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少林足球》怨氣沖天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五)


  • 《少林足球》揚威金像獎,摘取最佳電影時,有備而來的趙雪英,在台上發表「公道自在人心」的感言,伴着星爺共度這個既興奮又尷尬的時刻,仍是最得力親信田雞。

  • 正構思《少林足球》之際,星爺認識跳水名將伏明霞、熊倪與蕭海亮,曾有意邀他們跳上大銀幕,田雞說:「看看有沒有機會用得着,結果沒有,但彼此做了好朋友。」

  • 吃盡苦頭,田雞一一撐過去,苦盡甘來,三師兄成為他的幕前代表作。

  • 曾與星爺有影皆雙,隨着三師兄一角走紅,田雞亦成為受訪對象。

  • 星輝成立初期,每年聖誕均會開派對慶祝,左四是星爺姊姊周文姬,「她負責簽支票,周星馳沒來,出錢讓大家抽獎。」

  • 星爺在《家有囍事》曾手執尿壺,引用啤酒廣告的經典語句「人生有個真正朋友的確好極」搞笑,事隔多年《少林足球》大收旺場,同一個啤酒品牌「包起」眾師兄弟,齊齊拍攝新廣告,值得「飲勝」。

  • 星爺不在,中間位由田雞坐鎮,顯見陳國坤、林子聰對他的尊重,片中號稱「專業汽車維修員」的馮勉恆(後左二),現時主力當編劇,正醞釀榮陞導演。

  • 《少林足球》主要在珠海拍攝,出外靠朋友,星爺、李力持、田雞、黃一飛偕「地頭蟲」老友飯敘。

  • 網上流傳,黃一飛曾自爆星爺偷偷換上真玻璃樽,被砸後暈倒當場,田雞卻聲稱換樽純屬開玩笑,砸他的全是假貨。

  • 自《國產凌凌漆》後,家英哥成為星爺御用班底,及後再合作兩集《西遊記》、《食神》及《大內密探零零發》,到《少林足球》時一度疏離,卻沒有隔夜仇,最近家英哥仍應邀為星爺執導的《西遊伏妖篇》配音。

  • 演達聞西街知巷聞,星爺曾欲故技重施,安排家英哥在《少林足球》演訓練魔鬼隊的怪博士,但為免觸碰永盛經典而打消念頭,魔鬼隊特訓一段淪為匆匆過場戲。

周星馳是大魔頭,抑或是個大細路?純屬觀點與角度。

有次,星爺偕田啟文(田雞)、李健仁(如花)身處航機上,看到如花好夢正酣,星爺拿起墨水筆大力舞動,弄得他一臉墨水斑斑;類似案例,另一個助手亦因貪睡慘被他「偷襲」,醒來滿口都是煙頭與煙灰!

田雞有試過這般的「星級待遇」嗎?「有!我瞓覺、擘大口,被放了煙頭,不過沒煙灰!」畢竟是血肉之軀,一直表現無怨無悔的田雞,也曾被逼至接近谷爆……

《少林足球》翻江倒海、穩定軍心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四)

避無可避狹路相逢
打消離開星輝念頭

話說《少林足球》拍到田雞以金鐘罩力拚霸王隊施襲,武師一直無法「打」出星爺想要的效果,這天唯有草草收工,田雞自感已受內傷,悄悄地往看醫生,並希望避開星爺一晚咁多,誰知山水有相逢——「珠海來來去去都是那幾間餐廳,以為他不會去那一家,好想靜靜地吃一頓西餐,偏巧竟又遇上他,『四圍找你,去了哪裏?』我答他去了看醫生,驗出骨膜受傷,為免觸碰舊患,最好休息幾天,他聽完沒什麼,點完菜,下一句就話:『今日個天色唔得,聽日第一個就拍返打你嗰個(鏡頭)!』那一刻我好想衝口而出問:『點解?咪啱啱話咗,我要休息幾日囉!我唔係唔拍,但我傷咗吖嘛!』」

臨界點幾乎爆破,忍字派掌門還是硬生生將怨言「骨」一聲吞回肚中,與其逞一時英雄,不如為明天作好準備。「飯後我立即去做桑拿,讓自己全身放鬆,接着早些就寢,我確是一直撐着,靠意志力做事!」星爺金口一開,講得出做得到,翌日第一個鏡頭,繼續拍田雞被打,「換了個比較醒目的武師落手,真的做到一打就縮手,touch 得好準,只拍了兩、三個 take 就收工!」經此一役,軍心進一步動搖,許多手足替田雞不值,潛藏多時的不滿如雪球般愈滾愈大……「當然我可以想得很負面,當他好衰、好刻薄,但我跟所有人說,別再說不負責任的話,更切勿有異心,既然當初答應加入,大家就專心拍好這齣戲,若覺得很難相處,以後就不要再合作。」

