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烈火青春》經驗套在《藍宇》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八)


  • 邱淑貞在《愈快樂愈墮落》分飾月紋與Rose,前者跟丈夫馮偉(陳錦鴻)陷入感情困局,搞上小情人小哲(柯宇綸);後者則是遠走台灣的失婚少婦,由於先拍台灣部分,阿關與豆斗對Rose的掌握未夠精準,到月紋部分較為入戲。

  • 無復《人在紐約》或《阮玲玉》的野心、緊張,阿關拍《愈快樂愈墮落》,心態極其放鬆。

  • 曾志偉日間西裝骨骨搞地產,夜晚去桑拿亂搞關係,回家又會關懷前度,阿關承認,這個角色有自我投射。

  • 柯宇綸演性向不定的小男生,面對醉酒的陳錦鴻,只脫下他的衣褲噴香水,沒作進一步行動,「柯宇綸只是對他有好奇,未至於要上牀,正如曾志偉起初好激烈要佔有陳錦鴻,但突然有個轉念,希望與他成為好朋友。」

  • 王晶有心造就,豆斗的心態卻比當年的阿梅、Maggie放鬆,沒用力去演拚影后,「她很隨緣,也許較當時的阿梅、Maggie年長吧,這種放鬆是好事。」

  • 舊情人本可在《愈夜愈美麗》重逢,惜未獲投資者支持,此後嘟嘟與甘國亮也無合作機會。

  • 《天王誘惑》故事背景發生在泰國,一個靠扮郭富城搵食的山寨版偶遇本尊,有一點同志曖昧,城城不想演帶娘娘腔角色,沒再深談下去。

  • 阿關對《李小龍》的熱情,建基於李海泉與李小龍、李小龍與李國豪兩段父子關係,堅持以李國豪拍《烏鴉》意外身亡作為開卷第一幕,李小龍遺孀蓮達與女兒李香凝投反對票,阿關寧將劇本封塵,也不妥協。

  • 關媽媽早知長子有同志傾向,基於愛惜未有太大抑制,在《男生女相》真情剖白,打動人心。

  • 堅持在內地拍攝,呈現一種壓迫氛圍,「雖然捍東與藍宇的認識從肉搏戰開始,但慢慢會看到他倆並非純肉體關係,為這段感情發展而着緊。」

  • 張永寧攜網絡小說《北京故事》慕名而來,在阿關的重重要求下,《藍宇》方告面世,叫好卻不算太叫座,「雖說賣到去美國,但只能小規模地在藝術中心放映。」

  • 胡軍如假包換的愛妻盧芳,戲中卻變身他的妹妹,跟張永寧合演一對,「胡太是個出色的話劇演員,籌備時跟她混熟,個性與詠紅相近,便邀她一塊演出。」

  • 胡軍最感滿意的一幕,是捍東重獲自由後,跟至親好友一起吃火鍋,同性愛人藍宇已不知不覺融入家庭中,這場靈感取自阿關與男友William的真實關係。「William已融入我的家庭,我出埠到北京,他會主動與我媽咪、弟妹喝茶,媽咪早已懂得調適自己,說多了半個兒子。」

  • 金馬獎揭盅前夕,影帝風向突由胡軍轉到劉燁,兩兄弟沒改事前協定,劉燁得獎,胡軍照樣上台相伴。

  • 外表再剛烈,好戲如胡軍,畢竟有顆感性的心,當劉燁忙着跟別人碰杯接受恭賀,阿關卻忙着撫慰落敗的那一方。

  • 中、港、日三大名旦──桃井薰、斯琴高娃與金燕玲聚首一堂,除了好戲,她們尚有一個共通點,都是阿關的愛將(桃井薰曾參演《有時跳舞》)。

關錦鵬的性取向,在影圈並非什麼大秘密,但當九六年藉《男生女相:華語電影的性別》出櫃,仍掀起一番震撼,有人問:「有沒有經過內心掙扎?或考慮到世俗眼光?」他答得很坦然:「從沒有內心掙扎,就當有八十歲命,現在我已四十歲(當年說這番話時將滿三十九歲),走了人生的一半路程,如果凡事過分介意或在乎人家對自己的看法,只會活得不開心。」

阿關承認,會將個人經歷與想法代入角色,如《愈快樂愈墮落》的曾志偉,但不代表只要是述及同志的劇本,他便會兩眼發光,「收到《藍宇》的第一稿劇本,坦白說,我興趣不大!」

鄭裕玲無緣變性人 要陳錦鴻無遮無掩

《紅玫瑰白玫瑰》後,關錦鵬與林奕華拍住上,有意集合十位女星,積極研發《愈夜愈美麗》的拍攝計劃,隨着劇本改動,縮窄範圍至鄭裕玲配張曼玉,再添一個甘國亮。「甘國亮是個導演,找鄭裕玲演的變性人拍戲,張曼玉是另一位女星,劇本充滿黑色荒誕,超前很多。」鄭裕玲演變性人,那是何其大膽好玩的構思!可惜,「美麗」只能成為傳說,並沒真正展現人間,「我覺得劇本好得意,但要投資者都覺得得意至得㗎!我有好多劇本收在櫃桶底,如《天王誘惑》,講述有人扮郭富城行走江湖,遇上真的郭富城,卡士想過郭富城、鄧超與蔡卓妍,但因郭富城不喜歡角色有點娘娘腔而拉倒;另一個是《李小龍》,我想講父子關係,在那種父權年代,老爸食鴉片又演粵劇,李小龍得不到李海泉的寵愛,以至日後成為父親,想將以前得不到的全給李國豪,一開始用李國豪拍《烏鴉》意外中槍作為切入點,卻無法取得蓮達與李香凝的支持,作為導演,當捉住一個題材,才有熱情幹下去,我不會讓步。」

