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結四離一支公夏韶聲


  • 夏韶聲和第一任太太生的兩個女兒,他當年要打幾份工養女。

  • 第三任太太Bibi,來自智利。

  • 第四任太太Tina,越南前首富的女兒。

  • 夏韶聲每種樂器都懂一點,希望教兩個孫仔打鼓和彈結他。

  • 夏韶聲每種樂器都懂一點,希望教兩個孫仔打鼓和彈結他。

  • 夏韶聲每種樂器都懂一點,希望教兩個孫仔打鼓和彈結他。

  • 九個月大的孫女在三藩巿,他飛到當地抱孫。

  • 兩個女兒為夏韶聲帶來幾個孫,他樂於做慈祥外公。

夏韶聲又創了一個紀錄,剛宣布第四次離婚,這個紀錄香港暫時未有藝人能及。外界說他是男版伊莉沙伯泰萊,他說笑:「不如乾脆說我是Richard Burton。」李察波頓結過五次婚,其中兩次離合是和伊莉沙伯泰萊,夏韶聲則不同,四結四離四位太太,而對上一位太太是越南華僑前首富的女兒,他入住太太在美國的萬呎大屋連花園和泳池,離婚後沒分身家,揚言不習慣做金絲雀,回港住村屋,瀟瀟灑灑做回獨立音樂人。

「我修行到了今日,我不敢說好高,但一定不會低過你。」

搖滾講激情,轟轟烈烈愛過一場,已經無悔,愛過四場的人生更充實;搖滾不愛虛假的修飾,對婚姻和女人的看法,他都願意敞開心扉去講。

曾揚言「阿叔大把女」的夏韶聲解釋,那句只是晦氣話,事實上他現在更喜歡做個慈祥外公,有空就去和孫仔玩,要將打鼓結他技術傳給孫兒,想搖滾不死就要傳承。

已回復單身六年

經歷四次婚姻,夏韶聲說:「結婚離婚這些事在人生上,未經歷過的人會覺得我好風流,又或者好折墮諸如此類,但當你身在其中,合則在一起,不合則分開,這是我給大家的忠告,不合還要在一起,下半生很難過。」

他十九歲第一次結婚,生了兩個女兒;第二任太太是美國人,第三任太太是智利人,離婚後鬧過不愉快的新聞,幸好現在做回朋友;第四個太太是越南華僑前首富的女兒,〇七年結婚,當時他入住太太在羅省的萬呎大屋,兩人熱戀時糖黐豆,但婚後他回港工作就收到追魂call,很多生活上的細節合不來,最終分開。

他離婚後才自揭,第四次結婚後一年多,關係已出問題,實質上回復單身已有六年,去年七月才辦妥離婚手續,這位前妻已再婚。「好彩我以前結過又離過,有過經驗,不會太難受,況且我怎能推出漫畫書?畫了十四年,連埋與太太分開這些時間,我反而做到工作,多了很多時間。」

音樂喜好完全不同

現在怎樣看婚姻?是開心還是棘手的一件事?「兩個人婚後生活在一起,可能才真正互相認識,這才是真正拍拖,之前大家就住,我第四段婚姻,外面傳我們認識四天就結婚,事實不是,我們識了四天,她說要嫁給我,我說要娶她,隔了幾年才結婚。」

他自認是個自我的人,也許是做歌手的性格使然,導致兩人合不來。「每對男女,拍拖又好,結婚又好,是要擁有對方,除了要專一,最大問題是要思想上、嗜好上擁有你,這是最大敗筆,好簡單舉例,我的音樂取向,和我第四任太太完全背道而馳,她做生意,可以說是一個阿太,她喜歡《味道》那些台灣歌,她愛聽的我不聽,我愛聽的她不喜歡,有時我講音樂根源,她不會聽,外面的人沒所謂,你是我身邊的人,就算不理會這些,也要理會我作的歌好不好聽,她很少聽我的歌,反過來說第三任太太Bibi更好,她介紹我聽某些搖滾音樂。一些籠統的建議是,盡量遷就對方,大家開心去遷就,沒什麼所謂,如果明知為遷就而遷就,可以遷就多久?如果時常吵架,愛情肯定一早已經完,一直吵架,連感情都破滅,舉個例,我在美國開車,轉錯彎很麻煩,身邊的女人就罵:『喂,你去邊呀?有無搞錯!』她有時會這樣。」