星爺拍戲習慣順着劇本走,只是田雞已受傷,他依然不肯跳拍,當然可以說是認真工作,但難免也有人覺得他不近人情,甚至有心大整蠱,當事人實話實說:「每個人處事方式不同,我不追究也不想知,如果真相是,他確實想整蠱我,我會不會很開心?我比較重視結果,譬如他拍了打我的片段,然後剪掉,那是另一回事,但現在他真的用了那些鏡頭,一格菲林也沒丟棄,我會好安慰,再來得到認同感。」不過,人總有思潮起伏,他也曾想過,拍完《少林足球》後便離開星輝,最終卻打消念頭。「調換角度,他只這樣對我一個人,我嬲都覺得順氣,但他對個個一樣,對我再衰啲,我都冇嘢,你哋好過我,收錢又多過我,仲怨咩?」

化解萬子「六國大封相」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三)

片酬比肥仔聰更低
代表向家英哥賠罪

他直言,擔演三師兄所換來的酬勞,竟比初登銀幕的六師弟肥仔聰更少!「我是負責出糧那個,當然知道大家人工,照道理我點都應該貴過肥仔聰,向公司入紙申請,當了幾多日演員、覺得要有幾多錢,老闆(星爺)回覆:『自己人,唔好咁啦!』正如上一次拍《美人魚》,他的管家通知我:『田先生,周先生給你這個價,你有什麼不滿,可以直接找他。』我問:『他是知道的嗎?知道就行了!』我不曾跟他計較過錢,從來不會!」

田雞沉得住氣,與星爺識於微時的李力持,才是真正決裂的一個,李力持曾於〈集體回憶〉自白,關鍵在於《少林足球》臨近尾聲,他忽然被「貶」為執行導演,田雞以局中人立論:「我猜並非一朝一夕的事,其實大家心裏都有條刺,他介意當執行導演亦不稀奇,這齣戲一早預計反應會大,如果大家合導,對他必然是好事,但行內人都知每一個決定,始終要周星馳點頭才算落實,至於實則整體工作,如擺鏡頭收不收貨、怎樣剪接出街,又不是說李力持做完就被推開,掛上執行導演之名,也不能說是刻薄他。」收於大力心底的其中一條刺,大概是星爺對他的態度吧?田雞分析:「我相信當時李力持已有一定的財力與能力單飛,不一定要繼續與周星馳合作,人要面、樹要皮,總會有個臨界點,以前為了搵食就話無辦法,但當你家底厚咗,便沒需要受這些氣。」

《少林足球》固然牛氣沖天,為台前幕後帶來很大收益與成功,但同時間,這也是怨氣沖天的一齣戲,有說大師兄黃一飛曾在訪問中透露,拍攝被玻璃樽砸頭一幕,明明說好用道具,結果換成了真貨,他當時被砸暈,田雞澄清:「真的扑得他好應,但沒有換真樽,全部都是假的,只不過是扑晒假樽,還有些真的,有少少玩的成分:『不如……』然後我們已異口同聲說不好,沒有試過用真樽砸他。」到底黃一飛有沒有受傷?「他沒有流血,損傷而已,雖用假樽,但扑下去那個點都要好準,最厚與最薄那個點截然不同。」

得罪人多。開拍前,星爺曾親自致電羅家英要求預留檔期,最終一電沒回頭,製作部沒人執手尾,向行哥「耍冧」那位,又是田雞。「我是周星馳身邊的人,無論創作或製作上任何問題,自問都要替他分擔,找其他人去『耍冧』,會以為我們在敷衍、不認真,所以永遠都是我『耍冧』,對家英哥不好意思,其實我們很尊重他……」真要擺位,家英哥能演什麼角色?「沒想過將他擺在幾個師兄弟之中,原本想沿用之前達聞西模式,由他演個博士,協助魔鬼隊在泳池練習,主要是他與謝賢的對手戲,造型也跟達聞西差不多,但度度吓,想到又是用回永盛舊戲(《國產凌凌漆》),根本一早已盡量避開,再想不到新點子,不如放棄。」

解構爆漿瀨尿牛丸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二)

揭穿巨星的弱點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一)

 

■ 撰文:翟浩然/部分圖片:田啟文

周星馳少林足球田雞如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