從《愈夜愈美麗》變身《愈快樂愈墮落》,期間阿關藉《男生女相:華語電影的性別》出櫃,只不過時機問題。「早在當許鞍華副導,不用多問,一看就知我是同志,對此亦從無避忌;到《好色一代男》,本來都想講個人經歷,但未能成事,後來英國電影協會找我,最初主題是回憶,拍了我去訪問香港新浪潮、台灣新電影到國內第二代導演,張藝謀、侯孝賢都出了鏡,但我跟林奕華說,好像有點不對勁,林奕華建議,不如訪問我媽媽,就這樣成為出櫃作品,並不是忽然好想講,根本一早不介意去講。」

他坦言,《愈快樂愈墮落》的曾志偉,那份懵懂、對男性身體的好奇,某程度是夫子自道,但當然電影的真正出發點,主要為邱淑貞(豆斗)「服務」。「王晶和嘉禾老闆蔡永昌有協議,想替邱淑貞度身訂造一齣戲,王晶問我有沒有興趣跟邱淑貞聊天,看看能否替她寫個劇本。」首要是,他決不會重複豆斗的性感戲路,跟本人接觸後,他更覺女神墮凡塵──原來豆斗很愛講電話,跟一般女人無異!「邱淑貞很率性,說跟葉玉卿好老友,一傾就是幾小時電話,我覺得隔空演講電話戲很難,不容易掌握節奏,結果戲內她演的兩個角色,都很喜歡講電話!」其中墜機身亡的月紋,丈夫馮偉由陳錦鴻飾演,一幕洗澡後露出重要部位,阿關只想表達尋常夫妻生活。「劇本不會那麼仔細地寫『要露性器官』,拍攝前一天,陳錦鴻問有什麼需要準備,他可能以為鏡頭會遷就,只需要轉身露屁股之類,我說什麼都不用準備,邱淑貞在化妝造型上,已將她從《赤裸羔羊》拉到這麼樸素,我沒理由找個男演員來遮遮掩掩,抵銷這種生活感吧?」

拒哥哥霆鋒演同志 國企酒店充當炮房

戲內曾志偉與柯宇綸對陳錦鴻皆有非分之想,但並沒有進一步行動,反之《藍宇》甫開場不久,胡軍與劉燁已大演激烈牀上戲,兩人更有正面全裸的鏡頭,阿關似乎先天擁有說服演員(與經理人)「為藝術犧牲」的特異功能……「看完劇本,兩位都沒問題,國內演員沒那麼多顧慮,不斷問導演怎麼拍?要不要全裸?最好別拍我正面之類……處理這類場面,我在《烈火青春》有個經驗,張國榮與葉童赤裸在錄影廠拍親熱戲,正值冬天,我拿張大毛巾stand by,導演譚家明喊cut,我立即撲上前,用大毛巾蓋着兩位演員,譚家明當下即罵:『阿關,你幹什麼?』我這樣做,反而令他們尷尬,提醒有這麼多人在現場,不如當沒事一樣,喊cut後讓他們繼續抱着更自然;到拍《藍宇》,兩個赤身露體,副導演是我的妹妹,場記也是女生,就像平時一樣相處,沒問題。」

《藍宇》脫胎自網絡小說《北京故事》,當張永寧(戲中演陳捍東妹夫大寧)來叩門時,阿關沒有太大執導的意欲。「張永寧找了一個國內同志編劇寫了第一稿,無論從網絡小說,到這個第一稿劇本,我認為都是在消費同志關係,作為同志,我已過了拍純肉體關係的階段,我堅持找魏紹恩再寫一稿,到他出了分場、有點眉目,我才積極參與,到這個時候,投資者竟說,我這樣做等同拍地下電影,被捕怎麼辦?」當時,國內視同志為禁忌題材,上畫本已無望了,阿關還堅持要在國內拍攝,隨時拉人兼封艇,投資者難免捏一把汗!

「對方建議,不如在香港或台灣拍,又打大明星主意,找張國榮配謝霆鋒,但我說通統不行!台灣的基吧已很開放,香港貌似文明,也總算抱比較放鬆的態度,若我選在國內拍,莫論是地下電影或違規電影,均會呈現被壓抑的氛圍,結果《藍宇》就是以國企酒店作為第一場「炮房」(!),演員及工作人員的狀態,那種tension正正符合戲內氛圍。」雖然胡軍與劉燁同樣出自中央戲劇學院,但年齡相差十載,本來互不相識,「我們選了四個捍東、四個藍宇人選,大家交叉試戲,本來郭曉冬也很適合演捍東,但他那時屬於八一電影製片廠,拍同志戲好像政治不正確。」

一片結緣,胡軍與劉燁拍出革命情感,雙雙入圍金馬影帝,三度遭遇相似處境的阿關,較《紅玫瑰白玫瑰》稍覺從容。「頒獎禮前,兩兄弟在台灣吃飯,不知是否飲大兩杯,互相說那個得獎,另一個便陪他上台;那時候的金馬獎會走漏風聲,賽前吹風一直都是胡軍,但臨去會場,忽然有人通知不是胡軍,而是劉燁得獎,還去不去呢?幸好胡軍夠大氣,最後都有陪劉燁上台!」

 

■ 撰文:翟浩然/部分圖片:關錦鵬

烈火青春藍宇關錦鵬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