為貌合神離的婚姻而哭

他無意數前妻不是,只說是性格不合。「我很難怪她,她也有她優點,離婚是雙方問題,我事實上犧牲很多香港的東西,去羅省跟她一起,生活方式不同,思想有很大分別,譬如我們看《魔戒》第一集,一到了某個位她覺得太血腥,不肯看下去,如是者《魔戒》第一集八年未看完,我做這一行,黑暗血腥也要看,代表我們是兩類人。」

他〇四年被沙士困在三藩巿,到羅省做一個沙士籌款騷,因而認識這位太太,正式由朋友介紹。他再次澄清並非因為第四位太太,而跟第三位太太分開,當時他們已分開,只是兩段關係時間相距接近。

〇七年訪問夏韶聲時,他當時的太太打電話來,兩人以「媽咪仔」、「爹哋仔」相稱,非常甜蜜。「後來我們吵架多年,慢慢變回用名字稱呼對方。離婚後,有一次她打來,我再叫她『媽咪仔』,她很開心,她又叫返我『爹哋仔』,我們很久沒有這樣叫對方,這個世界沒有永遠敵人,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以往的老婆都是這樣。」

有一年他開演唱會,唱《似水流年》時淚流滿臉,剛巧大熒幕放映梅艷芳遺照,記者寫他為梅艷芳哭,其實另有內情。「觀眾席有我當時的太太和女兒,她們互不瞅睬,我看着一家人弄至這樣,當時我們婚姻已有問題,已經醞釀要分開,我的家人和她的家人都有磨擦,一家人貌合神離,其實我是為這而哭。」

不想給人感覺靠黐

他說,有些高人懂得平衡,可以有幾個老婆,他自己則未試過同時有兩個老婆。至於曾否同時有兩個女人,他也坦白:「有出現過,當你和身邊的人有問題時,有人飛過對你好,一定被人勾了出去,更加令你和原本那個的磨擦火上加油。」

有人認為他蠢,跟富婆離婚卻不分身家。「出面不斷傳,夏韶聲娶了個有錢女人,下半生不用做,全部都錯,究竟夏韶聲用她的錢,還是用自己錢,我的經理人最清楚,我不是不用她的錢,她夜晚買個飯盒給我,除此以外就沒有,我是一個很易滿足的人,她父親想見我,我也不肯見,我就是這樣的人,我從來不會敲別人的門,令人覺得我要黐住她。圈內所有人都知我做人態度,我祝福別人向上爬,當你去到好高,你的慶功宴通常不會見到我,我不會去沾這些別人認為黐回來的東西。我和前妻結婚時簽了同意書,不會拿對方的東西。」

他自言不想扮清高,但現在至少三餐無憂。「我隨時可以約朋友食餐火鍋,開開心心見到想買的東西買得起,不是林寶堅尼,一部模型車二千元,我好鍾意又買得起,這種生活我夠了,我木屋區出身,現在已是好了一百倍。我修行到了今日,我不敢說好高,但一定不會低過你,係咁多。」

歌中表達心情

他說新碟《諳》裏一首歌《感謝夏日》,開頭有一段獨白,代表他的心聲。「我很真心唱我的感情,我沒有掩飾,歌中我不會閘住,我寧願用歌讓你聽到,今時今日的夏韶聲,感情上全部表達出來,夜晚靜靜聽會令人流眼淚。」

《諳》是一個系列,翻唱一些舊歌,重新編曲,用頂尖的靚聲錄音和印碟的發燒天碟,十八年前他已開始做,之後多人做類似的東西,甚至帶動黑膠碟復活,始祖是夏韶聲,行內有個說法叫做「諳化」。

發燒音響愛好者可以玩數以十萬元計的器材,那是硬件,但重要的是夏韶聲這個軟件,包括他的聲線和音樂編排。「這次我帶歌迷聽多點結他,除了《聽不到的說話》和《別人的歌》,其他歌以結他為主,一定有高手,再灌錄《今天昨天》,師父竹田和夫由日本飛來演奏,還有鄧建明和劉賢德,又找來台灣填詞人寫國語詞,這是《今天昨天》的終極版,全碟結他由Barry Chung負責,我背後的人都很出色。」●

四結四離一支公夏韶聲