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陳欣健的神奇之旅 與何守信大玩「時空穿梭」(三)


  • 一股「皇氣」驅之不散,Philip一生人只演過三次奸角,八〇年劇集《勢不兩立》是「開齋作」。「之後在電影《獵頭》演追殺周潤發的退休越南軍隊上校,還有美國片《叠影威龍》裏飾販毒頭子。」

  • 挖角是無綫打擊弱台的最佳板斧,見麗的《大丈夫》等警匪劇大收旺場,立即將Philip收歸旗下,以《國際刑警》及《新CID》反攻敵方。

  • 加盟無綫五年,Philip最多曝光在《歡樂今宵》,跟林建明、程可為、羅浩楷、斑斑、陳儀馨、沈殿霞、阮兆輝、余子明合作愉快。

  • 常演大騷與《歡樂今宵》,令Philip的口才、歌舞、執生等功力大增,外快滾滾而來,「以前做四十五分鐘騷,講笑、模仿、唱歌一腳踢!」

  • 在《無雙譜》演才疏學淺的朱爾旦,得書生張珍(關聰)及十王殿陸判(譚炳文)之助與點化,高中狀元並與妻子(姚煒)和好,Philip坦言不懂享受拍攝過程,「只記得當時好辛苦,又不知演來幹什麼。」

  • 早於長劇《抉擇》,Philip已跟李司棋結緣,到《星塵》更進一步,甫開場已眉來眼去,更在化妝間鬼混。

  • 《再版人》是Philip八三年約滿無綫前的作品,起初他也不太喜歡,但後來欣賞梁朝偉與馮淬帆的角色關係,「很高興在離開無綫前,可以演出這齣劇。」

  • 在潘廸生支持下成立德寶,岑建勳先打穩陣波,開拍《神勇雙響炮》續篇《雙龍出海》,找來Philip執導,葉德嫻、惠英紅與黃錦燊演出,果然票房大收千八萬,John與Philip「雙龍出海」,大大吐出尊信夭折的一口烏氣。

  • 尊信創業作《兩小無知》由舒琪執導,區瑞強與徐杰合演一個智障人士的純愛故事。

  • 製片人劉亮華曾將李小龍帶回香港,造就一顆巨星誕生,休息七年後復出,偕Philip成立尊信,再一次深得嘉禾的器重。

  • 當尊信成功招攬徐克開拍《蜀山》,所有文件與合約辦妥,公司竟即時被瓦解,Philip與John呆坐在尖沙咀寫字樓,不懂反應。

  • 《時空穿梭三小時》大收旺場,Philip特別嘉許無名英雌──監製梁笑容(右):「這兩個男人每次都玩即興,除了要求她準備音樂,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她很有勇氣和承擔,為了我和John的出位,受到商台管理層、廣告商和影視處不少投訴,雖然叫『梁笑容』,但肯定是『眼淚在心裏流』!」

  • 「雷勁」初登大銀幕,在《退休探長》演熱血沙展,雖與黃韻詩拍檔,但John並無刻意搞笑。

  • John在《奇謀妙計五福星》雖名鬈毛積,但仍以「雷勁腔」演繹,更有一段要求娼妓合法化的請願戲,切合「雷勁」炮轟社會不公的怒漢形象。

  • Philip為尊信構思的《等待黎明》,原是一齣網羅港日台三地紅星的空軍片,及後由周潤發、葉童、萬梓良擔演的同名電影,則圍繞一九四一年香港淪淊的主線,兩者並無關連。

八二年無綫話題劇《星塵》,第一幕上演戲中戲,李司棋咪嘴演繹《今晚夜》(陳潔靈代唱),陳欣健(Philip)在旁伴舞兼企圖「博懵」(純屬劇情需要),沒有唱的份兒。「在 Boxing Day舉行的演唱會,我會認屎認屁話,以前唱過好多電視劇主題曲,接着就會有人踢爆我話:『你邊有吖!』對,那時候我連演戲也不懂!」

翌年約滿,他毅然離巢外闖,全力進軍電影圈,毋懼曾被出賣的慘痛教訓,邁步向前。

陳欣健的神奇之旅 黃霑破例改寫《大丈夫》有因(一)

一句說話不再支持 轉往開咪意外爆紅

麥當雄替麗的炮製《大丈夫》有聲有色,無綫的最佳迎戰策略就是挖角,直搗中心挖走智囊 Philip。「七八年加入無綫,演出《國際刑警》與後來的《新CID》,期間最多是做《歡樂今宵》,建立主持形象。」在無綫的第一個五年,Philip 頗受重用,參演過《孖生姊妹》、《抉擇》、《勢不兩立》、《無雙譜》、《星塵》、《再版人》等劇集,他卻自問並無代表作。「我喜歡做導演與創作劇本,怎會有興趣當演員呢?自己不重視角色,不可能會演得好;那幾年,我最喜歡做的是《幻海奇情》,可以凸顯自己性格,但我也跟何守信說過,就算當年他怎麼落力去演,也一定不會拿到最佳男主角,因為主持形象太鮮明,再去演戲,觀眾會覺得好假。」

八三年三月,他宣布離開無綫,全力向影壇發展。「嗰時爆晒騷,連《香港早晨》都做埋,人工去到好高,無綫要整頓,跟我說不能再加薪,反正未停過拍戲,沒必要再留在電視台。」義無反顧,他並沒因一次慘痛教訓而退縮──八一年,在劉亮華的支持下,他曾與岑建勳(John)合組尊信,計劃每年開拍四齣戲,並宣布已邀得徐克加盟,籌劃一齣童話式影片,也正是之後「移籍」嘉禾的《新蜀山劍俠》。「我們事後才知道,尊信其實是嘉禾的衞星公司,嘉禾想透過 John去找徐克,終於說服老徐開《蜀山》,所有合約被他們取走後,忽然一句說話:『不再支持你們了!』我們兩兄弟登時傻了,呆在尖沙咀寫字樓。」

