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早知黃聖依「不受控制」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六)


  • 《少林足球》大賣,造就《功夫》誕生,但仍顧慮到星爺由頭打到尾未必受落,於是刻意安排他一直未現真身,到結尾潛力大爆發,殺敗火雲邪神梁小龍。

  • 秋姐陪師妹試鏡,擔住口煙坐埋一邊睇報紙,沒料到引起星爺注意,包租婆一角令秋姐的事業回春。

  • 有誰想到,一臉衰相的華哥與秋姐,竟是隱姓埋名多年的楊過與小龍女?橋段一絕,華哥亦憑此角獲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 初段,洪金寶仍喜孜孜與趙志凌為《功夫》開工,但很快已跟星爺翻臉即時離職,當時大哥大公開自嘲「有眼無珠」,誓言以後不再與星爺見面。

  • 大哥大退出,《功夫》的動作導演,由袁和平走馬接任。

  • 本來田雞負責藝人管理,《功夫》後星輝出現人事變動,這項工作被抽起,「我沒有意見,但之後公司與黃聖依有合約糾紛,又由我去拆,現在我跟黃聖依仍維持良好關係。」

  • 豬籠城寨是《功夫》的重要場景,靈感糅合星爺的童年回憶,以及楚原執導的邵氏經典《七十二家房客》而成。

  • 轉眼間,《功夫》已是十三年前的作品,田雞離開星輝亦近八年,但仍擺脫不了星爺的影子。「見好就收,跟他工作壓力很大,不是擔心我做不來,而是擔心會影響到他,有乜衰嘢,其他人不會只講田雞,會講周星馳的助手田雞,可幸我出去後愈做愈好,沒丟他的架。」

  • 為方便開戲用人,星輝曾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各地設立分部,悉數由田雞負責管理。「上海分部中,范恬恬(右一)曾是旗下藝人,日後發展以她最好。」

  • 《長江7號》轉賣溫情,市場上不算受落,此後星爺只導不演,僅在《西遊伏妖篇》的片末彩蛋亮相。

  • 田雞為《美人魚》打頭陣,演參觀博物館的遊客之一,被館長楊能所扮的美人魚嚇死,本來四天戲分,為遷就田雞,只拍了兩天收工。「我說明,要我回來的話,早點開聲,終於沒再找我,但補拍了其他人,個景要重新搭返,這個性格改變不了,始終他是藝術家。」

  • 婚後,田雞不可能廿四小時貼身服侍星爺,就算舊老闆要求客串《美人魚》,他亦決不肯改機票遷就。

眾所周知,周星馳是李小龍迷,一直心繫動作片,曾欲開拍《少年李小龍》及《李小龍傳》,卻相繼無疾而終,田啟文(田雞)分析:「大家只想他搞笑,不會覺得他能打,所以如果《少林足球》不賣座,一定不會有《功夫》。」

即使打正旗號,星爺亦深知完全摒除喜劇元素,再由頭打到尾的話,觀眾未必接受,「他沿用打遊戲機的模式,將軍毋須打烏蠅,就讓其他人一路晉級,他只打最後一場。」田雞道出《功夫》背後玄機。

《少林足球》怨氣沖天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五)

誤中副車看上元秋 轟炸機纏繞大哥大

以粵語片年代經典武俠片《如來神掌》借題發揮,再增添一對已退隱多年的神鵰俠侶為主線人物,開戲前,最考星爺功夫的自然是選角,田雞說:「一早定了華哥(元華),他既瘦又打得,想兩公婆有個對比,找個女版洪金寶,但既要有一定年紀、體形略胖,同時又身手了得,其實難度甚高。」還是向「七小福」家族埋手,「秋姐(元秋)與另一個師妹結伴來,真正試鏡的本是師妹,她比秋姐胖一點,等候期間,秋姐拿起報紙、擔住枝煙,就是戲中包租婆那副模樣。」試鏡過程被攝錄,鏡頭無意中「掃」到秋姐,「試鏡嗰個星爺睇唔上眼,反而要我們再約秋姐來,要求她不斷增肥,最終比她的師妹更胖。」

原應是一次「七小福」家族的難得聚首,大師兄洪金寶亦是《功夫》的動作導演,可惜很快已宣告退出。「初段豬籠城寨被夷平後,洪金寶已沒再來,他在片場被蚊叮到要看醫生,雖已穿了牛仔褲,蚊子卻像轟炸機般鑽入褲管,叮到雙腿紅腫,很嚴重,不知是否與糖尿問題有關。」大哥大曾公開承認,跟星爺意見不合,無法再留在劇組,「周星馳並非動作演員出身,有些想法挑戰他的專業,我覺得周先生所說的不無道理,但另一方會覺得,他不是這瓣出身,是不是應由專業的人來發辦?立場不同,唯有換上八爺(袁和平)。」

