該寫那麼親密的關係呢?」

延伸閱讀︰周潤發推薦劉德華?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一)

與《胭脂扣》同出一轍,《阮玲玉》再由成龍旗下的威禾投資,當梅艷芳宣布辭演,由成龍的同門師妹(經理人陳自強)張曼玉接手,看來是合理不過,阿關並不同意這種推論:「嘗試找一個有三十年代氣質的女生,想了好一陣子,我要多謝Pan Lai(朴若木),他問有沒有想過張曼玉?我叫了出來:『吓,張曼玉?!』他說反正我用九十年代的角度去演繹三十年代,張曼玉似不似阮玲玉,有何相干?就算找個吳君如,他也可以幫我搞掂!」好角色何懼執二攤?「拍《人在紐約》時,我感覺Maggie已開了竅,更加渴求好角色,當知道梅艷芳演阮玲玉,Maggie自然會羨慕,雖然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勝任。」羨慕者何止Maggie?有女星甚至不怕冒昧約見,只求獲阿關青睞!「阿梅宣布不拍,利智曾經約過我,表示想演阮玲玉,我當面跟她說:『好感謝你對我有信心,但對不起,我覺得不是太合適。』這純粹是直覺!」

延伸閱讀︰與鍾楚紅有段奇緣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二)

全程配合主動剃眉 自殺戲遇哭泣鬼魂

那個火紅年代,紅星幾組戲在手閒閒地,Maggie卻從試造型開始,已將全部檔期預留給《阮玲玉》,在上海一留就是三個月。「出發前,朴若木想試更多造型,Maggie好配合,每天下午花三、 四小時,上我尖沙咀辦公室畫眉、穿旗袍,初時她不肯剃眉,我們便用膠水『蠟』起條眉,盡量弄幼。」抵達上海,首先要拍阮玲玉的家,阮母(蕭湘)換燈膽那段,「Maggie不肯剃眉,沒法子,唯有繼續用膠水拍了一些,到我們看完片後開會,開到一半,有人拍門,我坐近門口,一開門,Maggie掩着臉進來,笑說:『阿關,你睇吓!』放開手一看,她剃了!」

延伸閱讀︰梁朝偉失場、周潤發識做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三)

造型像真度再高,亦決不及內心走近阮玲玉,來得有助深入角色──開鏡前夕,她寫給《雙城故事》工作人員Hank的情信被公開,不經意壞事變好事。「她是個直率女生,感覺被出賣,我們以為會影響拍戲,還好言安慰她,她卻說以自己的理解,寫情書有什麼錯?作為九十年代的女明星,她可以用態度為自己發聲,阮玲玉可沒有這個機會,才會以最決絕的方法,用生命寫下『人言可畏』!所以,Maggie演得好,等同阿梅於《胭脂扣》,有些感覺不能硬生生,只管一味跟着劇本走。」

拍到阮玲玉深宵在家服藥自殺,現場瀰漫一片沉重的死亡氛圍,「需要清場,只得我、Maggie、秦漢、攝影師潘恆生及他的助手,拍攝場地就在當年唐季珊與阮玲玉所住的樓房斜對面,Maggie坐在單人沙發,吃放了安眠藥的粥,拍完後,潘恆生跟我和Maggie說,看到阮玲玉的鬼魂站在門口,而且正在哭泣!」各人面面相覷,沒有人敢行近門口,Maggie登時渾身冒汗,感覺四周彷彿傳來呼吸聲,但什麼也看不到,阿關也是一樣:「就算真的來了,她也沒有騷擾我們,等於收音機tone台,我們日日夜夜時時刻刻去tone,總有一刻會電波到位。」Maggie事後分析,一切可能是幻覺。

延伸閱讀︰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 金馬獎救了《胭脂扣》(四)

也許真有上天保佑,當《阮玲玉》競逐柏林影展,阿關曾邀Maggie同行,打趣說:「萬一得到女主角獎,沒有人上台領獎。」Maggie反應很快:「黐線咩!」全無寄望的她,如期赴吉隆坡拍《警察故事3之超級警察》,萬料不到阿關的戲言成真!「嘉禾沒有意識去參展,只得我和陳自強出席,人丁單薄,陳自強還因公事早走,我自己捧住一疊海報去記者會,對獎項沒啥期望,有天在酒店房收到一個信封,用英文而非德文寫,問能否通知Maggie親身領獎!」

有說阿關打電話回港報喜,嘉禾宣傳部馬上發賀稿,誰知轉頭阿關又來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得獎……」搞出一幕食詐糊疑雲,阿關聞言一頭霧水:「沒有這回事!我第一個電話打給陳自強,他說我的英文麻麻地,反正Maggie趕不及飛到,叫我先查清楚再打來,但我其實已相當肯定,根本沒打第二個電話,由陳自強通知Maggie;代她上台領獎,我的心情很激動,見證她付出努力,值得拿這個榮譽。」

延伸閱讀︰張曼玉紐約爆喊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五)

■ 撰文:翟浩然/部分圖片:關錦鵬

關錦鵬張曼玉阮玲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