利用價值已完,手足隨即做嘢,動手幫尊信進行大清倉!「有個位幾乎翻臉,他們要來收傢俬,想抬走那個入牆式冷氣機,但抬走後會有個大窿,起碼都幫手封返個窿吖!我和 John一齊企硬,一定要他們封返個窿!」僅有可以保留的,是Philip坐慣的那張凳,「試想,之前我已在 Bang Bang 得過教訓(《狐蝠》遇黑人騙子),現在再次被電影公司出賣,我將尊信那張凳搬回家中書房,要自己日日銘記於心──電影這一行就是這樣子!」

驟然間方向頓失,兩兄弟半力出擊,轉往電台主持的《時空穿梭三小時》,憑「乜都敢死」殺出血路!「平時我們一碰頭,便有很多古靈精怪的想法,這個 talk show 完全玩即興,一個劇本也沒有,彼此實在太熟練,只要早一日傾想法、定題目,翌日就可以開咪;我想做些在電台不可能做到的事,第一輯便帶聽眾去『看』俄羅斯芭蕾舞團,笑點正是無稽,聽電台怎麼能『看』芭蕾舞團?我們就靠把口去形容,說了如那些男人的褲好窄之類的廢話,最賤是完結之前,John 突然叫陳欣健去訪問團長,我便一人分飾兩角,扮俄羅斯人講英文,節目一出街已反應好勁!」一不離二,之後再帶聽眾「參觀」莫斯卡馬戲團,由劉天蘭擔任領隊姐姐,「姐姐帶我們看獅子,我便玩口技扮獅子叫,最後 John 又整蠱我,忽然話好喜歡看金魚,怎麼扮呢?唯有照扮金魚叫囉!」

陳欣健的神奇之旅  《狐蝠》背後的驚天騙局(二)

雷勁衝出大氣電波 兩個片名似曾相識

節目逢周日早上播出,偶爾 John 遲到甚至 no show,Philip 又要執生:「我會說,岑建勳正出外做資料搜集,稍後會有重要消息向大家揭曉;到他真的來電說 no show,我又會話其實他已到了,可惜突然暈低,十字車正將他送往醫院。」詼諧抵死,不止靠胡說八道這一招,當 John 化身潮州怒漢「雷勁」,搞笑之餘又能反映小市民心聲,成為八十年代最富代表性的經典電台角色表表者,Philip 細說從頭:「當差時,我曾駐守九龍城區,那裏很多潮州人,我和 John 常扮潮州腔對話自娛,他做《號外》時已愛諷刺時弊,『雷勁』延續這種筆觸,抒發他個人對社會的看法,沒想過會大受歡迎。」衝出大氣電波,「雷勁」真身首現電影《退休探長》,「第一次不是演喜劇,這個『雷勁』是熱血沙展,最後不顧後果打死壞人;到《奇謀妙計五福星》,他依然用『雷勁腔』,但已變成喜劇人物。」

無端端挖到金礦,本來三個月的短期合約,商台不斷要求添食,「獲香煙品牌贊助,廣告又塞滿時段,沒有什麼時間說話,我們幾乎翻臉,威脅說以後不幹了!」港台請金牌司儀何守信助陣打對台,Philip 與 John 非但未感如臨大敵,更度出名副其實「時空穿梭」的點子!「我們兩邊夾好,叫何 B 過來商台,我則到港台與區瑞強開咪,兩邊更連線對話大玩混淆,聽眾會覺得奇怪:『為什麼在港台會聽到陳欣健把聲?』一切自把自為,事前沒跟兩間電台商量過!」

話明「商業」掛帥的電台,會賺錢的「壞孩子」繼續得寵,「人工好好,每個月只做四、 五日,每人月薪有萬幾元,記憶中好像做了三季,但不是緊接的,商台不斷要求下,有段時間未能在星期日做live,只可以在星期四或五錄音,依然當 live 咁做,而且一樣大整蠱,我問 John:『今日外面天氣如何?』星期四(或五)不可能知道星期日的天氣吧!John 腦筋急轉彎:『哦,今日天氣比昨日好喎!』兩個人互相挑戰彼此的創意!」

電影才是兩兄弟的本業,John 獲潘廸生與洪金寶支持成立德寶,創業作《雙龍出海》是《神勇雙響炮》的續篇,交由好兄弟 Philip 執導,同時 John 又籌備以一九四一年香港淪陷為背景的《等待黎明》,Philip 沒參與其中卻功不可沒──尊信年代,他擬開另一齣以抗戰時期中國空軍為軸心的《等待黎明》,無奈公司突告夭折,John 一個唔該「順手牽羊」,將片名「據為己有」乎?Philip 笑得含蓄:「我只能說,只有兩個人知道這個片名,我並沒有拿去給其他人用!」六四後,John 有份參與營救身在國內的民運人士出境,事件代號「黃雀行動」,異曲同工,這也本是 Philip 想開的一齣戲名!「原是一齣犯罪片,講警匪鬥智,螳螂補蟬、黃雀在後的意思,但只是剛開始構思,最後沒有拍成。」

 

■ 撰文:翟浩然/部分圖片:陳欣健

陳欣健岑建勳何守信潘廸生洪金寶雙龍出海歡樂今宵幻海奇情徐克蜀山等待黎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