星爺習慣順拍,但因遲遲未能落實女主角人選,只能打破慣例先開工,「當時從三個女生中挑選,很後期才定到黃聖依,她那種藝術家脾氣、不受控制的感覺最合周先生口味。」果然星爺沒看錯,黃聖依很快已「不受控制」,《功夫》上畫不足一年後,公開控訴被星輝壓榨,田雞坦言,早在會面簽約當天,已看出這個是「辣妹」。「我要逐項講解合約條款,她和爸爸一起來,後來爸爸先離開,說到其中一條,她打電話給爸爸,用上海話問:『為什麼你不跟我說清楚?』她以為我不諳上海話,其實我識聽少少,聽完那句話,我覺得她不是我那杯茶。」田雞如實稟告星爺,若簽下黃聖依,日後可能有麻煩,「他反問有什麼麻煩,我說是公司會有麻煩,可能他看到這個女生另一面的charm,但能對家人有這樣的態度,我覺得對任何人會再差些。」

《少林足球》翻江倒海、穩定軍心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四)

監製準備煮死星爺 習慣萬變不離其宗

《功夫》有哥倫比亞大水喉射住,資金不成問題,但同時需面對許多掣肘,跟星爺那種隨時修改的freestyle,形成矛盾對決。「之前要畫好所有storyboard,到上海後又要做時間表,定下每天拍攝日程,但去到現場當然不會是這樣。」哥倫比亞派出監製跟場,嚴格限制星爺亂來。「監製甫到上海,我們派人帶他四圍遊玩,玩了幾天,什麼都夠了,他要求看報告,發現完全不跟schedule,他嚷着要向公司投訴,我們坦白說,無法做到要求,已開拍又不能停工,監製話得,出發前他已買定回程機票,總之離開那天,就是我們停工之日,基於保險有限制,他走後不能再拍。」

監製隻眼開隻眼閉,隨星爺自由發揮,結果到他離滬之日,僅完成三分二戲分,「早知不可能拍完,我們已擘開兩組,但依然不能如期完成,停拍後,監製準備煮死我哋,總公司問怎麼辦呢?我們第一時間交出帳目,說明當初公司要求我們拍的,其實已拍完,只不過我們想拍更多、更好,反正現在沒超支,我們火速剪了片段,總公司看完後拍板繼續,我們要求別再派那個監製來,再去上海補拍半個月。」

化解萬子「六國大封相」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三)

《功夫》後,星輝出現人事變動,田雞不再貼身服侍老闆,完成《長江7號》後,田雞決定離巢。「走有兩個原因,第一是我已結了婚,不能再廿四小時on call,加上我都要養家,再做下去,也不會有更多工作,幫的事又不會很多,不如放我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星爺曾作挽留,惟田雞去意已決,「他叫我儘管看看吧,想回來便隨時回來,之後他也叫我去打理公司的事,但我真的太忙,又不是沒人幫他,最緊要我出去沒丟他的架。」

田雞表明,只要星爺開到聲,幫得到一定盡幫,只是經時日洗禮,雙方都有所轉變。「他打來叫我拍《美人魚》,原本四天戲分,但我剛巧訂了機票和老婆去旅行,老婆聽完已經講:『咪唔好去囉,你鍾意咪幫佢囉,取消之嘛!』我回他只得兩日期,拍到上飛機前都算仁至義盡,而且製片跟我傾價錢,我開了一個數目,他表明無法付足,我說不打緊,叫周先生打給我,不收錢也沒問題!」星爺果然有打這個電話,「他只給一封利市,我沒哼一句,來到現場,我當面向他說明:『記住我係俾面你,唔係俾面其他人!』其實他已有很大轉變、進步,以前從不肯跳拍,但為了我肯跳,本來拍四日,結果只拍了兩日!」

然而,作為最了解星爺的人,田雞不會不明白,有些習慣是萬變不離其宗:「第二日拍完,早了收工,我已經好醒,嗱嗱聲執嘢跳上車,一上公路手機響,我立即閂掣,接着司機電話又響,他要我兜回片場補個鏡頭,於是我又重新化妝、穿衣服,但唔拍我住,等到最尾收工前先拍,一、兩take就收工,回家已差不多半夜!」

都說田雞遇上星爺,是此生最大幸運,但換個角度,星爺能遇上田雞,又何嘗不是好運?「這也是我的期待,有朝當上老闆,能遇上像我這樣的員工,肯定會惜到佢燶!」

解構爆漿瀨尿牛丸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二)

揭穿巨星的弱點 田雞星爺奇緣廿五年(一)

■ 撰文:翟浩然/部分圖片:田啟文

周星馳田啟文田雞功夫黃聖依元華元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